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宿主 > 第三百一二节 交货
    从人群里抓住一个瘦弱的女人,像对待牲口那样抓住肩膀,用力按在甲板上,抬脚将其踩住,挥舞长刀,剁掉她的一条胳膊。

    赤鼻用巨大的左手按住正剧烈颤抖,浑身抽搐的女人头顶,强迫着她的下巴顶住甲板,上下颌无法张开,只能从鼻孔发出痛苦到极点的“呜呜”声。

    “你们听不懂我的话是吗?还是觉得我这个人很面善,只要随便嚷嚷几句就能把你们放了?”赤鼻扬起血淋淋的刀,恶狠狠地冲着所有白人奴隶发出狂吼:“认清现实,摆正你们的态度,别以为我不敢把你们怎么样。顺便说一句,老子从今天下午就没吃过东西,在海上这么多天,吃鱼已经吃腻了,我很想换换口味。”

    很少有人能在死亡威胁面前继续保持勇气和胆量,被贩卖的奴隶们立刻噤若寒蝉,纷纷闭上嘴巴保持沉默。

    赤鼻反手将佩刀斜插在肩上,他腾出手,从后腰上拉下一块拴在那里的布条……这东西其实是一双袜子,赤鼻单手扣住女人后颈,把其中一条袜子横着塞进女人嘴里,然后拉直,紧紧捆住她的脸,在其脑后打了个绳结,用力栓紧。

    做完这件事,他把受伤虚弱的女人从甲板上拉起,给她的断臂涂抹止血药粉。

    按照雷牛之王的命令,必须把所有奴隶带回去。当然,出于各方面考虑,允许在运输与交接的过程中出现一定比例的死亡,但必须尽可能减少损耗。

    奴隶们从多赛特郡上船的时候就服用过药物,虚弱无力的他们没必要用绳索进行捆绑。在全副武装的野蛮人虎视眈眈押解下,毫无反抗能力的他们只能颤巍巍越过船桥,离开“黑曜石二号”,走上“大毒蛇号”的甲板。

    很快,“黑曜石二号”的甲板上已经腾空。

    赤鼻走到斯图尔特面前,发出粗豪的笑声:“你做的很不错。”

    斯图尔特同样笑了:“这是应该的,我愿意为殿下效力。”

    这是标准的孢子移植体回答。

    说着,斯图尔特转过身,迅速扫了一遍站在后面的五名水手,笑容比刚才越发甜腻:“都过来,领取你们的赏金。”

    这话让人充满了希望。

    关于大陆北方,流传着各种传说。最多的就是黄金和钻石,据说那里遍地都是金矿和银矿,随便走几步路就能捡到自然产生的金块。为此,教皇和国王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动战争,可惜一直无法越过锁龙关。

    尽管对这些巨人抱有恐惧,但之前的经历却使水手们打消了心中大部分怀疑————北方巨人并非不可接触,他们会说我们的语言,这就意味着双方有了交流,甚至合作的基础。

    赤鼻狞笑着,拔出匕首,狠狠捅进走到面前水手的肚子,用力搅了几下。他左手按住对方肩膀,看着那人双眼圆睁,脸上全是难以置信的痛苦表情,乐呵呵地笑了。

    “抱歉,你不是我们的人。”

    这句话附带的含义实在太丰富了,可惜只有很少的人才能明白。

    刀砍斧劈,伴随着声嘶力竭的惨叫。蛮族的杀戮方式简单直接,赤鼻抓住奄奄一息的濒死水手大步走近船舷,反手抽出佩刀,狠狠砍下他的头颅。

    这不是残忍,而是确保目标必须死亡的杀戮方法。五名水手全部灭口,尸体扔到海里喂鲨鱼。

    看着残留在甲板上的大片血迹,斯图尔特弯腰捡起一只被杀水手留在那的鞋,扔进海里,轻轻地说:“抱歉,你们注定了无法拿到酬金。”

    赤鼻将拇指和食指塞进嘴里,捏圆,吹了个响亮的唿哨,只见六个身穿撒克逊王国特有水手服的青壮男子出现在“大毒蛇号”甲板上。他们顺序走过船桥,越过“黑曜石二号”的船舷,来到斯图尔特面前列队站定。

