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医仙小猫妖 > 第五五三喵:操控
    第十日,君攸宁准时来到练功房,当看到花九正熟练的操控房内一个特制的傀儡人偶给她揉肩捶背时,君攸宁嘴角不由扬起一抹弧度。

    这种情况下都能安心享受,是过得太安逸,还是她天生神经大条?

    “我给你带来了一具尸体,先来试试‘控死’。”

    砰!

    一具新鲜的尸体突然被扔在花九面前,尸体上新鲜的血液溅在花九脸上,还带着点温热。

    当看清尸体的装束和腰间令牌时,花九眼睛蓦地大睁。

    “君攸宁你!”

    那是一具女尸,背负长剑,腰挂荡魔堂令牌,虽然花九没见过这位师姐,可她对昆吾的人一直都很有亲切感,此刻看到这位师姐的尸体,就像看到自己一位亲人一样,心中无比悲愤。

    君攸宁笑得残忍,“若不是为了给你寻试验品,这只在附近游荡的苍蝇我不屑出手。”

    花九双拳攥紧,紧咬牙根,心中悲痛更甚。

    从君攸宁的话中她得到一个讯息,那就是昆吾还未放弃寻找她,如此师门,她花九何以报之?

    “试试吧,同你一样结丹后期,我相信你可以控制得很好。”

    花九咬到唇下出血,依旧站在原地未动。

    “怎么?不喜欢这个,那我再去多杀几个给你挑。”

    “等等!”

    花九赶忙制止要走的君攸宁,咬着牙慢慢抬起颤抖不已的手,心神不稳的她试了几次,都未能让尸体动起来。

    君攸宁蹙眉,“看来这具尸体并不适合你,我还是……”

    “等一下!”花九大喊,转过身去深吸一口气,将鼻中酸涩狠狠的压下去。

    再转过身时,眼神已经平静到近乎冷漠。

    花九再次抬手,五根丝线从指间射出,瞬间没入尸体,紧跟着尸体睁眼,像个活人一样站了起来。

    一股股杂乱的讯息如同决堤的洪流冲入花九识海,各种画面与声音交织,花九痛苦蹙眉,身体颤抖着后退,手中丝线若隐若现,刚刚站起来的尸体又软软倒下。

    操控傀儡和操控尸体不一样,尤其是刚刚死去的尸体,大脑中依旧存在着许多鲜活的记忆,‘注魂’便是要将自己的魂注入尸体的大脑。

    魂就是人的火种,星星之火也足以燎原,足以让整个尸体富有生机,而操控的要诀就是要屏蔽掉这些杂乱的记忆,利用尸体常年修炼所留下的身体记忆去操控。

    花九头痛欲裂,死人已经如此难以屏蔽,换了活人岂不是更加失控?

    “狸花,抱元守一,放空心神,只听我的命令。”

    花九很快找到了诀窍,再次尝试时,那些嘈杂的声音和画面少了很多。

    君攸宁目露赞赏,微微点头,“拔剑。”

    花九逐渐适应了这种操控的感觉,就好像突然出现了另外一个自己,心念一动间就可以如臂使指。

    唰!

    尸体拔出长剑,花九歪头,尸体所会的剑诀好像心血来潮一般,不需要她有多么透彻的领悟,只要抓住这种感觉就能使出。

    嗖嗖嗖!

    尸体一个箭步冲向君攸宁,瞬间便斩出十几剑,青色剑痕撕裂空气嗤嗤作响,闪电般刺向君攸宁身体要害之处。

    君攸宁负手而立并未有出招的打算,只在剑气袭来之际侧身闪躲,任由剑气从他身前划过。

    又是这种心血来潮之感,花九放任其运作,指尖微挑。

    轰轰轰!

    所有剑气在君攸宁面前炸开,青色剑气骤然间化作火红烈焰,将君攸宁整个吞噬。

    烈焰退去,君攸宁安然无恙的站在原地,连根头发丝都没被烧掉。

    “你学得果然很快,那么接下来……”

    这时,花九操控尸体又是一剑斩出,剑光快过闪电瞬间杀到君攸宁面前,他还来不及反应,剑光便骤然炸开。

    这次同上次不一样,炸裂的剑光好似滚油中泼的水一般炸成无数细小颗粒,且每一个小颗粒中都蕴含着极强的爆炸之力,简直无孔不入。

    轰轰轰!

    爆炸之声连绵不绝,炙热火焰惊天骇地,花九不等火焰熄灭,操控尸体闪到君攸宁身后,又是数剑斩出。

    她并不觉得只凭这具尸体就能杀了君攸宁,但这却是极好的试探机会,故而花九拼尽全力操控尸体,从四面八方进攻君攸宁。

    “好,你很好。”

    君攸宁的声音听不出喜怒,花九步步紧逼,攻击节奏越来越快,君攸宁不得已由原来的只闪躲开始反击。

    几番交手之后,君攸宁一掌拍飞尸体,震断了花九的丝线。

    他低头扫了眼弄脏的衣摆,“她若是战法有你这般诡谲,也不会被我一击毙命。”

    花九手臂发麻,君攸宁那一掌之力沿着丝线反震回来,她能感觉到自己臂骨开裂。

    纵是掉了修为,君攸宁还是不好对付。

    换另外一只手操控尸体,花九喊道:“你敢再跟我打一次吗?”

    君攸宁轻笑,“‘控死’你已经掌握,接下来,不如来试试‘控活’。”

    “‘控活’?难道你……”

    花九话还没说完,就见君攸宁凭空一抓,一个男修就被他从外面抓进来丢在地上,身上的绳索法宝死死将他捆住。

    男修不断挣扎,梗着脖子喊到:“我师妹在哪里?”

    君攸宁冷冷一笑,抬手指向男修背后,也就是花九的方向,“不是在哪吗?”

    男修紧张的回头,第一眼就朝女尸看去,当他发现他的师妹已经没了生机时,嘴唇轻颤整个人如遭雷劈。

    “碧灵!”

    男修顺着女尸身上的丝线看向花九,双眼瞬间变得血红一片,“花!九!果然是你!你果然背叛了昆吾!”

    花九不知道君攸宁给男修说了什么,只能慌乱的解释道:“师兄你听我说,我没有背叛昆吾,我……”

    “你闭嘴!你竟敢用‘人偶术’控制碧灵,你给我放开她,放开她!”

    男修歇斯底里的狂吼,身上的绳索法宝发出刺眼光芒,显然要压制不住暴走的男修。

    见此情形,君攸宁倒是心情颇好,“你们同门师兄妹见面不易,我便不打扰了。”

    说完,君攸宁挥手收走男修身上绳索法宝,之后从练功房消失。

    他未曾收走男修身上的法剑,男修一恢复自由,拔剑便朝花九杀去。

    “师兄且慢!”

    花九不断闪避,刚刚试图用自己的力量压制男修,君攸宁的声音就在她识海响起。

    “除了‘人偶术’,你若用其他招式,我立刻杀了这个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