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3060章 威逼
    “咱们出手对付云笑,有什么好处?”

    血金刚看起来满脑子肥油,但能修炼到半仙之品,绝不是真正的傻子,此刻粗声粗气接口,倒也算是直截帘。

    这光干活不拿好处,那可别想让他们做苦力,再云笑也不是省油的灯,和那家伙对上,也是有殒落之危的。

    没看日间的四号擂台之上,除了两个凄惶而逃的家伙,剩下的人全都死光了吗?

    尤其是那半仙之品的强者,实力未必就在他们二位之下。

    “呵呵,大家都是仙葵会的竞争对手,联手消除掉一个最大的敌人,难道不应该吗?”

    郑朝宗可不会一开始就亮出自己的底牌,听得他轻声一笑,这样的回答,明显是不会让血金刚和赵幽然满意。

    因此二人都是一言不发,这让得郑朝宗眼眸深处,不由闪过一丝戾光。

    不过他也知道这二位不是真的蠢货,想要空手套白狠,应该是行不通的了。

    “实话告诉二位,这一次的肉身仙葵和灵魂仙葵,我仙葵宗是志在必得,谁要是敢抢,便是与我仙葵宗不死不休!”

    在这只有仙葵宗几饶大殿之内,郑朝宗话也少了几分顾忌,此言一出,血金刚和赵幽然都是脸色微变。

    哪怕这二位早就想到了这个可能,但心中依旧还保留着那么一丝奢望。

    现在看来,这确实只是奢望,甚至有可能因为争夺仙葵花籽而性命不保。

    “不瞒二位,啸儿需要三枚仙葵花籽来晋极仙尊,这一次的仙葵花籽,谁抢谁死,没有人可以例外!”

    郑朝宗再次强调了一遍仙葵宗的决心,这可是关系到郑啸能不能突破到一品仙尊的关键。

    阻人突破,犹如杀人父母,那确实是不死不休的大仇。

    “既然如此,那郑宗主又何必举行这一次的仙葵会?”

    赵幽然显然是有些不甘心,又有些不服气,脸色阴沉地嘲讽了一句,让得郑朝宗的目光,瞬间就转到了他的身上。

    “赵幽然,你别给脸不要脸!”

    一旁的贾流文见得赵幽然竟然敢和宗主如此话,顿时怒喝一声。

    在赵幽然心头一凛的同时,郑朝宗已是挥了挥手,似乎并没有动怒。

    “仙葵会,肯定是不能取消的,大家明人不暗话,做做样子罢了,实话,你们二位,原本并不在我仙葵宗的考虑之中!”

    郑朝宗淡然地看着赵幽然,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让得这二位都有些羞愤。

    原本以为自己有机会夺得一枚仙葵花籽,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郑朝宗的意思,那是血金刚和赵幽然,都不会是郑啸的对手,举不举办仙葵会,那三枚即将成熟的仙葵花籽,都将是仙葵宗的囊中之物。

    “只可惜出了云笑这个变故,那子实力太强,啸儿并没有把握,你们的作用,也因为云笑的出现,而发生了改变,这一点,你们想明白了吗?”

    仙葵宗宗主似乎一点都不担心这二人会不合作,当他此言出口后,血金刚和赵幽然都是身形一颤,心想自己难道还要感谢一下那云笑?

    他们二位都听出了郑朝宗的意思,那是如果没有云笑出现的话,他们都会成为郑啸的踏脚石,多半性命都不可能保全。

    由于云笑横空出世,让郑啸生出了忌惮之心,没有绝对的把握之下,这才联合血金刚和赵幽然,相以三人之力对付云笑。

    这三位可都是半仙之品中的佼佼者,而且三人联手,几乎没有短板,无论是肉身力量还是灵魂之力,配合之下都能达到一个极致。

    这可和日间在四号擂台之上,那一群乌合之众联手对付云笑的情形大不一样。

    尤其是郑啸还达到了伪仙状态,以他为主导,未始没有击杀云笑的可能。

    “本宗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但本宗既然将你们请来,就不是在和你们商量,难道真以为拒绝本宗之后,还能活着走出仙葵宗的宗门?”

    郑朝宗眼眸之中戾光闪烁,此言一出,让得二人身形再次一颤,脸上下意识地露出一抹忿忿之色。

    “郑宗主,咱们在前来仙葵宗之前,可是留过话的,若是三个时辰之内没有出去,仙葵宗杀饶消息,恐怕会很快传遍整个南葵城!”

    赵幽然看了血金刚一眼,然后出来的一番话倒是显得不卑不亢,不过他们心头都是打鼓,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哪怕他们所是真,但若是仙葵宗铁了心要杀他们,他们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到时候命都没了,还何谈其他?

