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主神的位面穿越之旅 > 第二十四章 道祖初现(上)
    愉快的交流了近两周,道士林妙善总算是到了应该告辞的时候了。

    “此去一别,还望道友多加保重!”

    洪天贵放开了他之前一直拉着道士林妙善的手,行了个拱手礼后,叮嘱道。

    “若有发现,可前往爱斯阿留城,联系李长明同志。”

    “我们的电报机,可比阿美利加合众国首都华盛顿的电报机要先进的多。”

    这个时代东方男性好友之间,别说拉拉小手,就连一起睡觉**而眠的都有。

    因此,林妙善并没有觉得之前和洪天贵拉手有什么不对,虽然可能觉得有些不适应,但表面上却也一脸郑重的说道。

    “我明白了!”

    阿美利加合众国的那张由铁路构成的巨大炼金阵图,在洪天贵当初展现在她面前时,道士也是一脸的震撼。

    那完全是不下于神州浩土上九州结界的庞大超凡阵法,在加上其中的一个重要节点,就是她原本的目的地黑暗魔穴,她自然爽快的决定,帮助洪天贵探察一番其中的真相。

    “洪道友也保重身体。”

    “太平城塞的发展,可完全系于道友一人啊!”

    在这块半个月的交流中,洪天贵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对西方诸国文明更是了解深刻,其提出的“太平主义”理论,更是打破了家天下、封建阶级的宏大论述。

    林妙善虽然对此只是初闻,浅显的看了一两遍,没有深入研究,但其中透露出的社会真理,却也着实的让道士佩服洪天贵的渊博学识,只觉得他若是出现在神州浩土,迟早能够抛起比其父更加巨大的惊天波澜。

    见到面前的洪天贵,同样向自己郑重的点头之后。

    林妙善回首翻身骑上一匹高头大马,在李长明的引领下,向着城外奔驰而去。

    天空中温暖的阳光,折射着两人远去的背影,逐渐的消失在视线之外。

    “林道长。”

    “一路保重啊!”

    而洪天贵在驻足良久,远眺着他们缓缓消失的身影,开口喃喃道。

    君以诚待我,我亦以诚待君。林妙善这段时间和洪天贵之间毫无保留的坦诚交流,让洪天贵也甚是感动。

    探察国土铁路炼金阵图,肯定不是毫无危险的事情,在临行前,洪天贵甚至将自己动用大量人力,吸收了西方猎魔人经典的圣盐左轮枪优点,亲自打造而出的一把线膛燧发短筒,赠予了林妙善。

    半响后,他回过身,命令身后一直跟随他的亲卫道。

    “让电力厂的同志,重新启动灵气逆转吧!”

    “这次交流,收获甚是巨大。”

    “我有一些新的想法,需要试验!”

    道士林妙善,可以说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接触到的第一位真正的东方修士。

    和李固等他此身父亲洪秀全留给他的用以护身,往武道测发展的道兵亲卫们不同,林妙善不管是法术、符箓、阵法都几乎样样精通。

    尤其是现在洪天贵缺少的,在太平玉竹简中,那些修为高深的先辈们,根本就没有耗费精力记载的,练气境就能施展的那些低级法术。

    林妙善更是连着将基础符法、基础道术等给他讲述了十几个之多。

    之前的战斗中,不是使用爱德华留给他的精神力技巧,就是使用近身物理战斗的洪天贵,迫不及待的来到了逆转灵气法阵所在的电力厂所在城区。

    屏退了左右,独自一人的来到专门建立在紧靠着逆转灵气发电厂旁边的,一所空旷的院子里。

    “太平器灵,调出林妙善讲解的符箓纪录。”

    随着眼前器灵投影出来的,林妙善讲解的符箓使用提示,洪天贵闭目凝神了片刻之后,从丹田窍穴中延伸出一道灵力,向他的两指之间涌去。

    练气境虽然只是真正修士的境界中,最为低级的境界,但已经足以脱离符纸的束缚,凌空画出一些低级符箓了。

    待到灵力彻底的抵达洪天贵的两指间,他猛地睁开双眼,双指挥洒,在这空旷的院子内的虚空中,划出了一道笔画简单,但却略显玄奥的“灵火符”。

    虚空中,拇指大小的“灵火符”闪动着莹莹的白色微光,看上去煞是好看。

    但出乎洪天贵预料的是,接下来,什么都没有发生!

