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3059章 暗手
    “宗主,那子……”

    “住口!”

    贾流文心头十分不甘,但他再一次的话语,赫然是又被打断了,这一次打断他话头的,乃至是宗主郑朝宗。

    “本宗主没有宣布第二轮结束,擂台混战便不算完,动手有何不可?”

    郑朝宗淡淡地瞥了贾流文一眼,这番话出口后,不少人都是脸现古怪。

    毕竟他们刚才都亲耳听到,在云笑杀人之时,这位宗主大人也是怒喝出声的。

    不过一些心思敏锐之辈,却是将目光转到了一号擂台,那个仙葵宗少宗主的身上,暗道郑朝宗如此话,恐怕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啊。

    毕竟是郑啸破坏规则在先,云笑刚刚在出手之前,还了一句“还能这样吗?”,很明显是在学郑啸的所作所为。

    如果要治云笑的罪,那就得先找郑啸的麻烦,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郑朝宗自然不会自坏规矩,他也是要面子的。

    郑朝宗可比贾流文想得更多,虽然他仙葵宗在这南葵城一家独大,但最强者也仅仅只是他这个二品仙尊罢了,放到整个离渊界根本不入流。

    若真的惹了众怒,让得人人都不再守规矩,那仙葵宗未必还能在南葵城呆下去。

    郑朝宗不想用这样的事来增添自己的烦恼,所以只能这样草草收场了。

    当然,要怒意,郑朝宗心中不可能没樱

    刚才他都抢先出声了,那粗衣子依旧将人击杀在擂台之上,这明显就是不给他这个仙葵宗宗主面子。

    只是为了大局着想,郑朝宗将那些愤怒强压下心底罢了,又或许是因为云笑只是杀了一个外人,还没有威胁到他那个儿子的安危。

    在郑朝宗心中,早就对云笑宣判了死刑,既然如此,那又何必和一个死人置气呢,那家伙敢如疵罪仙葵宗,必然会死无葬身之地。

    “郑大宗主处事公正,让人佩服!”

    在郑朝宗话音刚刚落下之后,四号擂台之上已是随之传出一道朗声,正是云笑所发。

    此言出口后,哪怕是城府深如郑朝宗,也差点没有把持得住。

    云笑看似在恭维郑朝宗,其实谁都能听出来他意含讽刺,清楚要不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恐怕仙葵宗就不会如此好话了。

    “今日色已晚,明日进行仙葵会最后一轮的争夺,晋级的几位,先回去休息吧!”

    郑朝宗深深看了一眼云笑,然后不置可否地转过头来,再次朗声开口。

    对于这样的法,众人也没有太多意外,以往的仙葵会,也都是举行两日的。

    不过郑朝宗虽然示意让众人散去,但那些内围的修者却没有太多人真的离开,这一届的仙葵会,实在是有太多的变故,这些可都是他们的谈资。

    尤其是当众人看到从四号擂台走下来的那个粗衣青年之时,尽都是议论纷纷,眼眸之中,甚至还夹杂着一丝畏忌。

    毕竟今日仙葵会的第二轮,死在那粗衣青年手中的修者,就高达六人,其中还包括一名半仙之品的强者。

    也就是云所杀的人,比其他三个擂台死的人加起来还要多,他无疑是本届仙葵会到此为止,最为耀眼的那一位。

    除开这些旁观之人外,同样从擂台之上走下来的血金刚和赵幽然,目光都不断在那粗衣少年的背影上扫过,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哈哈,我就知道,云笑大人一定会力压群雄的,牛兄,我没错吧?”

    在众人打量云笑之时,一道略有些兴奋的声音陡然传出。

    原来是田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此刻与有荣焉地朝着云笑跟去,而且口中还大笑出声。

    看到这一幕,不少人都是心生羡慕,暗道能和如此强者扯上关系,那也算是一种资本,他们就没有这样的好运气。

    “哼,这个时候攀附云笑,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而当一道冷哼声传出之后,一些人心头不由一凛,暗道还真有可能会这样。

    毕竟先前的云笑固然是耀眼之极,却很可能已经得罪了仙葵宗啊。

    刚才在众目睽睽之下,仙葵宗不想落了口实,可一旦仙葵会结束,恐怕就会暗中清算今日这一笔账。

    那子再强,能强得过二品仙尊的仙葵宗宗主郑朝宗吗?

    在这样的时候,还选择和云笑站在一起,其实很有些不智。

    这让得一些想要跟上去攀攀交情的修者,脚步戛然而止,倒是让云笑多了几分清静。

    夜幕渐渐降临,南葵城中却是灯火通明,很多人直接就没有离开仙葵广场,一夜时间,足够他们讨论日间发生的事了。

    …………

    仙葵宗!

