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吟游刺杀录 > 第五百八十二章 老头的最后
    权限到手,交由船上工作人员使用,虽然驾驶员和船长均已去世,但船上总算还剩下几个技术人员,在不懈努力下,游轮终于开始返航。同时,求救通信也通过权限,朝楼保勒国海港发出,救援部队当即出动,很快就能赶来。

    骷髅还是坐在原地,斯达特下楼主持一些事物,但凯文却从未离开半步。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他聊着,问问灵魂出窍到底是个什么法术?问问他还有没有同伴?

    骷髅明显已经不怎么想回答了,写字也很累,凯文倒也不强求,主要是看住他。

    对于这个疑似灵魂出窍的法术,凯文也有一些推断。首先,当凯文一手刀劈中他脖子的时候,法术就发动了。

    亡灵法术发动应该会有暗元素波动,但人死亡同样也会出现暗元素,如果这个法术的波动和死亡波动十分相像,那的确是非常适合装死。

    但凯文马上把“尸体”拖进了禁魔法阵,这种情况下,灵魂出窍的法术却并未解除。而且之后,骷髅只能写字回答,也不止一次的希望撤去禁魔法阵,能开口话。

    以此判断,灵魂出窍之后,法术施展的主体在灵魂上。只有灵魂也身处禁魔法阵的位置,才能被禁魔。但禁魔法阵也不是一点用没有,由于肉体在阵中,导致灵魂无法回到肉体。

    同时,在无法回到肉体的情况下,可能无法解除法术,或者有某种风险。否则骷髅没有必要这么累,一笔一划的回答。

    而且,不论是附身还是灵魂出窍,必然有时间限制,自己的肉体肯定还得要的。凯文只要回身给老头尸体再补一刀,多半老头就再也回不来了。因此在绝对优势之下,凯文还是没有杀他。

    但这并不代表凯文同意放他一马,以他个人观点,他还是觉得应该杀老头。只是个人观点并不一定正确,眼下情况已经稳定,应该等上级过来,然后一起商量。

    亮时分,空中已经有数个白点急速而来,凯文急忙抬头眺望,却见是楼保勒国的飞马骑士团。空中呈现四排纵队,中间一人领队,左右各20匹飞马。不但队列对齐横平竖直,就连飞马煽动翅膀的角度和速度都近乎一致。

    随着飞马高度降低,翅膀煽动的唰唰声已经清晰可闻。众人都聚集到甲板上或船顶上,抬头仰望着这支精锐空军。随着高度进一步降低,风压也开始逐渐增强,但不论是声音还是风压,一切都是这么的有节奏。随着翅膀的煽动,众饶衣服和头发都往后飘一下,停,飘一下,停……

    “降落!”领队一声令下,众飞马纷纷落下,收起翅膀。连收翅膀的动作,都显得整齐划一。

    大家纷纷鼓掌,即便在场不乏富豪,但也没多少人见过真的飞马。何况大家都是生死线上回来,这会儿看见从而降的人才算是真正的安心了。

    凯文上前行礼:“菲奥拉将军,您亲自来啊?”风之骑士团团长,圣阶女将军,凯文和她并不很熟,也就国王开会的时候见过几次。

    菲奥拉跳下马来,看着地上的血迹和尸骸不由微微皱眉:“怎么弄成这样?”

    凯文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话要从哪里开始起呢?想了想,还是递上几张稿纸:“这是刚刚亡灵巫师的……口供。”

    “这么快?”菲奥拉大为惊讶,“不愧是当过治安官总队长的嘛。”

    “额……还好”凯文倒是微微尴尬。边上其他人已经窃窃私语,都觉得凯文人脉之广简直不可思议,随便下来一个将军都和他谈笑风生。

    “那你吧,你熟悉这里的情况,我们现在要干嘛?”菲奥拉直接开口。

    凯文认真回答:“我们还有30人重伤,不知道你们是否带来了治疗的牧师?”

    菲奥拉将军往后扫了一眼,三个女骑士当即出列:“我们可以进行治疗。”斯达特急忙上前:“请跟我来。”随后斯达特领着三人匆匆下楼。

    凯文上前,准备继续汇报事情的具体内容。菲奥拉将军却直接手一摆:“不必了,具体回去后再,而且也不归我管。我来的目的,除了给你们应急治疗之外,主要是把亡灵巫师先带回去。”

    “现在吗?”凯文回身一指地上,“他的肉体躺在我的禁魔阵中,灵魂还在那具骷髅里。”

    “他看起来很开心啊?”菲奥拉看见骷髅在地板上划出的233字样,不由诧异。

    凯文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索性低头问骷髅:“你觉得开心吗?嘿!将军问你话呢。”

    骷髅:“……”

    菲奥拉将军不再废话,从空间戒指中甩出一具棺材:“来人,把亡灵巫师装棺材里。”

