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主神的位面穿越之旅 > 第二十三章 初见(下)
    经过数日的交流,洪天贵和道士相谈愉快。在道士林妙善看来,因为缺少更多的灵气之助,练气境的成就,几乎就已经是这个时代的顶点了。

    除了茅山门宗派之内,能够在外界,能够在这茫茫大海、神州浩土对面的新大陆上,遇见几名可以交流的真修同道,这也是非常难以想象的缘分。

    在加上这末法时代里,大量的前古宗派破灭,无数古老的道经和修行法,被当成古董书籍流落民间。

    而印刷术的革新和凡人们对长生的追求,更是让这些书籍大量的复制和泛滥。时至今日的神州浩土,真正修士间的修行交流,除了极少数宗派的特殊核心理论外,其它已经不像西元纪前的仙魔皇朝时代时,那么的隐秘和禁忌。

    这个时代,在某种意义上对修士来说,真的算是夹在天堂与地狱之间的世界。

    古老修行真法从未如此贬值过,而修行必备灵气,却也从未如此的难以索求!

    经过数日的交流之后,洪天贵的太平玉竹简中,获得了大量符箓相关的东方超凡资料;而他也向道士林妙善,分享了许多了太平天国时期,洪秀全留下来的道兵锻体法,双方都有极大的收获。

    交流了数日之后,在洪天贵的提议下,他和道士两人来到了位于太平城塞学区的太平学府,算是在数日的修行交流后,放松一下心情。

    这个堪比洪天贵前世,地球天朝专科学校大小,在这个时代已经称得上庞大的学府中。幼儿很少,毕竟以他们脆弱的身体,几乎都撑不过奴隶船跨越大洋间,漫长的旅途。

    而这太平城塞在这一年中新诞生的新生儿,还不到进学的时候。

    因此,学府中教室外的朗朗读书声,大多数都是十岁以上的半大孩子。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洪天贵和林妙善行走在校园里,耳边道经的朗读声不时传来,在加上周围绿树阴阴的环境,很有一番别致的意境。

    “林道友。”

    “话说现在,神州的情况如何了?”

    这是洪天贵第一次主动询问林妙善,关于东方国度的局势。

    “哎,不怎么样!”

    “当初,所有人都以为,在太平妖······天国覆灭后。”

    林妙善说道这里时,有些小心的看了一眼洪天贵的脸色,见其面色未变后,这才柔声继续说道。

    “朝廷,应该会革新图强,奋起增强国力,将西蛮17国的外敌赶出神州浩土。”

    “但没想到,以太后慈溪为首的辫发人勋贵,忽然篡权夺位,废除了意图变法的光旭天子。”

    “我来到新大陆之前,朝廷的局势已经一片混乱,革新派的华族官员们被大肆······”

    西蛮17国的入侵,带来了西方文明世界的媒体报纸。

    而那些有着西蛮背景,尤其是在租界中发行的报纸,也根本不在乎朝廷地方官僚的警告,将大量过去朝廷隐秘的上层斗争,传播到了整个神州。

    也正因如此,林妙善才能佩佩而谈。

    在林妙善的说法中,神州的大庆虽然成功的镇压了洪天贵此身父亲所创建的太平天国,但并没有将此胜利带来威望,用以继续进行富国强兵的改革,而是大踏步的开着倒车。

    前古宗周天朝“五服礼法”中,是为诸夏“荒服”辫发人中的权贵大员,企图在慈溪太后的领导下,将因为镇压太平天国时,而划分给华族官员们的利益收回。

    而已经在镇压太平天国中,获得了大量兵权利益的华族官员们,自然不肯放弃。

    当朝支持革新的光旭皇帝被废除,更是激化了两边的矛盾,现在神州浩土的上层权贵里,可谓是斗得不可开交。

    “哎!”

