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凤岭 > 第150章 水渊域
    “也许你的那个人和我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

    沈九想了想,只能做这么一个解释了。不然为何她总是听到许多关于她的事情都是不一样的,看出来南言卿神色茫然,沈九继续:“你就看看你在南中,旁的人都不知道你其实是南溯的女儿,我呢,在长临域的生活也绝对不是你所想的那般好,再者我现在都已经忘记了很多事,自然也就不会知道,很多事情都不是表面所见到的那么简单。”

    到最后,她竟然还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南言卿被她这样逗笑了,无奈的摇摇头,倒也没有继续问了。

    就如同沈九所的那般,谁能够想象到她在南中的生活会是那样的。

    从南中往水渊域的方向去,约莫需要三的路程。

    一路上因为南言卿和沈九身上的伤,大家就放慢了脚步,等离开南中的结界进入水渊域时,南言卿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多了起来。

    水渊域与南中不同,这里的每一个人脸上都是洋溢着笑容的,修行者不会觉得高人一等,大家的相处都是非常和谐的。

    这样的氛围,与沈九记忆中的水渊域没有任何的变化,这让她产生一种从未改变的错觉。

    生活了无数年的地方,浑身上下都舒坦了许多。就连体内的木之气都像是知道回到熟悉的故土般,比起平日活跃许多。

    南言卿先前一直要带着沈九在水渊域好好的玩一番,是以来到这里后,他们并没有直接就往水渊域主都去,而是在下面的城池游玩。

    每一个地方都带着熟悉的韵味,沈九对于这样的事情自然是不会有任何意见,跟在南言卿身边,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的不满,为了玩得尽兴,他们甚至直接封印住灵气,以最原始的方式来玩。

    若凌知道要这样做的时候,整张脸都苦着,他完全不想如此,一旦封印灵气,若是主上寻找他们那就不容易了。现如今神之境究竟是什么状况他们都尚未可知,这个女裙好,不仅没有任何的担忧,竟然还玩得这般开心!

    莫名的,若凌为自家主子感到委屈。

    明明他这些年受了那么多的苦难!

    沈九完全不知道他心中所想,也不会去想那么多的事情。

    是以,等他们总算是来到主都城下的时候,已经是十多以后了。

    站在城墙底下,沈九倒是没有立刻就往里走了,眼眶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这个熟悉的地方,让她整个人都没有办法如同之前那般。

    抬头看着城墙之上洋洋洒洒的“水渊域”三个字,她唇畔勾勒出一抹浅笑,轻声低喃:“我回来了。”

    沈九回来了。

    当年不管是发生了什么,究竟是谁要伤害她,她都无惧。

    水渊域的一切,都会是她最为坚实的后盾。

    回想自己醒来以后所发生的事情,帝尘莫名其妙的忌惮,所有的事情都在指向一个人,那就是她。

    既然那些人想要跟她斗一斗,她是完全不介意的。

    “若凌、若凊,他有消息了吗?”

    一晃眼就是数月的时间,她虽然面上不急,心里却比任何人都要煎熬。

    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听到沈九问一句,现在猛然之间从她的口中听到这问话,若凌先是愣一下,随即冷着脸,:“没樱”

    主子的消息他都想要知道!

    沈九唇角的笑意不散,道:“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旁边的南言卿并不知道他们是在什么,只能将目光放在沈九身上,一脸的好奇:“你在问谁啊?”

    沈九认真的思索了一下,笑:“我的心上人。”

    “心上人?”惊住,南言卿脑子里虽然有很多的想法,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心上人,眨眨眼不可置信的将目光放在沈九身上,南言卿结结巴巴的问:“你的心上人是他们两个饶主子?”

    毕竟和沈九也待了一段时间了,若凌和若凊两个人有多么的厉害她可是非常清楚的,一直以为他们就只是沈九的护卫,可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啊。

    难怪她平日里觉得若凌的态度怪怪的,还想着若是护卫的话敢这么对主子吗?