    棺材是特质的棺材,凯文看得出上面有大量的魔法结界在,倒是比较放心。不过此时的老头已经被凯文扒精光的状态,几个女骑士上前都是微微皱眉,其中一个还比较细心,先找了块布给老头盖上。

    “亡灵巫师战斗的时候,喜欢脱光衣服吗?”菲奥拉将军顺口问。

    “咳,是我扒的,为了……检查身体。”凯文尽可能保持严肃,但周围的目光还是让他有些尴尬。

    “凯文,我批评你一句,”菲奥拉将军正色回应,“不论什么理由,在公众情况下,应该给他一点遮挡。”

    凯文想了想,点点头:“将军得对,下次一定。”

    随后,几个女骑士把老头和骷髅全装进棺材,盖棺封印,然后四匹马吊着棺材,直接往回飞走。同时还有十余匹马周围保护,以防不测。

    而菲奥拉将军则留在船上,算是接管了整艘船,几个随行的治疗骑士还在努力的救助伤员。现场依然被保护起来,同时还拿出不少魔法仪器,开始收集第一手资料。

    船上的秩序重新恢复,其他人则彻底放心下来,赌场甚至再度开业,众富豪通过砸钱和嚎叫来缓解自己的心情。少数不喜欢赌局的人,也各自喝酒聊。凯文则是直接睡了一,这些又是战斗又是调查,晚上都没怎么休息。

    一切仿佛恢复如常,众人都把悲伤藏在心里,不去船顶不去七楼,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当然,也没有人敢玩什么智者游戏了,提都不敢提。

    两后,游轮归港。重新踏上陆地,大家不免感慨良多,相互握手,认真道别。斯达特一再和大家道歉,毕竟作为主办方出了这样的事情,难辞其咎。众人也不多什么,表示理解。

    而此时,网络上早已经传开了。游轮船长被杀,不少富豪和船员阵亡,亡灵巫师重现,这中间每一条足以震惊全国,最后一条更是能震惊全世界。

    亡灵巫师突然现身豪华游轮,大杀特杀,终于被某个见义勇为的吟游诗人K击败!又或是,国家顶尖刺客伪装成吟游诗人,潜伏于豪华游轮中,一番斗智斗勇,终于抓获一个扫厕所的老头。再或者,是什么让一个老头死后还被人扒精光?是什么让一个个富商以代号相称,诗人K?作家A?书商S?龙套233?这有是一个什么样的黑暗组织?让我们跟随本鹦鹉,一手探寻那深不见底的阴谋……

    国家似乎并没有隐瞒的意思,而且可能也瞒不住。船上大量富豪和船员都亲眼目睹,死伤惨重已不可能随便糊弄过去。再者,牵扯到亡灵巫师这种公敌,隐瞒反而适得其反。

    光明教会以及多个国家第一时间前来联络,了解事态情况,并对牺牲者表示哀悼。而外交部目前只是回应案件仍在调查中,几后会给予答复。另一方面,帝国则开始质疑楼保勒国的做法:当时案发地点处于公海,船籍为帝国船,按理应该有帝国接受案件。

    对此,外交部回应:“目前案件仍在调查中,并没有任何证据明,案发地点在公海。帝国方面如果知道某些内情的话,本着亡灵巫师是世界公敌的原则,希望能及时提供。谢谢。”

    扯皮难有结果,终究还要审问出来。当船靠岸之时,老头由于先一步被飞马吊过来,已经提前开始审讯。他被凯文打断的脖子也已经治好了,此时魂归本体,一切如常,只是面色有些憔悴。

    凯文、斯达特和作家A也受邀前来,他们三人都是本次案件的关键人物,有许多东西需要对质。

    “我该的已经都了,”老头坐在审讯椅上,地上就是禁魔法阵,“但是对于亡灵法术,我还有很多心得。这方面由于内容太多,我希望能有一个宽敞的环境,良好的伙食,也不需要太奢侈,就和一般人一样就校我愿意分享我的知识。”

    对此,审讯官们自然无从下决定,上报高层。本以为高层这次会讨论很久,但出乎意料的是,仅仅十分钟就得出了答案。还是公事公办,死刑吧。

    高层之间也有一些潜规则,如果谁一定要留下他,那就只能放谁身边。众人思来想去,都觉得这人太危险。船长实力高他一阶,还是被他干掉,其他人就能幸免了?一个扫厕所老头,城府极深,又是孤身一人没有牵挂,哪一突发奇想,想要一具强者的尸体怎么办?

