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倚楼听雨醉江山 > 第二章:静如沉石
    阳光朗照,绿云扰扰。

    莲花峰的迷雾遮掩着群山,似游龙潜蛟隐遁朦胧。沈幼轩揉了揉眼角,对着身后的众人道:“都记住了,不许再叫我仙人。”

    “是,东家!”整齐的回应让沈幼轩不由得顿了顿,心想这帮人啊,还真是轴!

    自从沈幼轩醒了后,前一口仙人,后一口神仙小哥的叫着。沈幼轩也是非常无奈,要是在集市上被人这么叫着,非得被认作是傻缺不可。

    于是乎,沈幼轩便琢磨起改称号的心思。

    叫公子?那帮人死活不答应。那叫沈大郎?不行,没门!从天上请来的神仙能随便叫吗!后来几经周转才勉强答应叫沈幼轩为东家。

    此时,沈幼轩一行人正走在下山的路上,四周尽是焦木与烂石。看着自己的“杰作”,沈幼轩无奈的叹了口气,罪过,罪过。

    不知走了多久,终得瞥见那隐藏在群山中的小城。庐州城!周夫子依山傍水之仙境!可......怎么下去,前面已经没有路了,只有三条孤零零的铁索在雾中摇摆,似与群山相乐。

    “林清扬!这就是你说的路?这怎么下去啊!”沈幼轩埋怨的看着那位老者,寻思这么远的路怕是白走了。

    “回东家,这是唯一能走的路了。其余的路,都在您降世之日尽数塌陷至谷底。欲出山,非此路不可。”林清扬认真的回应道。

    “这怎么走?飞过去?”沈幼轩还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不过怀疑归怀疑,身体还是挺诚实的,从身上抽出麻绳,打个死结套在铁索上,一遍又一遍重复着,生怕出现些许差错。

    沈幼轩这一举动让身后的众人一脸懵逼,东家这是干啥?玩麻绳?

    许久沉默后,终于有人按不住疑惑,面相沈幼轩轻声道:“东家这是做什么?”

    “滑索啊,不抓着这个滑下去,你还能有别的办法下山?”

    合着东家是着急下山啊,早说嘛。众人示意老者林清扬一个眼神后,后退四步,左腿向外划出一个弧度,溅的灰尘四起。

    “走!”众人左右开弓,纵身一跃,踏上铁索,伴随着叮叮咚咚的振动声,消失于茫茫云雾中。

    啥?沈幼轩彻底懵了,这是什么操作?

    林清扬轻咳一声,走到沈幼轩身后道:“东家,得罪了!”说罢便一把将沈幼轩拎起,然后纵身一跃,眨眼间便消失于雾中,只留得身后群沙在涯边回荡......

    ...................

    一行人凌波微步般的穿梭在田间小路,滋的路边的泥石窜窜飞起。

    沈幼轩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那若隐若现的木屋,此时是正午十分,路上应该是能看到行人的,可是这里却如此安静,连一缕炊烟都不曾看见。

    沈幼轩捣了捣林清扬的头发,不解地问道:“林叔,为什么这般安静啊?”

    “回东家,我也不知道!”林清扬一脸正经的答道。

    得,白问~

    穿过田间小路,只觉四周愈发寂寥,隐约的有阵阵杀气传来。

    “簌!”

    数十根利箭从天而降,凶猛的朝众人射去。

    “这尼玛什么情况!”沈幼轩震惊的吼道。

    只见四五个盔甲士兵隐藏在土屋后,对着身后的草丛轻声说着什么。然后猛地回头,拔出利剑,向着沈幼轩一行人冲来。

    “兀那狗贼!尔敢逼犯至此!”

    “嘡!”林清扬飞快的抽出腰间的匕首,迎剑挡去。喊道:“这位军士小哥,怕是误会了什么,我等可不是恶贼!”

    “泼皮!王八羔子也讲自己不恶!宁王爷当真要做的这么绝吗?”那位士兵嘶声力竭的回道。

    “宁王爷?老小儿只是普通商客,哪认识什么王爷!”林清扬回道。

    “休的狡辩,贼人拿命来!”

    林清扬瞥了一眼背上的沈幼轩,脸色苍白,显然是吓呆了。

    可不能这么持续下去了,东家身子羸弱,禁不起折腾!林清扬想到。

    “得罪了!”林清扬抽出沈幼轩,往田边的水潭一丢,然后猛地往前突进,用肘抵住将士铠甲,然后侧身一推,将刀架在将士脖子上。随后,身边的众人也陆续制服暴动的士兵。

    “等会儿再找你问清楚,看清楚了,我们可不是恶人!”林清扬收回匕首,从袖口取出一张文书,写着“苏州贾生”。

    “杀!!!”

    四周传来更加汹涌的集结声,越来越多的士兵向这边靠拢。

    “杀了贼人!”

    “杀了贼人!”

    城里的百姓也往这边集结了,有手拿石头的,木棍的,铁锅的,屠刀的……

    “你来解决!”林清扬从容的走到泥水潭,将沈幼轩捞起。其余的众人也围靠了过来。

    那位将士缓缓站起,走到林清扬身边,低下头去,道:“是我错了!”然后回头示意民众百姓,不要轻举妄动。

    “没什么大不了的,小事.......而.......以。”

    将士猛地将匕首刺入沈幼轩腹中,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你!”林清扬猛地踹开了将士,将其按到在地。

    “哈哈哈!贼人,你当某是这么愚钝的人吗!你以为某不知道这是你耍得奸计!”将士阴险的笑着,“另外,某劝你不要轻举妄动,那刀可是沾满毒药的。想必,那位小公子对你们很重要吧。”

    将士吃力的站起,压着林清扬的肩膀道:“想要他活命,就不要轻举妄动!”

    “来人!上锁!”将士呼唤身后的士兵,只见三五个黑色的带铁球的枷锁栓住林清扬的手脚。一些士兵胆颤的靠近沈幼轩的众人。

    黑衣男子托着沈幼轩,满眼愤怒的看着前面的将领,手中的石子也被捏的稀碎。

    “听他们的,不要反抗。眼下,东家的性命最重要!”林清扬对着黑衣男子说道。

    约莫半柱香,沈幼轩一行人便被士兵们押入城中。一路上,百姓不时地拿泥土砸向他们,就连三四岁的小孩,也胆怯的哭着向他们丢泥土。

    “不要忘了请大夫!”林清扬对着队伍最前列的士兵说道。但是,回应他的只是一个微笑,看不出任何含义。

    “小孩关进地牢,给他清清伤口,别弄死就行!”将士对着狱卒说道。

    “还有毒呢!解毒啊!”林清扬大声的吼道。

    “哦,忘了告诉你,那匕首没毒,只是涂了点龙蛇草的汁液,让那孩子迷晕了罢了。”

    “你!”

    “兵不厌诈没听过吗?到是你们,给我老实点,不然,那小家伙的命可就......啧啧啧......真是不敢想象啊!”将士奸诈的笑着说。

    “这些人,和之前那批道士一起收押。”

    “诺!”几个黑甲士兵沉声回答道。

    ……………………………………

    沈幼轩费力的睁开双眼,茫然的看着周遭的环境,漆黑,恶臭,潮湿......

    疼!沈幼轩捂住腹部,无助的斜靠在木桩旁。这是哪?发生了什么?我不是和林清扬他们在一起吗?他们人呢?

    沈幼轩缓慢的张望四周,猛地看见阴暗处还有一双眼睛,不知道在往地上丢什么东西。两人视线交汇,阴暗处的黑影开口了。

    “哟!又来人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