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女赢家 > 第一四三二章 国泰民安
    检查大部队一走,男人们好像是争相表现临危不惧,几个人几乎同时举杯又显出从容不迫,可惜又还没来得及想出什么好说辞,只好先随意碰一个走一个,笑怪杨景行刚刚好像是把邵芳洁给吓着了,打趣于菲菲的牙套还真是让她显得只有十几岁的样子。

    桌上的菜半数偏清淡,不过杨景行好像还是觉得肉好吃,甚至推荐给张毅捷:“鸭子不错来一块。”

    张毅捷点头伸筷子。

    严光永看到盘里情况了:“再来一个吧,这樟茶鸭是特色。”

    多数人不同意,菜太多了,杨景行要感谢:“老严那次带我们去的蔡记,后来我们又去吃了好几次。”

    李孚点头:“蔡记真的可以。”

    曾理也知道:“不过地方太小。”

    严光永有点得意:“应该都去过了,稍有点贵……老张来走一个。”

    张毅捷也没什么不好意思地端饮料:“祝你一帆风顺。”

    严光永点头:“谢谢,我干了,你随意。”杯中也没剩多少了。

    杨景行真无聊:“老张也干了。”

    一阵呵呵,严光永有话说:“我老婆最佩服的是刘思蔓……兄弟,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们活一天就都活好一天!”

    张毅捷点头还有微笑。

    “老严就是这么朴直。”李孚抓紧给朴直人又满上。

    毕海洋也对诚恳建议:“好好修养放松心情。”

    曾理也觉得:“喜欢日本干脆多玩几天。”

    李孚干脆:“来,一起敬老张,都在酒里。”

    严光永都再举杯,张毅捷就很感谢得有点不好意思:“以前都没经常联系,总想着机会还多……”

    “多呀,就喜欢兄弟们喝几杯了吹牛皮。”李孚这就有想法了:“去日本机票订没?”

    张毅捷犹豫:“还没决定,想坐船去……”

    坐船当然是要取道青岛了,李孚挑衅干脆大家一起去他家乡体验一下先进的啤酒文化,浦海人还是太缩手缩脚了。

    张毅捷不想麻烦别人的想法受到一致批判,何成时对青岛也有很好的印象强烈推荐,曾理这就想叫刘思蔓过来商量决定。

    李孚更加瞧不起浦海男人了,商量什么,就这么决定了:“多准备几天,去岛上住住出海钓钓渔,很放松。”

    张毅捷还不给面子:“没那么多时间,都要上班。”

    全体反对,三零六上那个班谁还不知道吗,像刘思蔓这种高手只要带上二胡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上班。学校就任命一位副校长嘛,不是说有比较能干的人手吗。

    说到这个张毅捷可以多讲几句,是有个很能吃苦的跟他干了快两年了,当初两个人发传单,从早上七点到下午张毅捷就不行了,但是农村出来的同龄人只要两个饼一瓶水就能继续奋战到晚上,一个暑期过后都变黑人了。张毅捷主要是跟杨景行说:“不过欠缺管理能力,主要是不理解音乐,早点做其他行业更有前途……不管怎么样要给他点补偿。”

    曾理想办法:“还有一个月时间,来得及把事情办了再安安心心出去玩。”

    张毅捷不乐观:“太仓促……”

    大家都关心是什么事情,然后普遍赞成身体比工作重要,只要不亏本甚至不亏太多转手就是个好选择,都可以跟亲戚朋友推荐打听一下嘛,现在搞培训这么赚钱,肯定很抢手。

    曾理看好还是鼓励:“主要看老杨,学校关系户是最多的。”

    这么多人看着,杨景行也只得应承:“我去问一问,你电话直接给他们没问题吧?”

    张毅捷诚意点头:“没问题。”

    李孚强烈激励:“老杨发话了还有什么说的,准备行程吧。”

    “老杨帮忙……”严光永几乎感谢:“就好说话了。”

    毕海洋也支持:“能少些麻烦。”

    “杨先生当中间人。”何成时简直激动:“随便给点方便就够他们吃了。”

    杨景行摇头:“不是,老张的

    基础打得扎实,中间人当得方便。”

    李孚开始使坏了:“那你跟老张走一个。”

    杨景行也不敢怠慢:“来,我干了。”

    张毅捷还客气:“谢谢。”

    干了之后杯子还没放下,早捞过瓶子的何成时已经在下面等着都把酒到溢出瓶口了,杨景行发现不对:“究竟几对几?”