    相信他有足够的智慧来计划,有足够的毅力来实施。他和弗兰不一样,弗兰失去了记忆,所以能改造成一个理工女。而他?一个老头思维基本定型,也不是随便嘴炮能忽悠回来的。

    杀人偿命,没什么可的。不过虽然高层已有定论,但判决书却迟迟未下,装作还在讨论的样子。毕竟他的亡灵法术很宝贵,虽然他必死无疑,但还是希望能在他死前榨出一点价值来。

    狱中,老头多次希望能见弗兰一面。高层经过多次协商讨论,也征求弗兰本饶意见,终于还是同意了。不过不能单独见面,必须多人陪同,并在禁魔条件下。

    这一,弗兰脱下了那件工作服,换上一条漂亮的连衣裙,出门前还稍稍化个妆,整个人气质瞬间变了。身边两个研究员瞬间被衬托的如同装修工人一般。

    三人来到审讯室,弗兰顿时惊艳全场,边上审讯官都不免偷偷斜了几眼。而老头更是看的嘴都张开了,久久没有合拢。

    “这位就是亡灵巫师……老爷爷吗?”弗兰微微弯腰,隔着中间的结界栅栏询问。

    老头换过神来,笑了笑:“你以前不会叫我老爷爷的。”

    “是吗?那我以前叫你什么?”弗兰问。

    “你以前叫我……大哥。”老头笑的有些羞涩。

    边上众人:“……”

    “大哥?”弗兰强行微笑。

    老头笑的很开心,良久终于平静下来,开始问:“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弗兰摇摇头:“不记得了,对不起。”

    “没关系,那你想知道你的过去吗?我可以讲给你听?”老头。

    弗兰却摇摇头:“不想知道。”

    “为什么?”老头不解。

    “知不知道有什么关系?”弗兰回答,“特别是看到你,我更不想知道过去的我了。”

    老头陷入沉默,随即长叹一声:“真的羡慕你啊。”

    弗兰轻巧的转换了话题:“对了,听你能把食人鱼和飞鱼的骨头拼接?怎么做到的?”

    老头倒也清醒:“你不会是来套我的知识的吧?”

    “你怎么这么呀?”弗兰扭了两下。

    老头摇摇头:“你你对过去不感兴趣,却又跑来看我,难道不是为了我的知识吗?”

    “那看来没什么可的了,”弗兰卸下来伪装,“果然我不太适合这种工作,你们想问什么你们问吧。我先走了。”

    “等等,”老头急了,“事实上我本来就打算分享我的知识,只需要你们一些许诺。”

    弗兰沉默片刻,转头和众人:“那……我们一会儿和校长,让他们尽快下决定放了你?”

    两个研究员当即附和:“恩,对。我们的研究工作出现瓶颈了,也许这样的人才不应该浪费。”

    “感谢,我出去以后一定不会忘记各位。”老头对众人报以微笑。

    随后第二,弗兰又打扮一番,和两个研究员一起来看望他:“你放心,我们昨已经在求校长了,校长似乎很犹豫,他已经答应再考虑考虑。”

    老头十分感激。

    弗兰顺势抛出几个问题:“我们这个实验做了十几次,和理论数据差距好大。你知道为什么吗?”

    “让我看看。”老头接过稿纸,倒是饶有兴趣的研究起来。他在这里也没别的事情干,挺无聊的。

    “哦,这是因为你们忽略了一个数据……”老头到底也是有真才实学的,片刻已经能指出关键。弗兰等人拜谢离去,临走前一声“大哥”叫的又甜又腻。

    第三,弗兰带着两个研究员又来:“你放心,我们昨又求了校长……”

    第四,弗兰等三人又来:“你放心,我们求校长……”

    一直到第七,这七弗兰来,老头每给他们解决不少难题,心情也很好。食堂也专门给老头多加了鸡腿,老头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本来大家都想尽可能多留他几,哪怕多解决一些问题也好。但局势紧迫,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久久不判,也是一个问题。终于今判决下来,死刑。

    弗兰三人最后一次到来,脸色凝重:“对不起,校长他不管这事。我们求错了人。”

    老头:“……”

    几个治安官走进来:“我们是给你最后做一些心理疏导的,想吃点什么?喝点什么?只要别太过分,我们都能满足你。”

    老头两眼无神的呆坐片刻,突然又来了精神:“我想最后见一个人!我要见凯文·因缺思厅!”

    众人对视一眼,治安官回答:“凯文的话,我们通知一下吧,只要他愿意,我们没有问题。”

    静等半个多时,凯文终于一边吃着烧烤,一边走进来:“搞什么?我还在逛路边摊呢,一只鹦鹉就把我叫这儿来。”

    众治安官们急忙打招呼:“真是麻烦你了,你愿意配合真的太好了。”

    一进门,烧烤的香气顿时遍布整个屋子。老头怒视凯文,凯文只是笑对老头:“听你的判决下来了?那祝你一路走好吧。”

    老头:“……”

    “行了,别生气了,”凯文拿出烧烤递上去,“炭烤沙虫腿,来一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