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继承两万亿 > 第一千九百三十六章 杯酒之间,人心险恶
    麦佑斯家族在生意东扩之前,那是西非最强的商界家族,麦佑斯本人也与多国政要频繁会过面。他曾在奥加德大酋长的宫殿做过客,见过曾经的阿瓦克瓦拉克拉,也就是陈非酋。

    麦佑斯在“记人”方面,可说天赋异禀。一些重要人物,哪怕仅仅只有一面之缘,他也能做到十年都不会认错。

    所以,陈非酋一露面,他就认出来了。

    面对西非强国奥山的未来至高大酋长,麦佑斯还焉敢自恃身份!

    说到底,他再厉害,也不过是个商人。

    面对麦佑斯的吃惊,陈非酋倒显得平静,笑哈哈道,“麦佑斯先生,我听说您也要来,所以早早过来了,没想到还是迟了些。听说您的家族在东非声名鹊起,真是可喜可贺!”

    “阿瓦克瓦拉克拉先生,过奖了!”麦佑斯数息之际平复心情,对陈非酋展颜一笑。

    陈非酋笑着绕过白小升的座位,在白小升另一侧挨着他坐下来,正好与麦佑斯面对面。

    麦佑斯身边的吉姆也在莱温特的提醒下,知晓了这位“阿瓦克瓦拉克拉先生”的身份,也深感震惊。

    连莱温特也是一样。

    他们都没有想到,白小升这来的第一位客人的身份,竟如此劲爆!

    “阿瓦克瓦拉克拉先生,您好,我是麦佑斯先生之子,我叫吉姆。”

    吉姆忙起身,笑着与陈非酋打招呼。

    陈非酋笑呵呵看着对方,扬手虚按了按,“吉姆先生,幸会,不用起身。咱们今天聚会,不是什么正式场合,都随意点。”

    吉姆这才赔笑坐下。

    随后,吉姆发现身边的洛娜甚至都没有起身,只是微笑遥遥与陈非酋打了声招呼,“陈非酋大哥。”

    洛娜口中的华夏名,听起来怪怪的,似乎是称呼阿瓦克瓦拉克拉。

    关键是那一声“大哥”,真让吉姆吃惊不小。

    这个私生女,竟然敢如此称呼至高大酋长之子,对方似乎还很受用……

    陈非酋对洛娜,显然比对吉姆更热情,“洛娜妹妹,你在这里住的还习惯吗,有什么需要的,你尽管向老白提,千万不要见外。”

    洛娜闻言,暖暖一笑,重重点头。

    这番亲近对话,真让吉姆有几分嫉妒。

    旁边,麦佑斯暗暗吃了一惊,同时心头一热。

    没想到,自己这私生女居然能与奥加德大酋长的继承人如此热络,这绝对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佣人为陈非酋送上酒水。

    陈非酋端起来嗅了嗅,顿时看看白小升,“这好像不是我上次带来的酒吧,那可是我从父亲酒窖里好容易翻出来的珍酿,这贵客盈门,你不拿出来?”

    麦佑斯、吉姆等人忍不住看向白小升。

    白小升耸了耸肩,直言道,“我们喝了,没有了。”

    “没了!”陈非酋顿时失声道,“你知道,我上次都没舍得喝,你背着我给喝光了!”

    眼见陈非酋有点激动,白小升还看看旁人,笑着安慰他,“要不,你回去再翻找看看,没准还能找到呢。”

    陈非酋顿时一副不开心之相。

    “好了,麦佑斯先生在呢,莫要心疼你那酒了,显得小气。”白小升笑道,“大度点,回去再找找。”

    这态度也太随意了……

    陈非酋也只能苦笑。

    麦佑斯闻言一笑道,“阿瓦克瓦拉克拉先生,我也有几个酒庄,珍藏了一些好酒,你若是喜欢,可以选一些给你送来。”

    能与奥加德大酋长未来继承者多亲多近,麦佑斯自然求之不得。

    陈非酋笑了笑,道,“我那酒是欧洲第一酒庄在百年前当贡品送来的,真正的传世佳酿,不好找咯。”

    麦佑斯闻言,笑容微凝,心中吃惊。

    依陈非酋所言,那酒确实无价之宝!就真的,随便被那白小升给喝了?!

    而且看样子,阿瓦克瓦拉克拉也只是略略埋怨,竟然没有发怒!

    这俩人的关系,竟然到了这种地步吗!

    麦佑斯顿时有一丝凛然,他似乎小觑了白小升在奥山的根基。

    麦佑斯身边的吉姆,听得也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国宝级佳酿,就这么让白小升喝了,总觉得太夸张了……

    “其他人还没到吗,时间差不多了吧?”陈非酋抿了一口酒,向麦佑斯侧后的门口看去。

    不过随后,陈非酋便笑了,“哟,来了!还真是不经说啊!”

    听陈非酋这么一说,众人扭头,麦佑斯也下意识回头看过去。

    这一看,麦佑斯愣了。

    连他身边的吉姆,身后的莱温特,俱是一愣。

    这来的客人不是旁人,不正是安洛斯吗!