    听完林妙善的诉说,洪天贵表面上,同样发出一声忧国忧民的叹息。

    “可惜,吾远在这大洋彼岸。”

    “只能尽我之力,救助被骗来新大陆的同胞。”

    他心里可一点儿都不可惜,甚至还有点想笑。

    在“太平主义”中,大庆那些辫发人贵族和封建华族的旧官僚,可都是他的阶级敌人!

    敌人之间的自相残杀,我们太平主义的总舵手怎么可能会可惜呢?明显不可能的事情嘛!

    洪天贵可恨不得以身相带,带头冲锋,最好把他的本体爱德华当年用主神看到的那句,慈溪太后对辫发人大臣们说的“宁与友邦,不予家奴”的名言,传遍整个天下,让所有俯首大庆朝廷的华族人,都明白辫发皇族的真面目!

    “额······”

    因为洪天贵根本没想掩饰,已经猜到眼前的道友是太平遗脉身份的林妙善,听到洪天贵的话语,只能尴尬的笑了笑。

    还不知道辫发人真面目,还没有和大庆朝廷离心离德的她,还真有点担心眼前的洪天贵,再次跑回神州搅风搅雨,连忙说道。

    “我观道友的势力和城塞,已经踏上正途。”

    “而这远离神州的土地上,有着太多的同胞需要救助。”

    “不知贫道,有什么可以帮助道友的地方吗?”

    林妙善的意思就是提醒洪天贵,你在这里根基已经立下了,而这里还有很多黄奴需要救援,就不要回神州添乱了,而最后的问句,更只是一句谦让之语。

    眼前俊俏道士话语中暗含的意思,洪天贵自然能够理解,古老的东方,现在还不是他可以肆意干涉的时候。

    与人心未崩的大庆朝廷相比,从爱斯阿留城外务部这半年里传回的情报中,由他和诸位执政,以及太平中央器灵分析出来的,阿美利加合众国大概率将会爆发南北内战的信息,无疑更为重要,一旦真的发生,那······

    不过林妙善最后一句谦让之语,却也正中洪天贵的下怀。

    庞大的阿美利加铁路国土炼金阵图,一日不弄清楚作用,一日就让洪天贵心有戚戚。

    “确有一事,需要道友相助!”

    洪天贵拱手,再次向林妙善行礼道······

    ——————————————

    就在我们的洪天贵准备忽悠道士林妙善,帮助他寻觅铁路国土炼金阵图背后的隐秘时。

    太平城塞长久以来,掠夺泰平洋上黄奴船的举动,似乎终于引起了一些黑暗势力的注意。

    “大人,朗姆船运公司,今年已经损失了8艘黄奴船。”

    “蒙斯轮船企业,也损失了5艘黄奴船。”

    “修斯特航运集团,损失的最多,足足17艘黄奴船在今年全部失踪。”

    “反倒是他们的黑奴船,到一直在正常的耗损范围之内。”

    阿美利加国家税务部第三号官员威斯特姆·查理,这个外人眼中合众国权势滔天的大人物,正利用自己度假的机会,隐秘的一个人来到距离国家议会大厅,不过20公里之外的一处幽静血族庄园之中。

    在晦暗的烛光前,他跪拜在一位面色苍白,英俊的中年血族座下,恭敬的汇报道。

    “大人,我怀疑有人发现了我们的图谋。”

    “是否暂停一段时间的黄奴运输?”

    然而,威斯特姆的建议,却被中年血族一口否定。

    “不行,我们的计划需要更多的黄种人!”

    “只有他们的体内,才能提炼出······”

    中年血族后面的话语,渐渐微弱,直至让威斯特姆无法听清,而中年血族也似乎也随着自己的话语陷入了沉思。

    整个房间里,一片寂静。

    直到一刻钟后,中年血族才再次开口,直接命令道。

    “我的仆人!”

    “发动更多的船运公司运送黄奴,不要在意那些金钱的损失!”

    “我们需要更多的黄种人,更多的华族人!”

    “至于到底是谁在阻止我们,无非是那些蓝血贵族或者兄弟会。”

    “我自会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