    “他们是殿下指派的人,现在归你和伊丽莎白安排。”赤鼻用肥厚的舌头舔着嘴角,阴沉沉地对斯图尔特笑道:“他们经过挑选,忠诚方面没有问题,可以放心使用。”

    锁龙关一战,天浩带回了包括佩里亚斯在内的数百名俘虏。长期监禁加上适当的接触,其中一部分人的意识转化非常明显。天浩选择了其中表现最好的八个人实施手术,两人对孢子产生意识抗拒导致寄生失败而死亡,其余的六个人成功存活。

    斯图尔特满脸明悟,微微点头:“他们和我一样?”

    孢子移植体虽然没有手术的记忆,脑垂体却会在同类相遇的时候分泌特殊激素,产生神秘的脑波碰撞,知晓彼此的身份。

    “没错!”赤鼻活动了一下肩膀:“殿下就是这样安排的,下次交货的时间不变,如果一切顺利,我会给你带来更多的可用人手。”

    停顿片刻,彪悍的豕人水手认真地说:“这是殿下的原话。”

    斯图尔特笑了:“我还担心一个人很难把这艘船开回去,现在看来事情会变得很简单,而且有人帮着我清洗甲板。”

    白人奴隶是最重要的货物,但“黑曜石二号”的船舱并未因此清空。

    蛮族士兵们从货舱里搬出一袋袋装好的马铃薯,以及不同品种的植物种子,扛过船桥,装进“大毒蛇号”的船舱。

    卷心菜、西红柿、甘薯、小麦、大麦、白菜、豌豆、萝卜、花生……

    所有这些都是天浩指定的货物。

    大陆南北的物种差异非常明显,辐射导致的基因变异在植物身上得到了延续。同样是白菜,北方品种个头更大,但纤维很粗,口感远不如南方品种那么脆嫩,甚至在菜帮位置有一层厚厚的外皮。

    农作物品种改良需要漫长的时间,天浩认为必须尽快开始这项工作。虽然野蛮人在食物口感方面几乎没有要求,但美食对日常生活的影响非常大,如果运用的好,关键时候足以抵得上一支军队。

    另一个船舱里塞满了果树种苗,它们生长期很长,是否能适应大陆北方的环境,还需要时间。

    除此之外,“黑曜石二号”还装载了几十头猪和羊。这些动物的体量远不如獠齿猪和盘角羊,看上去很温顺,没有攻击性獠牙,也没有令人望而生畏的坚硬盘角。

    蛮族士兵从“大毒蛇号”上搬出一个沉甸甸的兽皮口袋,放在斯图尔特面前。

    “这是什么?”斯图尔特好奇地问。他发现这个兽皮袋很精致,整体呈灰白色,表面光滑,只有经过多次鞣制的兽皮才会如此柔软。

    “这是殿下让我交给伊丽莎白的货物,非常重要。”赤鼻神情凝重,他怀里拿出一份卷起来的文件,外层用防水的兽皮包裹,系绳封口表面有火漆印,图章表明这是雷牛之王亲手加盖。

    “这是说明书。袋子里的东西很重要,值很多钱。”赤鼻郑重其事的把文件递给斯图尔特,再三叮嘱:“千万不要让别人转手,你一定要亲自交给伊丽莎白。还有,路上不要打开这个袋子,也绝对不要触碰里面的东西。你、伊丽莎白、所有我们的人……记住,这是殿下的命令。”

    他凝重的神情让斯图尔特感到惊讶,此前在磐石城渔村的时候,斯图尔特与赤鼻相处得很融洽,他知道这个豕人的脾气,粗豪直爽,从未见过赤鼻如此谨慎小心。

    用力握紧了手中的文件,斯图尔特犹豫片刻,问:“这东西总有个名字吧?”

