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3058章 我只是在学他而已!
    “抱歉,没收住手!”

    就在大多数人都为郑啸的出手感到义愤时,从这位仙葵宗少宗主口中,赫然是出这样一句话来,让得不少人都是撇了撇嘴。

    这家伙得轻松,可是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刚才你郑啸身周是没有饶,更别有人向你出手了。

    这明明就是主动出手,又何来没有收住手一,能不出手就解决的问题,你偏偏要横施偷袭,这人品可真是不怎么样。

    一号擂台之上,没有人想过要和郑啸动手,尤其是那位几乎已经取得名额的修者,恐怕永远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吧?

    “噗嗤!”

    被郑啸强力一脚踹中后心,此人好不容易定下身形,忍不住狂喷出一口鲜血,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内脏碎片,触目惊心。

    “你……你……,我……我好恨!”

    最终这位至圣巅峰的修者,盯着郑啸的目光,蕴含着一抹极致的怨毒,但无论他如何不甘,都不可能让他起死回生了。

    晋级的希望触手可及,却倒在了最后一步,任谁都会不甘的,尤其是死得还如此憋屈的情况下,那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死不瞑目。

    “切,还不服气,你这种人就算是进入最后一轮,也只是炮灰的存在,本少只是提前送你上路罢了!”

    似乎是感应到了那人临死之前的怨毒,郑啸愈发没有心理负担,直接不屑出声,而他口中所的话,严格起来也算是事实。

    可在没有失去最后的希望之前,谁不想晋级最后一轮?

    他们这次前来参加仙葵会,目标就是那仙葵花籽,那是能让他们更进一步的契机。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吧,一时的不防,让得那人凄惨而死。

    如果重活一次的话,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一号擂台,只能有我郑啸一个,最终的胜利者,也定是属于本少的!”

    郑啸环视了一圈,将一些不服的目光镇压而下,然后口中出来的这一番话,让得不少人似乎明白他如此作为的原因了。

    看来郑啸就是要做那第一人,哪怕是在第二轮的擂台混战,哪怕每个擂台有两人拥有晋级的资格,他也绝不允许有人和自己平起平坐。

    这就是属于仙葵宗少宗主的霸气,又或许是郑啸在看到四号擂台的战况之后,临时做出的决定。

    总之不管如何,这一刻他属于少宗主的霸气彰显无疑。

    环视了一圈之后,郑啸的目光陡然转到四号擂台,此刻他显然是将血金刚和赵幽然都遗忘了。

    他最大的对手,已然变成了那个讨厌的粗衣子。

    “还能这样吗?”

    在郑啸目光看向四号擂台的这一瞬间,擂台之上的云笑忽然眼神一动,紧接着那剩下的半仙之品修者脸色倏然剧变。

    “云笑,你敢!”

    当下首端坐的仙葵宗宗主郑朝宗,感应到四号擂台之上发生的变故之时,终于是忍不住站起身来,口中也是发出一道暴喝之声。

    原来就在这个时候,云笑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郑啸的启发,赫然是身形掠动间,朝着那剩下的半仙之品修者强力出手了。

    云笑表面的修为虽然压制在半仙之品,但他对时机的把握,对于战斗方式的运用,都远不是普通半仙之品修者所能及的。

    因此那半仙之品的家伙怎么可能抗衡得了,更何况是云笑抢先出手,他的下场注定悲剧。

    对于这样敢对自己动杀意的人,云笑又怎么可能会手下留情呢?

    先前的云笑,还不想过早和仙葵宗宗主对上,以为擂台之上剩下两人之后,便不许再出手,这或许也是仙葵会的一项潜在规则。

    可是在看到郑啸对一号擂台之上,仅有的一名修者出手之后,云笑就再无顾忌。

    哪怕严格起来他们之间有所不同,但他也不想放过敢对自己出手的家伙。

    噗!

    又是一道轻响发出,半仙之品的阴狠修者,死法似乎和先前的那些至圣境巅峰修者,并没有太大的不同,都是被一击拍得瘫软在地,再也无法动弹。

    “好胆!”

    直到那半仙之品的修者,都已经如一滩烂泥般软倒在地,仙葵宗副宗主贾流文才发出一道暴喝之声,响彻在整个南葵城之中,可想而在他是如何的愤怒。

    “云笑,四号擂台名额已经决出,你还敢肆意动手,该当何罪?”

    贾流文一时之间没有想到其他,可当他此言出口的时候,无论是擂台之上的云笑,还是广场外围旁观的修者们,脸上尽都是浮现出一抹不屑之色。

    “该当何罪?”

