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名侦探柯南之移动炸弹 > 第六百三十六章养成良好习惯
    夜要是知道对方的内心想法,一定会无声咆哮的吧。毕竟是个人面对这么血腥暴力的场面,都会在第一时间选择战略性后撤的。

    正义也许会迟到,甚至会后撤,但绝不会缺席。地球是圆的,总有一定我们会相遇。无声的咆哮,就是夜内心最好的体现。

    “数美学姐,怎么可能是小夜,他一直都是和我们在一起的。”小兰尴尬的笑了笑,根本就不明白学姐是怎么把两者联想到一起的。

    塚本数美点点头,“嗯,也对,这孩子还没凳子高呢,更不要说搬桌子了。”之前的发言是有些失去理智了。

    听到这话,后退中的夜身体蓦然僵住,随后默默走到一张同款椅子旁边。

    那是一张比夜高了几厘米的椅子,世古国繁正坐到上面,完全没有任何防备的他,被夜一把掀翻到一遍。等他愤怒的爬起来时,夜已经爬上了椅子,垂头丧气的低着头,完全就是一副生无可恋的可怜模样。

    世古国繁:“......”

    这什么情况,想要发火的他感觉对方才是受害者,自己才是那个无耻到对孩子都能下得去手的混蛋。这种状况下,让他想发火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如鲠在喉。

    塚本数美听到动静,回头一看,后面就他们两人,那肯定就是他们两人搞的鬼了:“喂喂,你能不能不要和一个孩子闹。”说了一句后,就不在理会,转而看向身边的柯南:“那么你把我们都叫到这里,现在人都已经齐了,可以说嫌犯是谁了吗。”

    其实塚本数美是最后一个到的,她来了后人也就到齐了,但是看柯南并没有立即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看向三人回家的行李。

    世古国繁和美术学长的书包整齐的放在墙面的美术桌上,塚本数美就随意了许多,包随意的放在桌上,边上就是美术学长的折叠雨伞。桌子和墙的夹角处还有两把雨伞,一把是世古国繁的黑色雨伞,上面还有水渍不停顺着伞面流到地面。另一把粉色的,咳咳,应该说是灰粉色,上面落满了灰尘,真不知道塚本数美是从哪里找到的这把伞。

    小兰顺着柯南的目光,也看到了那把雨伞:“对了学姐,你的雨伞怎么那么多灰尘。”

    好奇的小兰在数美学姐刚来时就想问的,可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这群人把思绪吸引到了别处。现在有机会了,小兰没做多想,就把刚刚的疑问说了出来。

    塚本数美:“哦,昨天看气象报告,说今天有雨,我就随便从家里的仓库里找到了这把伞先用用。”

    园子对他们回家的行李兴趣缺缺,但是嫌犯是谁她还是很想知道的。:“柯南干的不错,果然不愧是我推理女王园子的助手,现在把你知道的嫌犯说出来吧。”

    柯南一头黑线,看着面前得意洋洋的园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侦破案件的是她呢。

    “园子姐姐,你过来下。”柯南小跑到美术教室的门口,非常神秘的对园子挥挥手。

    双手叉腰的园子有些不满,置气的嘟囔两声,还是走了过来。为了知道谁是嫌犯,还是再忍忍吧。

    哪知道过来后,柯南天真的指着楼梯,这个就是那个被诅咒的楼梯,只要大家在这里等着,就一定可以蹲到时不时就出现的博版英章。

    这一刻园子感觉自己就是头蠢驴,竟然会相信一个小鬼头的话,恼羞成怒的她一拳咋在柯南的脑袋上。愤怒中的她没有注意到,做双手护头状的柯南的诡异,手腕上的手表不知在何时弹起一枚镜片。

    柯南没做任何瞄准就把园子麻翻了,打开瞄准的镜片只是习惯了先开瞄准镜后发射。看着踉踉跄跄不断后退的园子,柯南知道,下面就到自己登场了。

    夜还沉浸在悲伤中,曾经有人说,只要四十五度角仰望,悲伤的泪水就不会流出眼眶,夜现在突然想试试。

    那知道刚抬头,就看见一个大屁股踉踉跄跄的往自己脸上坐过来。吓的夜立马窜了起来,一副见了鬼的模样,从椅子上一蹦蹦起两米高,头都戳到天花板了。

    “谁呀!”夜气急,刚酝酿出来的悲伤气氛,完全不见了。

    等到气急败坏的夜下来后才发现是已经昏迷不醒的园子,看到这情况,不用想也知道是柯南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干的,白白浪费了作案工具。

    柯南也没有想到,园子竟然一路到了夜那里,而且还为自己找了个椅子坐下。没办法,这次可以没有带小型的纽扣喇叭,只能一路小跑过去,把自己勉强的藏在椅子后面。随后用园子的声音说道:“那个不好意思小鬼,借你的椅子坐一会。”

    夜撇了撇嘴,现在不太好找这个家伙的麻烦,先等他结束了这里的事情再说,毕竟这是关系到自己的十万元大餐。自己还是稍微走远一点吧,留个空荡的战场给柯南。园子的声音,柯南的口气,说出的话。夜一听就浑身不舒服,能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但是不知道的小兰却异常的激动,“园子,要来了是吗!”

    本来塚本数美三人都准备离开了,虽然被骗心里多少是不舒服,但始作俑者是个孩子。一个小孩子的恶作剧,他们并没有打算要追究,只是想着离开算了。但是现在看小兰的样子,他们觉得事情有变化。

    园子:“这真是一个简单的恶作剧啊,我竟然到现在才想明白,这还多亏了我从家里带的那把伞给我的启发。”

    塚本数美慎重了许多,“这个说你都知道了吗?为什么空地上会有课座椅,周围却没有脚印,而且桌子上还有一张没有被雨淋湿的纸。”

    园子:“其实我们大家都被骗了,嫌犯完全可以在雨最大的时候把桌椅搬到空地上,这样他的脚印也就会被当时的大雨冲刷干净。”

    小兰:“虽然脚印可能被雨水冲刷掉,但是桌子上的纸怎么会是干的呢?”

    园子:“那么小兰,如果是你,不想被雨淋湿会怎么办呢?”

    小兰:“当然是找个地方躲雨或者穿雨衣打雨伞了,难道说!”小兰回过头,看着不远处墙角的那几把雨伞。

    嫌犯当时有用什么东西挡雨的话,没有什么比这里几把伞更好用的了。看清楚这一点其实就已经知道谁是嫌犯了,下面只要知道对方用的方法就好了。

    外面的夜知道里面的事情很快就会结束,于是先到门口找到了自己的书包,非常不幸的,书包已经完全被雨水打湿了。但夜一点都不慌,因为自己从来就没有装书回家的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