    他有些好奇。

    “忘忧粉。”赤鼻低声道:“很快你就会明白,它是神灵和魔鬼共同创造的产物。”

    该做的事情已经结束,“货物”也进行了安全转移。赤鼻玩味地看了一眼斯图尔特,转身走过船桥,其他蛮族水手依序返回“大毒蛇号”,固定两船的铁钩很快松开。

    夜幕下,看着消失在茫茫海面上的“黑曜石二号”,赤鼻无声地笑了。

    过了半分钟,他叫过一名卫兵,低声吩咐:“看好船舱里那些白人,给他们弄点儿吃的。”

    卫兵心领神会点点头:“好的,要让他们活着跟我们一起回到磐石城。”

    “这是殿下的命令。”赤鼻加重了语气。

    卫兵脸上浮现出尊敬的神情,他的眼眸深处同时闪过一丝不解:“队长,我不明白,刚才那艘船上的白人……他们真会老老实实听话?”

    赤鼻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解释:“他们是我们的人。”

    卫兵很疑惑:“他们……你确定不会背叛?”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赤鼻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去做你该做的事。还有,管住你的嘴,别乱说话。如果让我知道消息从你这里泄露出去,你应该知道那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

    鹿族领地,雄鹿城。

    新王登基仪式远不如鹿庆西想象中那么隆重。国师巫角对此解释:先王新丧,四名王子和多位族长皆亡,整个族群局势不稳,准备传统仪式需时太久,与其在无用的礼节方面空耗时间,不如趁早即位。

    平心而论,解除软禁的时候,鹿庆西很想拔出刀子砍掉巫角的人头。他从来就不是什么大度的人,也丝毫没有以德报怨的想法。如果不是因为计划安排,他早就离开雄鹿城,不受这个气。

    其实也就是心里随便一晃而过的念头,真正做起来几乎没这可能。巫角顾全大局,现在全力推着鹿庆西上位,看在这老货是国师的份上,鹿庆西把心中的怒火狠狠压下去,就算不高兴也要挤出一副笑脸,先把王位坐稳再说。

    大朝会的人很多。按照惯例,新王即位,所有城主以上的贵族都要参加仪式,共同见证登基。尽管信使传递消息花了很多时间,可是在尊重传统的大国师巫角看来,一切都很值得。

    鹿庆西的表现的确像一位王者。他没有让各部落上贡,而是要求炎鹿、白鹿、玄鹿和青鹿部落各自拿出五万人,并入雄鹿一族。

    这一手非常漂亮,就连大国师巫角也暗自叫好。他一直认为族群强大的基础在于雄鹿部,也就是整个鹿族的主群体。各分族实力过于强大对整体族群没有好处,只会削弱雄鹿城对周边区域的控制。

    这其实是鹿丰国以前最想做,却无法做到的事情。他曾经很多次与巫角商量着要削弱其它分族实力,形成雄鹿部为尊,对整个族群拥有绝对掌控态势的局面。

    鹿庆西的确赶上了好时候,四大分部族长死于狼群围攻,所有证据都表明这不是一场阴谋。除了国师巫角,所有雄鹿部的贵族都支持这项决定,在各分部继承人短时间内无法掌控族群的情况下,他们只能服从来自雄鹿城的命令。

    群臣觐见仪式结束,鹿庆西在偏殿单独召见了巫角。

    “我打算把牡鹿部与雄鹿部合并,成为一体。”鹿庆西神情严肃。

    巫角轻抚着下巴上长长的白色胡须,微微点头:“这想法不错。”

    这不是反话,身为国师,巫角对此很赞成。牡鹿与雄鹿两部合二为一,强大的实力一跃超过其它分部成为整个鹿族翘楚。无论对周边区域的控制还是内部生产综合发展,都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

    平心而论,巫角对鹿庆西意外上位成为鹿王这件事,心里多少有些芥蒂。他认为优秀王者必须从小开始训练,就像自己长期培养的四位王子,无论其中任何一个即位为王,都能带领鹿族走向更加强盛的未来。

    王死,王子继任。

    没有王子,新王从各分部族长中间产生。

    没有族长,新王人员继续往下,从分部族长已经成年的后裔当中进行选拔。

    古老的习俗必须遵守,然而这样却产生了太多不稳定因素。过分偏袒原有分部,利益分配不均,对其它族群漠视甚至打压……所有这些都是非正常继承王位带来的不良后果。

    原先族群意味着新王的权力来源。

    可如今,鹿庆西主动提出让牡鹿部与雄鹿部合并……巫角很惊讶,他觉得自己之前看走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