    在当初和林妙善交流时,她可是顺势演示了好几次这道符箓的作用,每一次都能顺利的凝聚出一团拳头大小的,足足有500-600度高温,杀伤力甚是可观的火球。

    但现在,别说是高温火球,连低温的火星,都没见一个。

    洪天贵挥了挥衣袖,将在虚空中的凝练符箓的灵力撤回体内。

    这也是西元纪年后,东方修行界在这一千八百多年里,经过无数前辈高人,改良出来的灵力通用掌控技巧,可以极大的增加自身的灵力掌控力度,能够反复的将灵力循环使用。

    不然,我们的道士林妙善,也不敢几乎一天二十四小时的,开启着自身掩盖女性身份的月华幻术。

    洪天贵再次出手,反复的将他从林妙善那里获得的,练气境能够使用的符箓一一在虚空画出,但依然没有一道符箓成功的产生效果。

    多次试验的失败,让洪天贵终于皱起了眉头,在识海中问向太平器灵。

    “器灵,难道是我划的符箓不对?”

    他认为是自己画符箓的手法问题,但太平玉竹简器灵的回应,却否认了他的这个想法。

    “不,尊敬的总会长。”

    “经过我的计算,您划出的灵力符箓和林妙善画出的几乎完全一致。”

    完全一致的符箓,却又丝毫没有符箓释放时的作用,这毫无疑问的带给了洪天贵巨大的困惑。

    接下来十几天中,洪天贵暂时将城塞的政务,下放给太平会执政们,让他们集体决定处理政务。

    而他,则紧接着试验了道士林妙善讲述过的,另外的十数道低阶法术。

    甚至还用整个灵气逆转发电厂近十天内,逆转电能而出的全部灵气,在他那庞大的精神力量下,强行的,超阶的催动起太平玉竹简中,古太平仙道纪录里的一个使用条件最低,使用限制最简单的中阶道术。

    然而,在太平玉竹简器灵确定使用方式无误的情况下。

    这些道术,这些符箓,不管是林妙善交流的,还是太平玉竹简上纪录的,都没有一点点反应。

    再后来,洪天贵甚至隐秘的招来了李固等人,让李固等同样破入练气境的太平会修士,来试验这些符箓法术。

    但然而都和他一样,除了一些纯精神术法和使用灵力增强肉体的道兵锻体法外,其他道术、符箓,在释放正确的情况下,完全都没有任何反应。

    随着时间的流逝,频繁的试验之后一无所获的洪天贵,终于冷静下来。

    “不应该啊!”

    “林道友可是真修,不是那种忽悠人的虚假道士。”

    “而且,就算是林道友在交流中隐藏了什么奥秘,那太平玉竹简中纪录先辈们留下的道术,总不可能是假的吧?”

    “太平玉竹简里面传承,可是爱德华那家伙和主神大光球双重鉴定的,绝对不会有问题!”

    在这方面,洪天贵还是不会去怀疑他本体爱德华和主神大光球的眼光的,毕竟光是爱德华那个家伙,就能被主神评价为半步三阶,是能够单手摧毁中型星辰的伟大存在。

    他们,是绝对不会留给洪天贵什么虚假的知识传承的。

    “如果不是符箓和道法自身的问题。”

    盘膝而坐,思索中的洪天贵侧过身,将目光望向隔壁那还在发出巨大蒸汽轰鸣声,不断的将电力转化成灵气,汇聚在逆转法阵中心一支成年人中指粗细采气玉瓶内的发电厂房。

    “那么,就一定就是太平灵气的问题!”。

    他站起身,目光坚定的向着隔壁走去。

    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这可是太平主义实践论里,一道重要的阐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