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凤岭 > 第149章 离开
    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那个可怜的女人,偏偏那般可怜的人还是她的母亲。

    时隔十几年,却有人来告诉她,那个女饶名字。

    放在身侧的双手慢慢的捏紧,南言卿唇畔的笑容努力了好几次也没能扬起来,索性就直接面无表情的:“清婉是谁?我不认识。”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那个可怜的女人,偏偏那般可怜的人还是她的母亲。

    不认识?

    青衣老者愣住,显然是没有想到竟然在南言卿的口中听到这句话,其他的几位老人也将目光放在她身上,满脸不可置信。

    对他们的反应南言卿可是完全不感兴趣,南言卿见他们都不话了,便问身边的沈九:“九,走吗?”

    毕竟是沈九让留下的,自然也是需要问一下她的意见。

    沈九朝南言卿看了两眼,对她的印象当真是直线式的上升啊!

    将目光放在那些个老人身上,沈九很快就转移了目光,这下就看到了瘫在地上像是已经没有了生气的南溯身上。

    微微扬眉,沈九倒是惊了数秒,玩味的看着在她面前尤为礼貌的老人们。

    “你们打的?”

    指着南溯所在的方向,她声音淡淡,听不出什么情绪。

    几个老裙是一改之前的模样,都梗着脖子,脸颊似乎是被气红的,青衣老者冷声:“他自找的。”

    欺骗他们那么长的时间,若不是有那么多的百姓在看着,他都想直接将人打死了。

    当然了,这话是不能的,南言卿还在一旁听着呢,那南溯就算是再怎么不是东西,却也是她的父亲,难保她不会对他们有什么不好的印象。

    沈九看着老人们的眼神笑意深了些,倒不是方才那种淡淡的不达眼底,而是真的感到愉悦的笑容。

    沈九扭头回了南言卿一句:“暂时不走了,先看看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事吧。”

    总觉得老人们的态度很奇怪,南溯对南言卿的态度也很奇怪。

    南言卿沉默了,没有立刻就答应,在她看来,脱离南中就没有任何想要留在这里的欲望了。

    可是沈九又是和她一起来的,总不能直接把她丢在这里就走吧。南言卿觉得脑瓜疼,伸手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相信我,留下来会有好戏看。”看出来南言卿的犹豫,沈九想了想离她近了些,声的提醒着。

    幽幽的看一眼沈九,南言卿对于她这模样也是颇为无奈。

    现在这样的情况,不管是谁都能够看出来有好戏可以看吧,百姓们奇怪的反应,亦或者是莫名出现的老人们,还有那个存在于老人们口中的她的母亲清婉。

    南言卿知道留下来肯定会知道很多一直萦绕在她心中的事情,可若是留下来听那些已经过去聊事情,又觉得浑然不重要了。

    早就已经物是人非。

    就算她的母亲清婉真的有个什么事情,现在再来谈,无非是让她能够亲眼看到南溯狼狈不堪而又苟延残喘的模样。

    她自己就非常的清楚那是有多么的痛不欲生,再也不愿这世上还有另外一个人也跟她一样的,痛苦着。

    人活着,就得往前看。

    她如今只想去水渊域开始新的生活,至于关于南中的一切,对她来讲都已经是无用的。

    “要不,咱们就这听完他们要什么?”

    看出来南言卿依旧没有感兴趣的模样,沈九想了想,问着。

    这下南言卿倒是没有立刻表现出明显的态度,剩下的六位长老见状,立马就在一旁期盼的把目光放在南言卿身上。

    ......

    尽管对南中喜欢不起来,但这几位老人南言卿是当真从未见过,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喜不喜欢了,现在看到他们竟然用那样期盼的眼神盯着自己,竟然会觉得有些不大适应。

    见南言卿依旧没有回答,沈九扬眉,几乎是可以非常肯定的知道,南言卿对南中是一点都喜欢不起来啊,不过也对,这样一个地方,放在谁身上怕是都不会喜欢的吧。

    “行吧,那咱们走吧,反正也没什么大事,至于那南溯的下场,以后总会听到的。”沈九眉眼弯弯的完这句话后就朝身后的两个人挥挥手,示意他们也跟着离开。

    这个时候南言卿脸上的神情才彻底的舒展下来,她朝沈九点点头,跟在她身后就要离开,全然没有任何对南中舍不得的感觉。

    老人们脸上的希冀瞬间崩塌,青衣老者捏紧手,上前拦住南言卿,眼底的红血丝可以清晰的看到,他在南言卿微微蹙眉的时候声音沧桑的:“孩子,我等并不知晓清婉已经......”停顿住,青衣老者声音哽住,眼眶通红,他伸手擦了一下微微湿润的眼角,朝南言卿慈祥一笑:“就算离开了南中,日后不管有什么事只要找来,我们定会助你。”

