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玄尘道途 > 第五百五十四章 白鲸港
    “快!看那边,好大的石堡!”

    “还有那边,楼顶上为何还要建那么些尖塔?”

    “是啊!真怪!”

    ……

    经过近半年的漫长旅程,船队终于抵达了此行的目的地“白鲸港”,灵船正穿行于一座巨大城市的上空。

    三宗弟子皆靠在船沿,探头向下张望,满脸惊叹,皆被下方这座白雪皑皑,又充满异域风情的庞大巨港,惊得瞪大了眼睛。

    从上空向下眺望,可见这座巨港傍海而建,城池延绵千里,一眼望不到头,漫长的海岸边停靠着密密麻麻的海船,无数巨大的风帆,迎着海风发出呼呼的声响,远远便能听见。

    城内街道错综,一座座石堡,塔楼林立,与云州庭院楼阁,瓦房平屋大不相同,建筑怪异,多为大石块砌垒,门墙、穹拱、圆顶,高耸粗旷,屋顶或呈堡状,或呈尖塔状,令人称奇。

    数百大大小小的码头沿海而建,远看人头攒动,装船、卸货的船工,密密麻麻,极为热闹,码头岸边不只停有无数海船,空旷的码头广场地面、半空,停靠、悬浮着大大小的运输灵船。

    三宗船队一字成列,穿过城池上空,朝海岸边缓缓飞去,天空中随处可见其它大小灵船来回穿行,十几艘“青雁”运输船船体已不小,但在这些过往的灵船中,有不少船体比“青雁”运输船都要大。

    其中有那么几艘更是巨无霸,同领头的“天鲸战舰”大小相同,让刘玉想起在北滦城时,所见百杏林的那艘巨船“春蝉”。

    这些大型运输船,单船体护罩强度来说,不比一些“灵能战舰”的防御低,且有些甚至还装备上了威力巨大的“灵能晶炮”,可装载大量货物,来回穿梭东元大陆各地。

    下方半空灵舟、飞剑、灵禽等各种五花八门的飞行法器,更是星罗棋布,拖拽出一道道各色灵光。

    或直冲云宵,或缓速慢滑,或并驾齐驱,灵船四周不时有修士御器滑过,偶有闲来无事者,悬于船外,好奇地向船上观望。

    船队从林立成群的塔楼、城堡上空穿过,城池内街道纵横交错,行人,车马川流不息,经过足足半个时辰的滑翔,船队才穿过鳞次栉比的密集城区,来到一座巨大露天码头的上空。

    十二艘“青雁”运输船依次排开,停落在码头宽阔的广场上,广场上已久候多时的船工,开始上船卸货。

    抬出一箱箱银白长箱,这些“灵芥箱”内装满了造船用的寒铁、灵纹钢、浮空精矿等上等灵材,极为贵重。

    方才十二艘“青雁”运输船停靠广场时,“天鲸战舰”便载着以晴松真人为首的几位三宗执事,飞向了远处靠海而建的巨大“圣鲸堡”,显然“冬水盟”将盛迎三宗几位执事。

    刘玉与玄山则听从“玄北”师叔的安排,留在了码头,监督船工们先将卸下的一箱箱灵材,搬上一辆辆“机关浮车”。

    再由一辆辆“机关浮车”运向码头仓库,三宗灵材分开存放于不同库房,等一一清点,查验过后,时间已过去小半天。

    等卸下的灵材全部入库后,防御法阵开启,库门封禁,“冬水盟”将库门灵钥移交给了三宗门人手中。

    留下几人看着仓库,刘玉等三宗弟子,乘坐“冬水盟”安排的一辆辆驼鹿飞舟,来到城中一座巨大塔柱模样的建筑前。

    搭乘的驼鹿飞舟,就好似空中马车,只过拉车的马匹变成了数头三阶灵兽“踏雪驼鹿”,马车车厢也加持了浮空法阵,车厢宽敞,可坐十余人,内铺有柔软兽皮毯,靠背为真皮靠垫,坐上去很是舒适。

    听“冬水盟”接待弟子介绍,眼前这座四面浮雕楼墙,圆顶塔尖的四方巨大城堡,是城内一间盛名的酒店,名为“菲特堡”,正门巨大的水晶吊灯,使整个大厅变得金碧辉煌。

    大厅内来往的客人,对着刘玉一行云州人士指指点点,口中叽里呱啦,不知说些什么鸟语,一句都听不懂。

    这些北地人,外貌与云州人大不相同,鼻高异瞳,发色杂乱,红、黄、蓝,各色皆有。

    刘玉心想这些北地人,看他们这些云州外人,可能也是觉得怪异,才会窃窃私语。

    好再这些“冬水盟”接待门人,虽不会云州方言,但通晓中州篆语,刘玉等人从小上山便习过这门东元大陆修真界通用语言,这才能顺利交流沟通。

    “冬水盟”包下了酒店二楼的所有大厅,用来招待三宗此行前来的数百门人,大厅装饰不同于云州的古典,静雅,处处透露着豪华,奢靡之气,金墙、地毯,水晶吊灯,华丽又大气。

    宴桌也不是云州那样一张张圆桌或四方木桌,而是一排又排长桌,一张长桌两旁能坐下三十余人。

    桌上餐具多为金银制成,每人桌前放一套由精致银盘、刀叉、银杯等用具组成的餐具,为照顾云州来客,还特意添上了一双玉筷。

    各种膳食、酒水皆摆于长桌中间,红白灵酒,四十余道各阶灵膳,极为丰盛。

    每桌配有十名训练有素的妙龄侍女,客人只需坐于原位,这些侍女自会来回帮着切肉倒酒,客人无需自已起身夹菜。

    桌上摆出的数种灵酒,口味大多辛辣,少了云州酒水那股绵长醇厚的韵味,令刘玉等三宗弟子有些喝不惯。

    到是有种色泽鲜红,酒香清淡的果酒,与月城的“红月醉”有几分相似,听侍女介绍,好像俗名叫“干红”,还算入口,刘玉喝了小半瓶。

    桌上琳琅美食,也凸显着异域风情,量大,味鲜,一堆堆各类炸至金黄的灵兽肉块,一盆盆加入各种灵材调制的高汤,一盘盘不知名的海鱼、螺、虾类灵膳,别说吃过了,大多是听都没听说过。

