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三栖特种兵 > 第1408章 勿忘树得摇曳
    勒石记事以后,麦柯看看时间,离老头儿规定的离开时间还有一天。

    回想了一下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干了这么多的事情,这还只是他亲手干成的。

    各位弟兄干的都加在一起,还还不是一个天文数字?

    用罄竹难书来描述,估计也是可以的了。

    麦柯平生很好骄傲,也也不禁自己创造出来的速度和效率骄傲了一把。

    众人大事都交代了,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去兢兢业业,就剩下二十三兄弟。

    麦柯看着每一个都生龙活虎,没有一个缺胳膊断腿,不禁心里特别感到欣慰。

    大家过来的时候,可是被那个老头儿吓得够呛,说生个病受个伤,绝对司空见惯,死个人什么的,也在所难免。

    而且特别强调,死人绝对不是开玩笑,那就是真死。

    还有一天的时间,麦柯忽然想起,还有一件大事!

    那就是他和彼得已经结婚,要去看看老婆孩子,安排他们的将来。

    于是,就对大家说:“最后一天了,我和彼得要去看看老婆,你们这些光棍没事干,要不要跟我们两个走,让嫂子给你们做点好吃的,也算给大家践行?”

    他本来想,他这一邀请,大家还不欢呼雀跃,可是诡异的是,大家都鸦雀无声,还有人扭扭捏捏起来。

    有猫腻!

    麦柯都机灵啊,立刻就察觉出来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正要拷问,加文牧师说话了。

    “你呀!真是官僚一个!大家都找到了自己的伴侣,全都成双成对了!”

    麦柯为惊奇!

    怎么?把我这个客串红娘给迈了过去?真是岂有此理!

    “难道你这老古板也红鸾摇动了?”

    加文道:“我又不是天主教的神父,当然要结婚,要不然小牧师到那里去找?”

    麦柯大量了一下自己的兄弟,二十三各个英俊一场,神采奕奕,到哪里都是打着灯笼难找的好女婿,忽然恍然大悟。

    这样的好东西,谁见了不拼命抢一个?

    麦柯哈哈一笑,大叫一声:“你们各自去和自己的夫人交代吧,不要昏了头,忘了归期,就是明天这个点儿,大家悠着点。”

    说完,跳跃而起,只听到云豹压着嗓子吼吼地嘲笑。

    麦柯速度比飞还快,加上归心似箭,要见他的宁静蕊,加上常沙距离光州的直线距离实际并不远,不到半个小时,就飞临宁家的大小姐的专用绣楼。

    麦柯童心未泯,将视线拐进里面鸡鸣狗盗般地偷窥。

    看到佳人正在抱着一个小孩,一丝不苟的展开哺乳大业。

    那个小孩,粉妆玉琢,简直是世界最美好的存在。

    到底他父亲是谁,竟然如此巧夺天工?

    他恍然举得,那就是他在出征前夕在树冠之上一番荒唐的结晶。

    难道一炮而红,一炮中的?老子太厉害了!

    他心中升起一股奇妙的情绪,拿到老子真的当老子了?

    他一时呆傻,不知道动弹了。

    就在这时候,就听到里面孩子的妈妈说话了:“树得树得小树得,长大要让妈妈乐!一天到晚围妈转,别学你爹臭麦柯!”

    那趴着努力吃喝的小孩忽然抬头,一对大眼睛黑幽幽睁得溜圆,问道:“妈咪,谁是臭麦柯?”

    麦柯又是一惊!

    这小孩怎么说话这么早?

    马上有担心起自己的光辉形象,在儿子的眼中被贬低,不由着急起来。

    不过,这种担心很快就没有那么眼中了。

    因为孩子他妈说:“那就是你的老爸!他很高大英俊,非常勇敢!美中不足的就是有点黑,不如儿子你白,这个方面他必须向你学习。”

    那个被称为树得的小孩,大概还不能立刻太复杂的概念,又趴了回去,继续解决肚子问题。

    可是,麦柯却大怒!

    好啊,你竟敢背后黑你老公我,看我怎么惩治你!

    然后不在等待又来一个故伎重演从天窗跳了进去,如同饿虎扑食,扑了过去。

    大概早就在佳人的算计当中,宁静蕊回眸一笑,轻轻把儿子放进摇篮,回身和麦柯抱在一起。

    要不说这孩子乖呢,发生了这么大变故,他却进入摇篮安然入睡了。

    麦柯急火火又要说话又要行动的,被夫人制止,说:“你这没轻没重的,树得虽然已经熟睡,保不齐被你惊醒,走,我们去另一个房间叙旧,我有好几笔帐要和你细算,你就准备破产还债吧!”

    麦柯道:“还是夫人算无遗策!至于为夫,这次进了门,就没打算完整出去!是打是罚,要杀要刮,任凭夫人发落!”

    一只玉手嗖的上了麦柯的耳朵:“油嘴滑舌,还不给我走!”

    抓着就走了出去,然后进入另一个房间。

    进入以后,麦柯一脚回踹,把门关的严严实实。

    一门之隔,两个世界两重天。

    门外面静静悄悄安安静静,门里面炮火连天,地动山摇。

    从来都是欢娱嫌夜短,白天大概也不会延长,直到三个小时,那个睡足了小家伙一声妈咪,才把二人来回现实世界。

    然后二人又回到开始的房间。

    小家伙一看多了一个黑黑的家伙,不由审视起来,这家伙是谁,怎么一点都不随我?

    麦柯惬意地把自己往铺上一扔,结果小树得放在自己的肚皮上,然后颠了起来。

    小家伙大概从来没有做过这种游戏,不但有趣,而且嫩肚皮挨着老肚皮凉滋滋甚是好受,不由咯咯下了起来。

    这人黑是黑,黑的有趣!暂时接受他好了!

    麦柯比牛还健壮,虽说耕田可以累坏牛,但是比牛还壮就累不坏了。

    宁静蕊也躺了下来,麦柯一边肚皮颠儿子,一边和媳妇说话。

    天伦之乐,其乐融融。

    忽然麦柯问道:“咱儿子得名树得,可有渊源?”

    宁静蕊给了他一个大虾球:“这么直白的话,你会不懂?别是脑筋刚才累坏了吧?”

    “哈哈!为夫的精准度无以伦比啊!哎,这次也必然是一发而中,夫人可有第二个名字的腹稿?”

    看着透过纱窗照进室内摇曳的灯光,宁静蕊幽幽说道。

    “以后不管多长时间不管在哪里,你见到一个叫‘摇曳’的男孩或者女孩,就回味一下今天的再会和别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