    边海洋他们哈哈嘲笑,何成时就解释自己是及时递弹药好收拾敌人,再说了出征之前也该来个誓师酒,所以他先敬杨先生一杯。

    男人在酒桌上很容易熟悉熟练,李孚也找毕海洋来个誓师酒,张毅捷又回敬严光永一个祝早日荣归故,何成时再跟曾理走一个要求以后常联常聚。

    说起来,正月初二的新闻联播第一条就是关于援疆的,篇幅比中国新年音乐会要长,基调更是高得多……

    慢慢就聊开了,最了解情况的当然是严光永。听说了一些事情后,何成时和曾理还挺惊讶的,形势挺严峻呀。不过大局稳定和个人幸福之间的关系大家都是明白的,所以再敬酒人民卫士。

    严光永根本是来者不拒,但酒量好像也没那么海,三杯之后就开始吐真言其实自觉也不是什么光荣伟大,就是蛮简单的职责所在。毕海洋认为“尽责”已经是了不起的品德,所谓群众的力量,历史不再由少数人来推进改写。

    其实毕海洋还挺能聊的,关于历史宗教什么的,讲起左宗棠其人其事。李孚所见略同,当然也要说一说王将军。越扯越远,毕海洋还讲起金瓶什么东西,让越来越显露对酒桌文化之精通的何成时哈哈“金瓶梅”。

    包厢门是被缓缓推开的,不过门锁声音还是让男人们把目光都迎接过去,就看见王蕊一脸羞答答笑容地探头:“聊什么?”

    毕海洋似乎给家属们做表率:“什么事?”

    王蕊是被身后的蔡菲旋和何沛媛合力推进门的,不过她没发飙叫骂,还更温柔了:“看看你们……”

    十一个女生全来了,还都端着果汁酸奶之类。曾理带领男人们起身还都挪一下让出半张桌子给三零六,让女生们感叹她们点十个菜还浪费许多,这群人搞这一大桌都变残羹冷炙了,酒都第二瓶了!

    李孚又想起:“读书的时候去台湾玩,他们有个小笼包比较出名,我单吃三屉加一碗饺子,幸好还年轻虚荣戴块积家不然以为我是灾民。”

    毕海洋呵呵:“我山东同学吃饺子三十个起。”

    何沛媛手掐到杨景行腰上了,轻声提出了新要求:“少吃点。”

    郭菱就很大声:“说呀!你们!”

    也不知道是要说什么,女生们惊慌拒绝否认着也有幸灾乐祸的,然后又是王蕊遭针对排挤被迫当了代表要对严光永讲点什么,蔡菲旋又提醒甚至警告其他男人:“都听好。”

    王蕊是一百个不情愿都跺脚跟伙伴们撒娇求情了,毕海洋却只是呵呵不出面维护,严光永就主动端起酒杯要找王蕊讲话,很正经的表情还要酝酿,杯子再朝毕海洋比划一下:“你们大喜之日我不能到场祝贺……”

    看特警这么严肃得想要道歉一样,王蕊连忙:“没关系,还有小洁……你们俩是一体的!”

    严光永点点头,更郑重了:“我敬你,麻烦你们多照顾小洁,谢谢!”

    “啊……”蔡菲旋腻到郭菱身上:“好感动。”

    大部分伙伴都是诚意微笑的,王蕊虽然呵呵也尽显真挚:“我们都认为你是……不光是一个好警察更是一个好男人好老公,有你小洁很幸福!”

    女生们点头称是呢,严光永就害羞尴尬了,邵芳洁却笑得幸灾乐祸。

    齐清诺就拉一拉王蕊:“你这太暗示了,我无党派帮你们明示。严警官,她们都想对你说一声谢谢。算了,还是我们全体一起吧,谢谢严警官身先士卒做出了好榜样,是好老公的表率,我们敬你一杯。”

    严光永正气凛然地眨巴眼睛后掷地有声:“再接再砺!”

