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倚楼听雨醉江山 > 第一章:血月回光
    初晨,河头镇浮动飘忽的浓雾渐渐消散

    码头的上的船只还在水中摇曳,四周一片静谧与祥和。突然,从间旧舱室里钻出两个人影,手里各提着一捆干草,隐遁于雾色中......

    “滋、滋、滋”,一黑衣男子不断划动手里的火石,四溅的火星来势凶猛,却也抵挡不了这深入骨髓的寒风。

    “大郎,还没点着吗?”另一位麻衣男子往木架上铺好干草,怔怔的说。

    “快好了,就快了!”

    “滋”,干草弱弱的燃了起来,微弱的光芒将整间破庙照亮,黑衣男子回头望去,身后却是跪坐着十来个目光呆滞的男子。

    那其中不乏有耄老之年的黑瘦老人,甚至有刚刚开智的懵懂孩童。

    窗外,寒鸦阵阵啼叫,幽怨的呼啸声回荡在山间,枯焦的枝干“咔”的坠落到泥地上。空中血月分外妖艳,似人的鲜血喋喋欲坠。

    老汉收回目光,用浸满汗水的大袖扶了扶额头目光呆滞的看了看黑衣男子。

    “咱,会遭天遣吗?”这句话几乎是用颤抖的语言说出来的,何止是这老人家,就连这黑衣男子也在心绞发麻。

    他娘的!这样的事也能遇到。

    原来他们前不久进城买卖遇到一老道士,那老道士见他们穷困潦倒,衣不蔽体,便向他们提了道买卖。

    买卖是,花12贯钱买一个机遇。什么机遇,用21世纪的话讲就是屌丝逆袭,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事业的巅峰的机会。

    这样的话能信吗?他们信了!

    拿着老道士给的黄条来到庐山上请神仙,地上画个圈,撒点童子尿,对着香烛咒念:皇帝九转,真仙转世,蔽我一世富贵。

    呵,奇葩吗?更奇葩的是天空居然下起了一场流星雨,还掉下了一位“神仙”!只不过是全身赤裸,头插进地里的方式出现的小孩。

    众人开始是欣喜,后来等了几天也不见人醒,开始时还有些脉搏,到后来身子骨都冰凉了。凑凑各自的铜钱,到乡里请来了位医生,医生一进门就闻到一股腐臭味,丢下一句:“回天乏术”就离开了。

    可不是嘛,即便是正常人,6天不吃不喝,搁谁也扛不住。

    老者眼前的板车上躺着的正是那位从天上掉下来的仙人。眼下正准备火化,老人家的心也提着紧。

    “仙人勿怪,老小儿...老小...儿...”话还未说完便瘫倒在地上。这倒是吓着了墙边的孩童,这个年纪,正是怕鬼的时候。

    见老者迟迟没有点燃干草,黑衣男子一咬牙,从老者手中抢来了火种,往板车上一丢。

    “仙人勿怪,得罪了!”

    火星四蹿,接着一片星红,整个庙宇里只剩下浓烟与火光。

    “咳咳,什么味啊?”板车上的男孩被一股浓烟呛醒。一脸埋汰的环顾了四周。

    噫?味咋这么呛?

    曹!着火了!

    呼泠泠的打了个冷颤,犹如打了肾上腺素般突的窜起。一个健步,把身旁的水桶提起,一股脑往身后浇去。

    “快救火!”

    众人呆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突然间一阵清醒。

    嘿,仙人醒了?诶呀,仙人醒了,太好了啊!

    众人一脸愉悦,你拍拍我,我掐掐你。好生得意,那神情,就跟中了500万大奖一样。

    “终于灭了!”沈幼轩一脸轻松的坐在石板上,丢掉手中的木桶,看着自己救援的火灾现场,心中不由得几分得意。

    幽的,一道寒风吹过。沈幼轩搂了搂自己,不禁望了一眼水坑。

    “这!”

    不会吧,这白嫩的皮肤,精致的五官,纤细的四肢。还有这体格,分明不就是自己十三四岁的样子吗。

    自己不就是和女朋友庆祝高考结束,一起在佘山上看场流星雨吗。

    流...星雨!沈幼轩清晰的记得,当时有块陨石向他们砸来。好像还有双脚丫子踹了自己一脚,是个孩子的脚丫子好像。

    沈幼轩思索着,突然间意识到:

    我女朋友呢?!!!

    沈幼轩马上窜起,在破庙里四处寻觅,观音雕像后,水缸后,门后......几乎能藏人的地方他都找了一遍,然后一无所获的失落的坐在石板上。

    “仙人可是在找这个?”见沈幼轩四处寻觅,那麻衣男子递上来半块玉佩,上面有个皇冠刻印,英文刻字:Ganoadum。中文刻字:灵芝。

    虽然不理解那英文的内涵,但这至少给沈幼轩打了一剂强心剂。自己的穿越多半与这半块玉有关。

    细细打量了一会儿,沈幼轩向众人询问道:今年几何,此为何处?

    “回仙人,今时熙宁五年,刚开春,此地为庐山莲花坞,咱现在是在莲花驿站旁的菩萨庙中。”

    熙宁五年,沈幼轩好像知道这个时间点。好像是.......

    没错!是熙宁五年,是周敦颐仙去之年,此地,正是周敦颐故居!他丝毫没有怀疑自己的想法是否出现偏差,他永远也忘不了,自己熬夜背《中国古代文化常识》的夜晚。

    “可还见到其他人,有一位女子,应该和我一起过来了。”沈幼轩一把抓住老者,急切的问道。

    “回仙人的话,整个庐山,也就您一位仙人从天上掉下来,并无其他人。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自仙人降世以来,整个庐山自山腰往上,无一活物。”

    无一...活物吗?沈幼轩揪紧自己的衣角。凝重的望了望那半块玉佩......

    “你们是谁,为何唤我仙人?”沈幼轩心思重重的看着众人,整间破庙,除了他,全都沉浸在幸福的味道中。

    嘿,仙人,竟有两位......想着想着,一大滩口水便不自觉从嘴角流出......

    听完老者讲述事件的前因后果,此时也已到正午时分。沈幼轩接过老者递来的半块米饼,就着白水咽了下去。

    真,难吃......破庙,短衣,身无分文,还有一群落魄汉子。沈幼轩不由得怅然,向着窗外望去。

    “忆溪,你到底在哪啊?是不是,比我还要惨上几分呢?”

    霎时,衣角撕裂,沈幼轩冲出庙外,对着天空大喊一声“去你大爷的穿越!老子不信玩不过你!”

    ...............................

    此刻,苏州城里一座府邸正无比热闹。

    “诶,你听说了吗,小姐醒了,但好像不记得之前的事了。”

    “真的吗?那可太好了啊,终于不用满大街跑了!可得好生庆祝庆祝!”

    整座府邸,所有人都洋溢着快乐的味道。穿过百花齐放的小园,踏上沾着春雨味道的青石板,好生快活。

    “小姐,你慢点!刚醒来别伤着自己”,一大群侍女跟在一个11岁的小女孩身后,神情甚是慌张。

    “快去知会江大佬和七小姐,就说九小姐醒了,身子正弱却在满院子乱跑,让他们赶紧来劝劝!”一年过半百的老婆子向着远处扫地的家丁用力呼喊......

    “小姐,您可慢点啊,但凡伤着点皮毛,咱的好日子就到了头了啊!”

    “小姐,慢点啊!”

    小女孩丝毫不理会众人,沉浸在幸福之中。

    穿越,真好玩!感觉自己萌萌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