    此刻,安洛斯笑着走过来。

    出于礼貌,白小升起身相迎,陈非酋也站起身。相应的,麦佑斯也跟着起身,吉姆、洛娜也是。

    眼见安洛斯与白小升、陈非酋热情招呼,麦佑斯眼神微异。

    安洛斯也是被邀请来做客的?

    还是说,他是因为我来这里,所以才来,毕竟我来见洛娜,他算是中间人。麦佑斯心中暗道。

    这么一想,倒也合乎逻辑……

    “麦佑斯先生。”安洛斯笑着跟麦佑斯打起招呼。

    麦佑斯收敛心中疑惑,表面不动声色,笑着跟安洛斯招呼。

    握手的时候,安洛斯趁着白小升等人不注意,还悄悄跟麦佑斯眨了一下眼。

    这个小动作,别有意味!

    麦佑斯顿时心领神会,表面上只与安洛斯做寻常客套,不显两人关系。

    众人打过了招呼,还没有入席,就听到有人扬声道,“我们来迟了。”

    在场众人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仆人又领进来两个人。

    那俩人面带微笑,并排而行。

    看到他们,麦佑斯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眼神中流露出几分不可思议。

    连吉姆、莱温特也是吓了一跳。

    那两人不是寻常人物,一个是布雷迪,一个是霍格森!

    怎么他们也来了!

    还结伴而来!

    “哟,二位是一起过来的?”安洛斯已经笑着,替麦佑斯发出疑问。

    “说来真是巧,我刚到行宫门口就遇到了布雷迪先生,所以就一起进来了。”霍格森含笑解释说。

    在环视众人之际,霍格森特意深深看了眼麦佑斯,眼神之中似乎暗含深意。

    布雷迪脸上始终不见波澜,倒没有什么暗示。

    麦佑斯表面平静,心中却是惊涛跌宕。

    安洛斯、布雷迪、霍格森同时出现在这里,这是一个巧合?

    麦佑斯自然愿意这么想,不过又隐隐觉得不对劲。

    不光他这么想,连莱温特、吉姆都心生狐疑。

    就在这时,麦佑斯三人听到陈非酋笑道,“这回我来,难得请到诸位贵客,又有麦佑斯先生亲临,咱们不醉不归。”

    听陈非酋这么一说,麦佑斯心中一动。

    要是这位未来至高大酋长以白小升之名宴请,安洛斯三人给面子前来,倒说得过去,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麦佑斯心里稍稍安稳一些。

    众人打过招呼,纷纷入席。

    等坐下,麦佑斯又发觉有点不对劲。

    白小升这个主人位除外,自己这边做了三人,分别是自己,儿子吉姆,女儿洛娜,吉姆洛娜之间还空了一个座。

    而对面,依次是陈非酋、安洛斯、布雷迪、霍格森。

    这怎么都觉得,有种莫名的失衡跟不适……

    麦佑斯当即发声让吉姆、洛娜离席。

    “给我个面子,大家一起入席,今天别太拘束。”陈非酋笑着发声。

    他都说话了,麦佑斯也只得再让吉姆就坐。

    至于洛娜,根本就没打算听从。

    “或许是我多想,不过就是一个座次顺序。我这边刚好占了四个位子,那他们也只得去那边。”麦佑斯只能如此安慰自己。

    正想着,白小升已经举起杯子,含笑与众人道,“今天真是个高兴的日子,这么多贵客盈门。我提议,咱们先喝一杯,祝大家身体健康,生意兴隆!”

    陈非酋、安洛斯、布雷迪、霍格森纷纷响应举杯,麦佑斯也跟着举起杯子,参与其中。

    喝过第一杯酒后,白小升扬手让人上菜,与众人边吃边聊。

    陈非酋似乎对麦佑斯家族在东非的事宜极感兴趣,连连发问。

    麦佑斯不得不给这位未来的至高大酋长面子,笑着回应问题。

    白小升、安洛斯等人也会时不时的插话。

    这宴席气氛,倒是一派祥和。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白小升忽然笑道,“各位,今天高兴,咱们敞开欢饮。我见光是麦佑斯先生为我们讲生意上的趣闻趣事,各位也说些最近有意思的事,以祝酒兴,怎么样?”

    麦佑斯正说的口干舌燥,也想着歇歇,顿时笑道,“我觉得白先生这个提议不错。”

    众人也纷纷点头。

    “那从哪位开始呢。”白小升笑着看向安洛斯等人一侧,“我这个主人是不是得最后再说。”

    众人全无异议。

    “我看不如就按着咱们座位次序来说好了。”陈非酋看向霍格森,笑道,“霍格森先生,您先?”

    “我?”

