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倚楼听雨醉江山 > 第三章:狱中杂谈
    “你是谁?”沈幼轩按压住腹部趴在地上,无力的看着前方。

    “你小子是犯了什么罪被押进来的啊?”黑影轻笑道,“让我猜猜,奸**女?杀人放火?”

    “莫不是?天啊——你是宁王爷那的人!”

    宁王爷?沈幼轩在昏迷中依稀听到过这个称呼。

    “你是谁?”沈幼轩道。

    “哪有先问别人名号的,小屁孩。”黑影道。

    “沈幼轩,今年18!”

    “看你那样顶多13,装什么大人啊。”黑影回到,“我的名号说出来怕吓到你,给你透点消息,我是天道门的人,你可以叫我北十三,也可以叫我北阙云,我是天道门的嫡传弟子。”

    切,说什么怕吓到我只透点消息,原来是个变态自恋狂。沈幼轩透过监狱小孔透过来的微光,依稀看见对方的样貌。

    一个跟现在的沈幼轩差不多年纪的小孩,只是眉宇间多些傲气。怪不得被绑住手脚也还能这么张狂。

    不过,天道门这个门派好像真的存在。听林清扬说过,这个门派专门劫富济贫,惩奸除恶,传言门派中人个个武艺高强,就连天子身边的金甲军都可以不放在眼里。

    “喂,不是说天道门十分强大吗?那你怎么会被抓住。”沈幼轩不解的说。

    “嘘~”北阙云示意沈幼轩不着声。

    没等沈幼轩缓过来,三个粗壮大汉带着镣铐呵吃食进来了,一个把沈幼轩拧起装上脚镣,一个把两碗米饭放在北阙云跟前。

    “最后一顿了,好生吃着吧。”粗壮大汉奸诈的说道,“不过看你的样子吃饭应该很累吧,双手双脚都被捆住不能动弹,啧啧,真是造化弄人啊。之前那么嚣张,那气焰,现在怎么落得这般田地。”

    “我说过,等我出去,你们一个都活不了。”北阙云恶狠狠的回到。

    “好一个我们都活不了,不过,看着样子,倒是你先我而去啊,我真的好想好想让你杀了我呢。”

    粗壮大汉会过头去,一改妖邪的语气,板着一张脸,说道:“走!”

    .............

    阴冷潮湿的狱牢里,沈幼轩望着眼前的米饭怔怔出神,说是米饭,却没看见米,顶多是谷皮,这东西喂猪都不用。

    想我也真是倒霉,自己平白无故穿越,与曾经的世界一别永隔,女朋友还没找回来,自己就要先挂了,这是在开什么玩笑?

    “喂喂!”

    “喂!”北阙云朝着沈幼轩喊到,“还有力气吗?”

    “没了,快死了!”

    空气一度非常尴尬,为了缓解气氛北阙云特意咳了两下,说道:“你就不想问问我是因为什么被抓进来的?”

    “不想。”沈幼轩回答的十分斩荆截铁。

    “那?”

    “你想不想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北阙云望着牢狱里细微的亮光轻声说道。

    “这里叫做庐山城,是个四面环水的仙境,这里是沟通南北两路的天然过道,所以这里曾十分繁荣。”

    “只是,两年前这里匪患四起。朝廷虽然派出多方军队围剿,但是这里的山势太过复杂,以至于每次遭到重创的都是官兵。”

    “皇帝咽不下这口气,于是下令封锁了庐山城,将这寇匪围堵在这里。”

    “但是,最近朝廷战事吃紧,与女真族打的不可开交,于是乎,大批人马向北方集结,但是粮草在半路给截了,这批货物,可以养活一座城3个月。”

    “一周前,庐山城的周遭戒备突然撤去了,我的同门师兄前来打探消息,却有来无回,所以我们天道门派了一部分人前来解救。”

    沈幼轩若有所思的听着北阙云的介绍,嘟囔着嘴说道,“所以你们就被团灭了?”

    “别插嘴。”北阙云说道,“我们进城后,意外的发现截粮草的其实是朝廷官兵,你也许会纳闷为什么官兵会截官兵的粮草吧?”

    “有内鬼,有人想造反,有人想借着这批粮草壮大自己,要么投靠敌方拉拢一方靠山,要么,偷偷的蓄养死侍,等待政变。”沈幼轩不屑的回答道,呵,古装宫斗大片,篡位造反,这么多年的电视剧我可没白看。

    可是,在北阙云眼里,却是十分的震惊,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可以谈论谋反还这么轻松的人,莫名的,对沈幼轩多了几分好感。

    “所以你大致猜到了,宁王爷,当今天子的兄长,两个人明面里是好兄弟,好君臣,可私下,谁都想弄死对方。”北阙云道。

    狗血剧情........沈幼轩用关怀智障儿童的眼神看着北阙云,说道:“所以你们的人几时来救你?”

    正当沈幼轩准备补充时,狱牢的墙壁绽放出丝丝裂纹,泥块的瓦裂声阵阵传来。

    “就在此时此刻!”北阙云笑道。

    轰的一声,泥墙壁绽放出,因为空气湿潮的缘故,并未溅起灰尘。

    咔嚓一声,北阙云身上的铁索蓦然断开,一个黑衣男子扯开厚重的索器,从药瓶里倒出一粒药丸喂进北阙云的嘴里。

    “吃了这个,龙蛇草的药性会慢慢褪去,你且先去和城北渡口的阿庆汇合,待我救了余下同门就去与你汇合。”男子开口道。

    “凌泉师兄,有劳了。”北阙云松了松手,激动的说道。

    “喂!还有我呢!”沈幼轩虽然很不情愿打扰面前的温暖师兄弟情谊,但是这枷锁着实不舒服。

    “他是?”凌泉开口问道。

    “一个莽夫,不过胆子很大,是条汉子。”北阙云说,“劳烦师兄也一并救了吧。”

    凌泉思量片刻,来到沈幼轩跟前,一把扯断了脚镣。

    “还有手上的链子呢!也扯了啊,我也中了龙蛇草的毒,给我也吃颗啊。”沈幼轩焦急的说。

    凌泉一把拧起沈幼轩,不耐烦的说:“龙蛇草的毒性只对习武之人有效,你一个普通人顶多感到四肢无力而已。”

    “十三,这家伙你好好看着,眼下还不能排除他是官兵安插的眼线。”凌泉补充的说道,并将沈幼轩朝着北阙云扔了过去。

    “把我的人也救出来啊!跟你们的人关在一起的!”没等沈幼轩说完,凌泉就迅速跳了出去。

    北阙云深吸一口气,通了通闭塞的经脉,一把扯住沈幼轩手上的镣铐,道:“抓紧了!”

    嗖的一声,破败潮湿的狱牢已经没了两人的身影,只剩远处的草丛在月光的倒泄下簌簌作响。

    “你丫就不能慢点!”沈幼轩在空中飞荡着,树叶,枝干,小鸟纷纷和沈幼轩的脸颊亲吻着,带进入空旷地带,清晰可见沈幼轩那张已经生无可恋般的肿脸。

    “北十三!你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