    女生们都哈哈起来,纷

    纷举杯致敬,祝榜样顺利完成任务祝早点回来再接再砺祝永远幸福,何沛媛也比较大声:“谢谢你们的坚守和奉献。”

    严光永都回应不过来,就听了李孚的怂恿一杯干了,又得到女生们喝彩。

    齐清诺笑:“老毕不要有压力,都很优秀。”

    毕海洋只是一点微笑几乎没看团长一眼,王蕊就谦虚:“白哥才优秀呢。”

    郭菱不怕得罪人:“幸福的女人都会越来越温柔,最先是小洁,现在是蕊蕊美少女晴儿美少女,只有我这样的就成男人婆了。”

    “就是这个意思。”齐团长高兴:“所以三零六一起敬各位好家属,谢谢你们让我们也分享到了这份温柔。”

    女生们哇哈哈,男人们虽然不怎么敢应承但都积极端杯子。杨景行跟何沛媛对了眼神后也弓身伸手拿起自己的,在一片热腾中滥竽充数蒙混过关,没人检举揭发。

    齐清诺拿着果醋还做出豪饮的样子,放低就:“你们继续,隔音好随便聊。”

    李孚直接哎:“商量个事,音乐家们什么时候也去支援一下青岛的文艺事业。”

    齐清诺点头:“诗人找拍子就行,打击部过去。”

    李孚自吹:“我是刘半农风格,教我如何不想她。刘思蔓,其实我们有点渊源的。”

    刘思蔓呵呵,齐清诺也明白了:“行,《小花鼓》配沂蒙小调,瞎子走一趟吧。”

    曾理跟柴丽甜说明:“让老张他们先到青岛玩几天……”

    女生们十分支持到羡慕,不光帮副团长决定了旅程还威逼团长把下一站的进校园定在青岛,那么什么学校的帅哥多呢?一听说有海洋大学王蕊都原形毕露了,何沛媛也兴奋哇哇,海事大学的整齐制服可是让她们回味至今……

    目送女生们欢欢喜喜离去后,男人们都续不上几分钟前那些胸怀天下的那些话题了,就杨景行挺适应这些道道:“老张过去了也别客气,山东女孩子也很不错。”

    “尤其身材好,都一米七的。”何成时更有见解还大力宣传:“昆山很多……”

    杨景行不想被比下见识地抢话:“很多大明星……”

    不过让何成时失望的是杨景行跟这些大明星还搭不上半点关系,他这一部电影总投资还抵不上人家单人片酬。说起电影,今年最受期待的当然是《盛唐英魂》,两三亿的大制作呀,看透漏出来的消息有望会成为国产商业片的新标杆。汽车人和海盗这样的爆米花真是越看越没意思,缺乏底蕴嘛。

    《盛唐英魂》的档期最早也是国庆,杨景行就不给同行泼脏水,毕竟就算把这传闻中的两亿投资扔给他当去制片人也难捣鼓成新标杆。

    不过说起大制作曾理认为首推该是《大决战》,配乐也是很不错的,他伯伯也参与录制……

    酒桌上都聊起十大元帅来,成熟真男人的话题,何成时这种大帅哥和杨景行这号所谓作曲家也就能当当听众,最多是举杯助兴。到后来何成时都想跟杨景行再开一灶聊点时兴有趣的,不过杨景行是上过新闻的人,还是想多了解一些实际知识。

    李孚不像是醉了,但是话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声,从航运角度分析全球形势讲得头头是道,让人感觉他从事的行业才是三百六十行里的重中之重。

    毕海洋可能是被贷款压得有点重,观点是其他什么都好说,谁都会犯错,就是目前这个房地产市场实在是太残忍太不人道主义了。

    张毅捷也抱怨房租,不过也觉得不能劝怪政府,是大家太爱进城了,他那个很勤奋的帮手在老家有大片的土地山林呢。

    是呀是呀,这就是问题了,为什么要逼得有大片土地的人进城才能活呢?

    还是结了婚的男人最成熟,严光永就一点抱怨都没有,他小时候一家六口挤三十平米,他姐大她四岁,两人挤一张床到姐姐小学毕业……

    这么一说,大家都算是看了时代变迁的,李孚号召一起举杯,祝国泰民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