    在所有人目光注视之下,云笑缓缓转过身来,目视着那一脸怒意的仙葵宗副宗主,先是轻声反问了一句,然后又将目光转到了一号擂台之上。

    “我不过是学贵宗少宗主而已,要问罪的话,先问问他吧!”

    云笑可不会顾忌一个一品仙尊,听得他侃侃而谈,而这也是刚才众人脸现不屑的原因所在。

    这不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刚才他们所有人,都是亲眼看到郑啸的狠辣,在一号擂台决出最后两个名额之后,还要强行出手,让自己成为一家独大。

    相对于云笑的出手,或许郑啸才算是破坏规则的第一人。

    偏偏因为他乃是仙葵宗的少宗主,宗主没有发话之前,哪怕是贾流文,也不敢轻易指责,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云笑竟然紧随郑啸之后,也来了这么一手,让得两大宗主都是忍耐不住怒骂出声,这明显就是双标嘛。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边气氛诡异的时候,二三两个擂台之上,血金刚和赵幽然目光闪烁,骇得剩下的二人脖子一缩,不动声色地就靠近了擂台的边缘。

    似乎这二位也怕血金刚和赵幽然如法炮制,要真是如茨话,那他们可就危险了,单打独斗之下,他们没有谁是那二位的对手。

    “少宗主乃是……”

    狂怒攻心的贾流文,完全不想就此放过云笑,不过当他口中喝声再次发到一半时,便被云笑粗暴打断了。

    “别跟我扯他是什么收手不及,你当所有人都是瞎子吗?还是你仙葵宗自恃实力强大,要在仙葵会之上以势压人?”

    云笑的口才,可不是贾流文能比的,他这一番话之中有理有据,还将所有亲眼目睹了此事的旁观修者们,拉到了同一战线之上。

    “难道他郑啸做得,其他人就做不得?”

    最终云笑用这句话做了结语,这可就是有些诛心了,而且还是事实俱在的诛心之言,一时之间,让得贾流文都有些语塞。

    可让贾流文就此咽下这口气,那也是无论如何办不到的。

    其他裙也罢了,那最后被云笑所杀的半仙修者,可是他暗中培养了多年的死士。

    这里只不过是离渊界南域偏僻之地罢了,想要培养一个半仙之品的修者,而且还对自己言听计从的死士,那是极其不容易的。

    这是贾流文准备的后手,一旦这位能突破到一品仙尊,他甚至想和宗主掰一掰手腕,可是现在,什么都已经迟了。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刚才云笑出手太快了,没有人能想到,堂堂的半仙之品,竟然被他一击就击杀掉了,这简直有些不符合常理。

    如果那半仙之品的强者,能够多坚持几招,甚至仅仅是一两息的时间,仙葵宗两大宗主也是有机会相救的。

    偏偏云笑就没有给他们这个时间,出手之果决狠辣可见一斑,相比起先前郑啸的出手,云笑这一次甚至不能算是偷袭。

    如此对比的话,郑啸对上云笑会如何,其实众人都有一些猜测。

    毕竟这位仙葵宗少宗主就算是全力出手,也绝对不可能一招之间就击杀半仙之品的修者。

    这也是贾流文揪着不放的真正原因,因为一旦让云笑进入第三轮,仙葵宗少宗主想要名正言顺拿到三枚仙葵花籽的机会,无疑是极。

    贾流文算准了宗主也不会轻易善罢甘休,让这么一个家伙进入第三轮,岂不是给郑啸树立大敌,仙葵宗不要面子的吗?

    “宗主……”

    可是云笑的话是真的不好辩驳,贾流文沉默片刻,只能将求助的目光转到了宗主郑朝宗的身上,希望这位能拿个主意。

    在贾流文看来,以仙葵宗的实力,就算今日犯了众怒,将云笑斩杀当场,恐怕也没有人敢多什么,这就是实力造成的威慑。

    甚至在贾流文心中,仙葵会都没有举办的必要,难道凭着这些至圣境阶别的土鸡瓦狗,真的能撼动仙葵宗不成?

    “第二轮结束,晋级者,六人!”

    然而就在贾流文期待地看着宗主大饶时候,从郑朝宗口中,却是出这样的一句话来,让得他一时之间,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以贾流文对这位宗主大饶了解,应该不是会如此轻易妥协的主啊,为什么在被那云笑落了面子之后,还能做出这样的决定呢?

    难道此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