    还是那座大殿内,除开郑朝宗和贾流文两大宗主之外,郑啸也赫然在列,只不过此刻的郑啸,脸色略有些不太好看。

    “父亲,那云笑……”

    就算郑啸如何不想承认,但日间云笑一击击杀半仙之品的那一幕,却始终在他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如同梦魇。

    因为郑啸自问哪怕达到了伪仙之品,却也根本不可能一击杀得了半仙之品的强者。

    从这一点来,那个叫云笑的子,实力恐怕还在他之上。

    “稍安勿躁!”

    郑朝宗淡淡地看了自己这个儿子一眼,然后脸色平静地回了一句,却是没有下文,让得郑啸都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父亲到底是什么意思。

    郑啸就不信这位二品仙尊的父亲,看不了云笑对自己的威胁?

    但后者既然这样了,那他也不好再多什么,想来父亲应该是不想看到自己落败的。

    “宗主!”

    就在郑啸胡思乱想之际,殿门口忽然传出一道声音,紧接着在他回过头来之时,赫然是看到了两道熟悉的身影。

    “龙刚?赵幽然?”

    郑啸此刻是真的有些凌乱了,要知道在云笑未出现之前,这二位一直是他本届仙葵会最大的竞争对手,没想到此刻竟然出现在了仙葵宗之内。

    “呵呵,两位到啦!”

    郑朝宗和贾流文倒是没有郑啸那么失态,尤其是这位宗主大人,甚至是露出一抹笑容,示意那接引人退去后,和蔼地打起了招呼。

    “见过赵宗主!”

    龙刚和赵幽然心头其实也有一些茫然,全然不知对方深夜将自己叫来仙葵宗总部,到底是所为何事,但还是颇为恭敬地行了一礼,不敢太过怠慢。

    不管这二位在仙葵会上表现如何强势,但至少他们清楚地知道,面前这位仙葵宗宗主,可是货真价实的二品仙尊,是一巴掌就能将他们拍死的无敌存在。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了吧,既然要在这南葵城的范围内混迹,那就不得不给仙葵宗面子。

    不过这二人心头都有些忐忑,暗道这位仙葵宗宗主深夜将自己二人叫来,难道是想杀人灭口,替他那个宝贝儿子扫清障碍吗?

    虽然这二位在外间都留了一些后手,但心头也不免打鼓。

    仙葵花籽的诱惑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抵挡的,仙葵宗宗主为了自己的儿子,坏一坏规矩也不是没有可能之事。

    “以二位的聪慧,应该能猜到本宗将你们请来,是什么意思了吧?”

    上首的郑朝宗看起来极为轻松,此言一出,一向不擅动脑的血金刚,都差点直接骂娘了,还好有所克制,不敢得罪二品仙尊的强者。

    “赵宗主是想让我跟龙刚这家伙联手,替少宗主对付云笑?”

    一旁精通灵魂之力的赵幽然,倒不是个莽夫,此刻眼珠一动,已是想到了一个可能,直接脱口而出,让得郑朝宗都是微微点头。

    “不错,正是此意!”

    郑朝宗也没有否认自己的打算,听得他道:“想必你们日间也看到了云笑那子的实力,单打独斗之下,你们自问会是他的对手吗?”

    这位仙葵宗宗主老谋深算,在此刻侃侃而谈,但他话音落下之后,血金刚和赵幽然都是一言不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是本宗灭自己威风,就算是犬子郑啸,恐怕也不是那子的敌手,若没有变故,本届仙葵会,那子必将成为最后的赢家!”

    这二位不话,郑朝宗也不以为意,依旧在列举一些事实,这次的话语出口后,郑啸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几分。

    就算郑啸知道这是事实,但他却是不甘心接受。

    他一直都是南葵城年轻一辈的佼佼者,突然冒出一个年纪比自己还轻,实力却比自己更强的家伙,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若是你们三人能联手,未必不能和那子斗上一斗,据我的感应,他应该是没有突破到一品仙尊,要不然你们都只能洗洗睡了!”

    郑朝宗先是打击了一下郑啸,然后又选择提升一下这几位的信心,只要云笑没有突破到一品仙尊的层次,他们就还有机会。

    不到万不得已,郑朝宗还是不想由自己或是贾流文出手。

    至于这些参加仙葵会的参赛者如何联合,那他就管不着了,他只是指引出一条“明路”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