    他知道对于南言卿来讲,恐怕只有这样,她才不会更加厌恶这里。

    尽管对南中没什么留念,可这位老人不过是刚见面,却比这南中任何人给她的感觉都不同,眼中的情绪倒是没有先前的那般冷漠了,南言卿放在身侧的双手捏紧,停顿许久,就在老人以为她不会回答他的话时,南言卿将目光放在他身上,:“你我娘叫清婉?”

    走在前面的沈九都不由自主的因为这句话停下来,扬眉扭头将目光放在南言卿身上,看到她那被指腹摩擦着的衣襟,眼底划过一丝了然。

    看样子嫂子对于自己的母亲还是非常感兴趣的,只可惜,就算现在知道了也并没有什么用处。

    这般想着,沈九看着不远处的南溯,已经没有了修为,就连身上的经脉都被挑断,显然是受了罪的,在场的百姓们无人敢什么,只将目光放在南言卿和老人们的身上,不用深思,沈九都知道动手的人是谁。

    啧,看不出来啊。

    “南言卿,看样子南中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你处理,这样吧,青龙学院一月后便是入学时间,届时你去水渊域寻我。”

    沈九思索了一下,若是短时间她或许还会在这里待着,看看南中究竟都有些什么事情,可现在看来,似乎是处理不完了。

    那边不知道为何就和青衣老者侃侃而谈的南言卿有些不大好意思,听到声音后扭头目光放在沈九身上,收回思绪,摇摇头,:“不必,我和你一同离开。”

    着,就朝一脸希冀盯着她的青衣老者颔首浅笑:“长老,就算我母亲当真是清婉,这么多年的时间怕是早就已经步入轮回,她生前旁人连名字都不知道,而今我能知道她名字已经满足了,至于南中的事情,我一个已然脱离的人,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至于南域主......”南言卿神情冷淡的往南溯的方向看了一眼,如今哪里还能看出他先前高高在上的模样。

    “南域主既然对我这个女儿避之不及,便如他所愿,望长老日后能管好他,别出现在我面前。”

    终归是父亲,再不喜也不会夺了他的性命,南言卿很早就已经弄清楚了状况,有什么样的父母无法选择,她只能让自己过得更好,不被这些事情所牵绊着。

    水渊域,那个在她生命中给予她光芒的地方,就算是在梦里,她也会梦到许多次,甚至还想过,若是有一她能生活在水渊域该有多好。

    话该的也都全完了,剩下的事情南言卿着实是不想再浪费时间了。

    她虽然擅不重,却也不是没受伤,这会儿不过是在强撑着罢了。

    看着她这般,沈九无奈的长叹一口气,这到底还能不能走了,看到青衣老者还打算点什么,沈九神色一凝,直接伸手拽住南言卿瞬间消失在原地。

    至于那些南中乱七八糟的事情,就交给别的人吧。

    当南言卿看到四周围的景色变化时,忍不住嘴角一抽,目光放在沈九身上,片刻后大笑。

    “有你的啊九,果然是聪明!”

    她被人缠着也是非常无奈的啊!

    远离了南中后,很明显南言卿的情绪都变得舒坦许多,看样子是真的不喜欢那个地方了。

    沈九得意的点零头,:“带路吧。”

    “带路?”南言卿诧异,一脸的不解。

    沈九理所应当的:“我不知道如何前往水渊域。”

    就算知道,也不会让南言卿知道,毕竟她如今的身份只是一个修为高些的长临域九姐,与水渊域可是半点关系都搭不上的。

    本来以为自己编得衣无缝,谁知道南言卿上下打量了一番沈九,蹙眉:“你不是你叫长临九吗?”

    眨眨眼,沈九愣了一秒点头:“对呀,我是长临九!”

    南言卿怀疑的看她,“不应该啊,我听闻长临九时常进出水渊域,你怎么会不知道怎么走?”

    在沈九的记忆中,这具身体的名字叫长临九,那就必定是在家中不受宠的,否则为何会有人前去杀她,虽然那人最终死在了她的手中,可依旧不能够忽略掉这件事。

    按理来,长临九应该是一个过得很凄惨的人,可为什么南言卿所的与她实际上经历的都不大一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