    霍格森指了指自己,眼见众人没有异议,也只能笑着耸了耸肩,“那就我吧。”

    在众人注视下,霍格森笑道,“要搁在以前,我可不够格与诸位同席,还得多谢麦佑斯先生的家族去了东非,把这边许多市场放开,这才让我家族有了机会发展壮大,我其实得感谢麦佑斯先生。”

    这话说的,听着有那么点怪……

    不过麦佑斯当着众人,还是大度一笑。

    “不久之前,有一个我们家族曾经不敢仰视的存在,他们想重回西非,族长还与我联系,对我半是威胁半是利诱。我可真是吓死了,玩笑话。不过,要是几年前,我焉敢不从,但是现在时过境迁,我更与各位同舟共济。那位还想吓唬我,就有点可笑了。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吓唬吓唬给个糖就能就范。你们说,这人不管什么高度,怎么越活越天真了呢……”

    霍格森当玩笑说,在场众人也纷纷忍俊不禁,接连调侃。

    麦佑斯暗暗皱眉。

    霍格森这话什么意思!

    这是不是在暗讽自己!

    霍格森这个混蛋疯了吗,当着这些人胡说八道?

    麦佑斯眼神微厉,转瞬就恢复如常,甚至还拍手鼓了两下掌。

    现在没法印证,又当着这么多人,他权当没听出来罢了。

    “我这边的话,可能最近比较有意思的事是,有人居然觉得我是个可以为了利益出卖同僚的人,还以仇怨挑唆。”布雷迪开口,冷笑摇头,“真是太看不起我了!我呢,虽然很不屑,却还是演了一场,不为别的,能给我的公司带来好处,我又何乐而不为呢。”

    众人顿时笑言布雷迪先生太坏了。

    麦佑斯却忍不住眼眸微缩,微微吃惊看向布雷迪。

    他觉察出了不对!

    如果霍格森言下所指还可能是别人,那布雷迪这含沙射影就太清楚不过了!

    再回到霍格森那边,怕是他也真的是在说自己!

    这两个人,什么意思!

    反悔了?

    不想合作了?

    可也没必要把这事拿到明面上来说吧,他们都疯了吗!

    麦佑斯紧盯着俩人,试图看出他们的真实意思。

    可那俩人根本不看他。

    联想到方才布雷迪与霍格森是一道前来,或许他们早就暗自勾连!

    好你个霍格森!

    好你个布雷迪!

    麦佑斯真是恨得银牙咬碎。

    这俩人拿了好处,居然背后翻脸!

    不对,是当面翻脸!

    还要不要脸!

    布雷迪也就罢了,霍格森可是签了“投名状”的,那他事后怎么向白小升解释!

    就在麦佑斯想这些的时候,安洛斯笑道,“我这边呢,我主动跟一个老朋友谈了合作,真是特别积极那种,顺便出谋划策,说要中止跟奥山合作,反对白小升酋长建立的合作局面!真是抱歉啊,白先生!”

    安洛斯这句话,顿时让餐桌上一静。

    麦佑斯从对布雷迪、霍格森的怒意一下转到了震惊,不可思议的看着安洛斯。

    吉姆、莱温特更是瞬间遭受到了惊吓。

    安洛斯怎么能把他们的计划,在这种场合说出来!

    这不是暴露给对方吗!

    “哪位老朋友啊?”在短暂沉默过后,白小升笑着问道。

    他可能以为这是一个玩笑。

    虽然没人在笑。

    安洛斯含笑看向麦佑斯,麦佑斯被他这一眼瞧的心头一坠。不过安洛斯都敢当众翻牌,他又何惧!

    西非第一第二两大商界巨头联手,便是奥山至高大酋长也得给面子!

    “是我!”

    麦佑斯一口干了杯中酒,把杯子一顿,身子一挺,傲然道。

    摊牌就摊牌!

    一旁的吉姆、莱温特惊吓之际,眼下见麦佑斯这般气势如虹,顿时豪情心生。

    不过一秒之后,就有人抚掌大笑,“这个玩笑开得妙啊。”

    说话之人,正是陈非酋。

    陈非酋边笑边从身旁包里拿出一些文件,笑道,“我这里也有一件趣事,有人转给我两份文件,说是安洛斯先生、霍格森先生提出中止与奥山合作,还有控诉白小升先生呢。”

    说话之际,陈非酋直接把文件甩到麦佑斯身前,笑道,“麦佑斯先生看看,是不是很有趣。”

    眼看那两份文件,麦佑斯先是一愣,随后脑子“嗡”了一声,眼前一片空白。、

    被视如投名状的文件,怎么会在陈非酋手上!

    安洛斯见状,笑着道,“我那事还有另一个版本。对我那位老朋友而言,这次,我可能是个坏人。”

    这句话,让麦佑斯茫然抬头,眼神凌乱。

    难道说,安洛斯一开始就并非与自己合作!

    一切都是假的,一切都是个套!

    怎么可能……

    吉姆与莱温特已经骇然呆滞。

    陈非酋、安洛斯、布雷迪、霍格森,或是含笑,或是微笑,或是冷笑,或是嘲笑,神情各异。

    忽然有人鼓起掌来,吸引了麦佑斯的视线。

    麦佑斯下意识看过去,就瞧见白小升笑着看着自己。

    “现在是不是该轮到我讲了。”白小升含笑道,“麦佑斯先生可愿意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