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迷踪谍影 > 第七百九十九章 简单复杂
    “那个流川枫很有可能是假的。”

    “不会吧?”

    “小林少尉,真是有趣啊。一个你在南京认识的朋友,失踪了,被支那人抓住了,成了一个支那士兵,接着又忽然出现在武汉。而且你注意到没有,之前看守我们的士兵居然全部都换了,为什么?你不觉得奇怪吗?这个叫流川枫的人,又忽然出现在了新面孔里。还有,支那人怎么会延迟审讯,给你了你和他单独谈话的机会?”

    “啊,您要是这么说,真的有些古怪了。那么我立刻停止和他的接触。”

    “不,我觉得这倒是我们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支那人想要从我们身上获得情报,这个自称是流川枫的人,又主动提出了营救我们的想法。他们在设一个圈套,要利用流川枫获得我们的信任,所以,我们可以将计就计。”

    “请吩咐。”

    “首先要让流川枫相信,我们已经信任他了,然后再制造一个看起来很完美的营救计划。啊,我记得平和街那里有个联络点可以动用,他们不认识我,但我知道联系办法。流川枫一定会把情报送到那里,然后他一定会神奇的弄到一辆卡车,神奇的把我们营救出去的。但他越这么做,越证明他是支那人的特工。”

    一个普通士兵,是没有办法做到这些事情的……

    ……

    所以,孟绍原死的一点都不冤。

    他的计划一早就被高岸识破了。

    三颗子弹打在了他的身上。

    孟绍原捂着胸口,怔怔的看着高岸:

    “你!”

    对于对方生命力的顽强,高岸也还是有些佩服的:“支那特工的那点把戏,对我没有任何用处!”

    “我……”孟绍原喘息着:“我只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的子弹……打在我的身上……我为什么没流血?”

    高岸一怔?

    是啊,为什么没流血?

    他又对着孟绍原连开几枪。

    可是,手里同样有枪的小林少尉没有开枪,相反他还有些迟疑。

    “真是一个笨蛋啊!”

    孟绍原忽然松开了捂着胸口的手:“你瞧,空包弹的戏法总是能够骗过很多人的!”

    “八嘎!”

    高岸刚刚骂出,那个中年人的手里猛的多了一把枪,对准了高岸。

    接着灯火通明,从其它的房间里冲出了十几个荷枪实弹的士兵!

    “别动,真的不要乱动。”孟绍原慢吞吞地说道:“介绍一下,这位利宝商社的老板,其实是武汉警备司令部稽查处处长万国才!”

    ……

    “郭司令,万处长,高岸绝对不会相信我的。”孟绍原笑着说道:“本来忽然调动原先的看守人员,就已经引起了他的警觉,然后我又在这里遇到了小林少尉,我一个小小的士兵,之前扮演的还是一个懦弱的日本年轻人,怎么忽然有勇气救人了?高岸不是傻子。

    我有什么本事救人?能救出他们来才真的是见鬼了。如果高岸是个老资格的特务,那么我们故意安排我和小林少尉单独见面,有充分的谈话时机,同样会引起他的怀疑。一切都太巧合了,对于特工来说,那么多的巧合加在一起就是一个骗局!”

    万国才不是特别明白:“既然这样的话,那你还要煞费苦心的和他演戏?”

    “不演戏,怎么调得出这条老甲鱼?”孟绍原笑容更加灿烂:“我说了,演戏,有复杂的演戏,有简单的演戏。越是复杂的,越是容易让人相信,记得吗?”

    郭忏和万国才当然这些话。

    “高岸设计了一个看起来复杂,但却非常简单的计划。而我,则看起来简单,实际上有些复杂,因为这需要你们的全力协助。高岸用看着复杂的计划引我上钩,可我用看着简单的计划反过来引他上钩,我的简单计划,比他的复杂计划要复杂的许多!”

    郭忏和万国才面面相觑。

    这位孟科长以前是在北京天桥卖艺说相声的吗?

    ……

    “现在,你输的冤不冤?”孟绍原掏出烟盒点上了一根烟:“怡和街,利宝商社,那是你的紧急联络点是吗?万处长,可以去抓人了。顺着这条线,可以牵出一长串的大鱼小鱼出来。”

    “交给我吧,你们两个,立刻带人实行抓捕!”

    “是!”

    高岸死死的盯着孟绍原:“这里不是怡和街利宝商行?”