    “各位道友,银狐代表宗门,再次欢迎各位远到而来!”宴席正盛,刘玉这桌坐于长桌前端,一银发蓝眼,体格消瘦的男子,端起银杯,环顾大厅四周,用一口流利的云州方言,热情地招呼道。

    这桌坐着的都是三宗的筑基门人,这“银狐”能讲云州话,据说随商队数次前往云州,还在云州呆过很长一段时间,虽出身贫寒,如今却被“冬水盟”委以重任,负责招待刘玉等三宗门人。

    “谢银狐道友!”刘玉等人忙举杯起身,身在异乡,这礼数需多加注意,免得被人诟病。

    “此鱼乃深海五阶灵兽“金鳍鲭枪王”,鱼身修长似枪,海中游速快如闪电,肉质细腻,清甜,乃制作生鱼片的最佳食材,半个时辰前,此鱼才从深海中捕获,冰冻运回,此时食用,最为鲜美。”

    这时一队酒店侍从推着一巨大餐车来到大厅内,一身着厨服的优雅男子,指着餐车上摆着的一条通体金黄的大鱼缓缓介绍道。

    只见这头金黄的大鱼,体态修长,鱼鳞细小,头大,尾短,背、腹两侧生出刀鳍,呈纺锤形,长约一丈,腹宽五尺,整头鱼身比大象还要大出几分,如此巨物,也不知是如何从深海中捕获的。

    “这道“金鳍鲭枪王”刺身乃北地名菜,本宗金丹长老亲自出手,从海中捕获,用来招待大家,一会大家好好尝尝!”

    银狐边走向餐车,边介绍说道,随后来到优雅厨师身旁,说道:“开始吧!”

    只见身着厨服的优雅男子,先是对着刘玉等客人弯身一拜,身前突然凭空浮现出十几柄大大小小的狭长银刀。

    只见此人先是手握最长的银刀,一刀剥开鱼腹,随后一人操控十几柄银刀,同时进行剥皮、分段、切割、剔骨,刀芒于鱼身体内来回穿梭,令人眼花缭乱。

    “各位客人请!”半柱香后,一头巨大的“金鳍鲭枪王”已分割一段段,一块块,一片片粉白色肉块,且已分盘装好,当最后片浅薄鱼肉飞入银盘,优雅男子已收刀,再次向众人鞠躬。

    “啪、啪!”包括刘玉在内的三宗弟子,皆鼓掌称赞,庖丁解牛也不过如此。

    “各位快尝尝!”当侍女将一盘盘分好的鱼肉,端至众人桌前,银狐再次开口招呼道。

    刘玉夹起一块晶莹剔透的粉白生鱼肉片,肥而不腻,入口即化,口感清凉,如食甘露,确实是一道难得的鲜美佳肴。

    紧接着腹内便生出一股暖流,一股极为纯净的“生灵元炁”,融入血液,滋补因修炼“道魂真气”而亏损的“本源元炁”。

    显然这道五品灵膳,不单鲜美,同时也是大补之物。

    这几个月来,刘玉整日修炼,绘符,身驱已有些亏空,这满桌各阶滋补灵膳,来的正是时候。

    刘玉便放开了肚子,不顾旁人目光,就如饿鬼一样大快朵颐,“金鳍鲭枪王”鱼片是吃了一盘,又一盘。

    散席后,刘玉跟着一位北地侍女,上楼前去休息,显然三宗弟子的住处,“冬水盟”都已安排妥当,便安排在这“菲特堡”楼上。

    这名北地侍女体态丰腴,一头金发散至腰间,带路时,偶用余光打量着身后的刘玉。

    “前辈,这间便是你的住处。”不久,金发女子便带刘玉来到一间卧室前,推开门用不太熟悉的中州话说道。

    “多谢!”房间十分宽敞,内摆有一张大床,还带有阳台,因是城堡高处,夜风吹入房内,十分舒适,刘玉看了一眼后,满意点头谢道。

    “贫道要休息了!”刘玉正要关门,但这异族女子竟直径走入了房间,不得不婉言说道。

    “小女子给道长放水,先洗洗!”金发女子会错意,爽快说道。

    “不用了,贫道自己就可以,你出去吧!”刘玉不由皱着眉头,下达逐客令。

    “前辈!我留下来服侍你,相信我,不会让前辈你失望的!”金光女子扭了扭腰身说道。

    “出去!”刘玉严声说道。

    “您放心,兹涅家已给过灵石了!”金光女子一屁股坐到了床头,懒散说道。

    “出去!不要逼我出手!”刘玉灵威外放,再次严声说道,他自然知道这是“冬水盟”的安排,宗门其他人相必也都是如此,但不管其他人是否接受,反正他没这兴致。

    “晚辈,这就出去!”这金发女子才练气修为,被强大灵威压迫的有些喘不过气,忙狼狈的逃出了房间。

    金发女子跑出老远,才长松口气,心头不由骂道:“哼!假正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