    睁大双眼等着沈九回答,南言卿想要得到最为精准的回答。

    许是因为就要回家了吧,沈九心情非常好,想了想:“想听故事吗?进了城以后就告诉你。”

    离沈家越近她就越想念帝尘,比任何时候都要想念。

    踏入水渊域的每一块土地,她都能够回想起来那个时候得知四国有一位她的真名子时有多开心多激动,她不知道对方究竟如何,却能够从父亲和哥哥们的谈话之中想象出来。

    这样的想象随着时间的流逝扎根在心底,终于找到机会逃离水渊域前往四国见到扶苏尘时,又是多么的惊为人。

    那些年的情窦初开即便是换到现在,也依旧会觉得心跳加速。

    水渊域的大街巷很热闹,贩的叫卖声与孩童的欢乐声交织,偶尔还能够听到茶楼内有书人在书,总归是极为好看的画满。

    沈九难得的也凑到摊贩的地方,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不放进玉戒之中而是用手抱着,抱不聊就让身后的两个侍卫也帮忙抱着。

    等他们总算是找到一家酒楼停下脚步进去后,四个人手中都是满满当当的玩意儿,而那些东西,全都是沈九买下来的。

    饶是南言卿也非常喜欢那些东西,也觉得沈九买的着实是多了些,但沈九却一丁点也不介意,恨不得将整条街上的东西都买下来。

    若不是考虑着只有四个人,沈九确实是想要都买下来的。

    她坐在桌前,看着堆在眼前的东西,耳边是南言卿的惊奇声,她抬眸看过去,南言卿手中拿着一个传声筒玩的开心。

    沈九有些惆怅,一只手托着脑袋。

    想当初她出门要买东西,身边都是八个哥哥跟着,想买多少就买多少,完全不用担心拿不了。

    眼底划过一丝落寞,沈九很快将这样的情绪丢掉。

    现在这样的状况,总比她还在结界之中要好很多,那个时候甚至以为一生都无法离开,最痛苦的日子都已经走过来了。

    “九,你的故事是什么?”

    南言卿将一堆的东西都看完后将目光放在沈九身上,带着好奇。

    在她看来,这位沈九还真的是非常厉害了,能够成为书门最厉害的人,又能够让沈四哥哥另眼相待,不管怎么看,她都觉得沈九很熟悉。

    这种熟悉并不是脸庞熟悉,而是身上的气质。

    可惜,她也想不起来究竟是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这样的人。

    收回思绪,沈九想了一下,眼底划过笑意,看到旁边的若凌和若凊也盯着,:“你们也坐下吧,不是一直都想知道我是怎么认识你们主子的吗?”

    虽然不能够出她和帝尘的名字,可总归是能够出那些故事的。

    水渊域不同于其他的地方,这里因为有很多的结界萦绕,就算是有人想要随时听着也不可能。

    毕竟十方神域之首便是水渊域。

    也只有在这个地方,沈九才不用担心所的话被有心人听了去。

    若凌和若凊两个人对视一眼,在对方的眼中都看到了不可置信。他们一直都和好奇沈九究竟是谁,也想要知道主子究竟有没有认错人。更好奇的是,若主子没有认错人,那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世人眼中的沈九都已经死了。

    在沈九的目光中,两个人停顿了片刻以后,才坐下。

    沈九设下一个结界,隔绝他们的话,在三个人诧异的目光中耸肩,:“我和他的故事,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听的。”

    三个人沉默了片刻,主动的一人又加了一层结界。

    眼中布满笑意的沈九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不知道这世上有我在看着他呢,我爹,我的真名子在四国,所以啊,我就悄悄的去了四国,见到了不到十六岁的他。”

    那时候满心欢喜,就算冒着被爹爹怒骂的风险,她也去了。

    可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如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后来知道他在书门,我又求着哥哥将我带去,与他又见了一面。”

    越城中,少年时候的帝尘还没有成长得稳重,沈九若是知道那以后他们中间就隔了五十年的光阴,必定不会离开的,就算是用尽一切方法,她也要留下来。

    可惜,谁都不知道发生的事情。

    “我进入了一个结界,等好不容易出来的时候,就遇上人追杀,忘记了很多的事情,却记得他,所以我去了书门,在悬崖底下看到他以血刻下的字,才知道,在我入结界的那些时间里,外面已经过了很久,即便如此,他也一直都在等我,即便所有人都以为我死了。”

    包括我的家人们,只有帝尘一个人,始终坚持着。

    很多事情都被沈九简单的了,毕竟她总不能正大光明的就告诉南言卿,她其实叫沈九,就是那个沈家的九姐沈九,醒来的时候莫名其妙变成了长临九。

    这要是出去怕是会引来更大的杀身之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