    “不是,不是。”这次是万国才说的:“‘流川枫’让我们找个地方,搭建一个……舞台,老实说,我们费了不少力气,还临时征用了几间民房。”

    “你要商社也好,要二层小楼也好,不管你去哪里我都能带你去。”孟绍原点上烟吸了一口:“你们的飞机轰炸帮了我们不少的忙,夜晚,轰炸,你们又在车厢里,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小林少尉呢,第一次来武汉吧?根本认不出路,所以我带着你们瞎兜圈子,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把你们带到这里来了。”

    你们分得清屁的这是哪里?

    尤其是在下车时候的那两声刻意安排出来的爆炸,更加让你们慌不择路。

    “你怎么知道我不认识?”高岸追问着。

    “动动脑子吧,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你没有。”孟绍原讥讽了一声:“你是跟随本间雅晴一起加入军队的,被抓又特别的突然,我怀疑你没有来过武汉。在你传递出去的那份情报上,你写着大致轰炸方位询问来人,我基本能够确定你不认得路。上卡车的时候,小林少尉让我负责开车,我就完全可以确定了。”

    所以我想带你们去哪里就去哪里。

    “上卡车的时候,我特意重复了一遍地址,为的就是让躲着的同伴听到,好给万处长准备的时间。”孟绍原说到这里叹了口气:“可惜,我还是高估了你们,根本不用那么麻烦。还是不明白吗?真是让人头疼啊,非得我给你们仔细解释吗?

    你们一下卡车,根本没有观察周围的情况,就慌不择路的敲门,这已经不是一个优秀特工应该有的行为了。万处长一开门,张口就问‘高岸阁下’,这有两层意思,第一是人的本能生理反应,有人叫你的名字和你打招呼,你会下意识的承认,尤其是在那么紧张的局面下,你的大脑除非经过特别训练,否则很难抗拒。

    不出意外的是,你果然这么做了。第二点的用意,我考虑到这样的紧急联络点,你们一定会有接头暗号,问题是我们不知道你们的接头暗号是什么,所以必须要采取这样的办法,让你没有办法核对暗号,整个过程,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轻松。”

    之后,进入所谓的商行,万国才给他们抢同样是为了瓦解他们的警惕。

    “你个老东西!”孟绍原忽然骂了出来:“我本来还想继续演戏,从你嘴里套出更多的情报,没想到你居然迫不及待的开枪了!”

    这也是整出戏里唯一不完美的地方。

    “你是谁!”这是高岸唯一想问的问题了。

    “我的名字,你怎么配问?”孟绍原扔去了烟蒂:“你不行,真的不行。我从你的眼里看到了惊慌失措,沮丧,这说明你的心理素质其实也不过关。万处长,之前我们的担忧都是多余的,把他带回去,严加审问,他会说的,而且很快就会说的。”

    即便不说,从利宝商社这条线就可以开始一点点的盘查下去了。

    高岸和他的几个部下都被带走了,孟绍原甚至都懒得问他的全名。但至少有一点,武汉城里的许多日特机关,会很快遭到致命打击。

    这也是孟绍原在离开前能够帮武汉做的事了。

    奇怪的是,他单独留下了小林少尉。

    孟绍原只问了一个问题:“当时,你为什么不朝我开枪?”

    小林少尉看起来整个人都要崩溃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应该开枪的,我应该开枪的……”

    “你是应该开枪,只是在你准备开枪的时候,有些迷茫,在那想我到底是中国特工,还是你认识的那个流川枫?你犹豫了。”

    这个人是魔鬼吗?他为什么好像能够看穿人的内心?

    “你的心里还有一点点的人性,也许不多,但至少还是有。”孟绍原淡淡地说道:“你不是间谍,你是士兵,我们和日本不一样,我们会遵守战俘条例,把你关到战俘营的。其实,我完全可以把你当成间谍处死,但你知道,除了你还有一点人性外我为什么不这么做吗?”

    小林少尉不知道。

    他和高岸在一起,“流川枫”真的可以把自己给处死。

    “一饭之恩,一衣之恩,我们中国人都会报的。”孟绍原轻轻叹息一声:“在南京的时候,你借给了我一套衣服,你还帮我撤离了南京。所以,这次我饶你一命。我知道,武汉有个反战同盟,我希望下次见到你的时候,你会出现在那里。”

    小林少尉没有说话,一句话也没有说。

    孟绍原没有看错,小林少尉的确还有一些人性,他并不是那种穷凶极恶无可救药的暴徒。

    1940年3月,小林觉,前日本陆军少尉,加入反战同盟,战后回国,他出版了一本书:《我在中国的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