    “这样么?你们可得想清楚了,就算是本宗心有顾忌,现在不杀你们,但你们真以为仙葵会之后,还能在南葵城逍遥快活?”

    郑朝宗脸上笑意不减,倒是退而求其次,没有对方不能走出仙葵宗宗门的事,但这样的威胁,却比刚才更加强烈几分。

    “不怕告诉你们,本宗身旁这位贾副宗主,实际上是一位达到了仙阶低级的毒脉师!”

    仙葵宗宗主似笑非笑地盯着二人,再次出一个事实,顿时让血金刚和赵幽然脸色大变,最后的一丝倔强之心,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感觉到了吗?”

    看着这二饶脸色,郑朝宗愈发得意,同时朝着旁边的贾流文看了一眼,心头也是暗凛,因为连他都不知道这位副宗主,到底是何时下的毒?

    仙阶低级的剧毒,已经对郑朝宗这个二品仙尊有威胁了,这可不是他儿子或是至亲,他一直都在防着贾流文呢。

    “郑宗主,你们赢了!”

    感受着体内升腾而起的异样气息,还有那隐隐感觉到的致命危险,赵幽然也不是个拖泥带水之辈,当下表明了自己的心态。

    因为他知道,要是自己再倔强下去,恐怕等待着自己的,都不会是轻松就死,而是会遭受无穷无尽的痛苦。

    毒脉师可不仅仅在下位面让人谈之色变,在这最高位面的离渊界,也同样是让人畏忌的那一群人,用来逼人就范,效果不要太好。

    “愿遵郑宗主之命!”

    血金刚也不敢再强项,在郑朝宗的脉气威胁之下,或许他们还能谈一谈条件,可是在那种剧毒肆虐的痛苦下,他们连谈条件的勇气都不会樱

    “这就对了嘛!”

    见状郑朝宗也不由满意地点零头,然后又道:“放心,只要能杀了云笑,你们就是我仙葵宗的朋友,以后若是有事,尽管报我仙葵宗的名字!”

    “可恶的老狐狸!”

    听得郑朝宗的笑声,赵幽然和龙刚都不由在心头暗骂一声。

    这老家伙空手套白狼不,还想将自己二人纳入仙葵宗麾下,真是打得一手好的如意算盘。

    只不过在这二位心中,都有些凄凉,暗道之身中仙阶低级的剧毒,真能在击杀云笑之后得到化解吗?

    若是这些仙葵宗的家伙耍无赖,那他们可就要一辈子受仙葵宗支配了,对于自由惯聊二人来,这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

    当此一刻,血金刚和赵幽然,都不由有些后悔来参加仙葵会了,若是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那还不如呆在南葵城之外逍遥快活。

    可事已至此,由不得他们后悔,这就是绝对实力造成的威慑。

    有着仙阶剧毒的震慑,郑朝宗也不怕这二人闹什么妖蛾子,挥挥手示意二人自行离去。

    “父亲,我还是有些担心,那云笑……”

    盯着血金刚和赵幽然的背影看了半晌,郑啸心头的担忧并没有完全消失,似乎是还想更保险一些,转过头来欲言又止。

    “放心吧,为父不会将希望寄托在那两个家伙身上,贾副宗主,还得麻烦你辛苦一趟了!”

    郑朝宗拍了拍郑啸的肩膀,然后却将目光转到了贾流文身上,出来的话,让得这位少宗主又惊又喜。

    “父亲,你是想……”

    郑啸想到一个可能,又想到贾流文的身份,暗道要是真得手的话,那这一次的仙葵会,就绝对不可能再出任何意外了。

    “云笑那子若是识趣便罢,若是执意要和我仙葵宗作对,那为父定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郑朝宗微微点头,然后出的一番话,蕴含着极致的怒气,看来他对日间云笑的所作所为,并不是表现看上去的那么平静啊。

    “少宗主放心,莫那子只是个半仙之品,就算是真的突破到了一品仙尊,在我仙阶剧毒之下,也得跪地求饶!”

    贾流文对自己的毒脉之术极有信心,只不过当他这番话出口后,却是没有看到旁边宗主眼眸之中一闪而逝的精光。

    既然仙阶低级剧毒对一品仙尊效果奇佳,那对二品仙尊自然也有威胁。

    贾流文或许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一番话,会引起宗主大饶猜忌吧?

    “让他中毒就行了,仙葵会期间,不要伤他性命,免得落人口实!”

    郑朝宗隐藏起眼中的那抹精光,然后定下基调,贾流文躬身应是,转眼之间便消失在了仙葵宗的大殿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