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倚楼听雨醉江山 > 第五章:南宋纸包
    子时夜,一轮弯月倒挂于空。湿冷的空气随着潮流声扑面而来。

    湖面上,星星点点的船只向着庐州城徐徐驶来,仿佛整个庐州城此时已经收归囊中一样。

    “喂,沈幼轩,这东西真管用吗?”北阙云上下抛动一个纸团,漫不经心的说。

    “应该吧?”沈幼轩回过头来看着身后忙碌的众人。

    些许百姓同士兵一起扎着纸包,林清扬等人则将纸包绑在箭上,十来根一桶递给弓箭手们。

    而余下的人,一排排的站在湖边,目光凶狠的盯着正向这里驶来的船只。

    纸包,准确来说应该称为南宋纸包,这种武器首次出现在绍兴辛巳的一次战役之中。

    当时,南宋北土尽失,金军势如破竹的吞并着南宋的国土,按照当时的形式来看,完颜亮(金军统帅)相信,再过不久,这天下就是他的了。可是,他万万没想到,此次水战竟如此艰难。

    因为纸包这种武器的出现自此100多年,直至金国灭亡,金国始终没有能跨过长江一步。

    而沈幼轩只是将纸包的使用日期提了几十年而已,多亏了沈幼轩在读高中时就爱看些杂志,什么《青年文摘》啊,《意林》啊,没事就在那翻。这关于南宋纸包的文章也是出于其中。

    一缕缕凉风拂过,赵公子捂着衣襟,喃喃道:“凌兄,要是敌方真的攻进了庐州城,我的身家性命可就全握在你手中了。”

    “放心吧,只要某一息尚存,就绝不会令公子受伤。”凌泉说的很坚定。

    而一旁的林清扬,看着眼前这个格外扎眼的公子哥,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赶忙跑到沈幼轩跟前,将一件麻衣披在沈幼轩肩上。

    “让他们都去吃饭,等会儿有的是力气要出。”沈幼轩递给林清扬一个木篮子,里面有十来个包子。(宋朝包子没馅,馒头有馅。)

    “东家!”林清扬眼角微微泛红,知道沈幼轩的轴脾气,所以没有在多说什么,拿起篮子就走了出去。

    其实这么多天的相处,众人也渐渐发现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神仙并没有傲气,也从不使唤他们做什么,反倒像个人间的小孩一样,心思很单纯。

    “弓箭手!预备!”船上的一个黑甲士兵招手示意着。

    “放!”

    密密麻麻的箭矢从空中射了过来,湖这边的人们,分分将从沙袋和木板做盾,抵挡箭雨。

    “我们什么时候反攻!”北阙云着急的喊到。

    “再等一等!”

    “再等一等!”

    “还差点,还差点。”

    眼看船只越来越近,湖边的士兵分分抽出雪白的大刀。

    “准备!放!”沈幼轩猛地一喊,拴着纸包的弓箭分分落入水中,没有一个击中船只。

    “哈哈哈,对面肯定吓尿了,连箭都不会放了。”船上一个士兵发出讪笑,“兄弟们,打完这仗咱喝酒吃肉!”

    船上的士兵轻蔑的打着趣,却倏然不知水面上发生的一切。

    纸包脱离弓箭,在水上打着旋,随着“轰”的一声从水面跳起,响声如雷,江面上顿时燃起了熊熊烈火。

    昔年赤壁之战时,周瑜曾问孔明:“在如此宽阔的水面上,进行水战,什么武器最好?”

    孔明答到:“箭。”

    而沈幼轩他们,则是用箭搭载纸包而已。

    纸包里面由石灰和硫磺组成,硫磺遇水会发生剧烈的化学反应,让烈火从水中生发,同时伴随着巨响,将还没来得及反应的石灰弹出水面。

    石灰,金庸笔下韦小宝一生迷恋不已的对象,黑社会同仁与高手过招屡试不爽的绝技。

    而二者的结合,则是一个让你瞑目,一个为你火葬。

    望着眼前的火海,沈幼轩发自心底的佩服古人的智慧,而北阙云,赵公子等人则在一旁看呆了。

    这是何等武器?小小一包竟有如此威力。

    湖面上,船只燃起了熊熊大火,船上的士兵慌乱的跳入水中,等到终于爬上岸时,已经无力抵抗。

    “赵公子?”沈幼轩喊到,“只是收了他们,还不足以获得安全。只有深入敌营,才能全面瓦解他们。”

    “我和凌泉师兄同你去,你大可不必担心危险。”北阙云也说道。

    赵公子愣了愣,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任一旁的士兵将自己捆住。

    而湖边的士兵也纷纷钻进敌军的铠甲,天道门的众人也将绳子在自己手上打个假结,只要稍稍用力就能挣开。

    而被俘虏的士兵们,则被三三两两捆在一起,由城中百姓看守。

    林清扬打着火石,往事先堆好的干柴上一丢,湖边立马燃气了熊熊大火。

    “天亮就出发,不能耽搁。”林清扬对几个弟兄说道,“都把家伙藏好,咱保护东家就行。”

    “东家的伤还没医治,城中又没有医师。老林,这可咋办。”黑胡子大汉说道。

    “是啊,东家的伤......”众人都忧心忡忡的叹息着。

    而此时,沈幼轩脸色苍白的斜靠在数墩上,轻轻掀开麻布,发现肚子上的刀伤已经化脓了。

    呵,这穿越,伤成这样。脸肿的跟马蜂盯过似的,还不知道能不能撑过这场事变。

    只是,忆溪啊。

    你在哪啊?也不知道你现在过的怎么样......

    ……………

    此时,苏州城的江家府邸中,江大姥正热情的招呼着路过的客人。

    整座府邸灯火通明,丫鬟,家丁们马不停蹄的奔忙着。

    正厅内,一张方形餐桌上摆满了各色美食,江大姥招呼着客人落座,并依次向客人介绍着自己的孩子。

    “苏公,这些都是我的孩子,老大领兵打仗去了,老二在京办公,这是老三江源,老四江鸣,老五江雨,老六江庭,老七是女娃,叫江雨柔,老八在江任,老九也女娃,叫江忆溪。”

    “还不快点拜见你们苏伯伯。”江大姥对着身后的孩子们说道。

    “苏伯安康!”众人回到。

    这是苏.......苏东坡?江忆溪靠在七姐姐身上傻笑着,我终于见到我男神了,好开心啊!

    “月依旧,雾意浓。苍茫人事间,只剪影仍相逢。”

    沈幼轩揉了揉眼睛,在众人的搀扶下登上了船。

    “吹角!升旗!驶船!”将领开口喊到。

    随着第一声鸡鸣的响起,破损不一的船只向着来的方向缓缓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