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倚楼听雨醉江山 > 第八章:落子成棋
    “好了,都差不多了!”凌泉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筋疲力竭的说道,“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漏网之鱼。”

    “加上我们在城内抓到的那些人,刚好对的上这本《行军志》。”赵公子翻阅着徐监军记录的花名册,冷笑道,“心倒是挺细,就是站错了立场。说吧,谁派你来的?”

    “哼!”徐监军迷迷糊糊的扭动着,昨晚的药性还没过去,此刻仍是无比难受。

    “是宁王叔吧?河湟那边很快就要与金兵开战了,倒真是这么想害死我?”赵公子道。

    宁王叔觊觎皇位,暗地里招兵买马,可是他的实力仍比不上父皇。

    父皇这几年龙体抱恙,其余皇子又尚年幼,所以,除掉我,让父皇失去理想继承人。等到父皇病入膏肓,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坐上皇位。

    真打的是一场好算盘。

    可是,令赵公子真正担心的则是,自己是偷跑出来的,按理说父皇都不知道我的行踪。宁王叔又是怎么知道的?

    宫里应该有细作,而且武功十分高强。最起码能瞒得过父皇安插在我身边的禁军。

    可是,既然有这样的人,冒险闯进皇宫,说不定能成功刺杀父皇,然后再除掉我不是易如反掌吗?

    为什么反而对我穷追不舍?

    赵公子费力的思索着,转眼天已经明亮,湿漉漉的雾气渐渐升起,湖的尽头又挂上了一抹朝霞。

    远处,几乎是在林地的尽头,一棵耸入云端的老松上站着一个人影,毫无表情的注视着湖岸。

    而老松下,湿润的泥地上却是多了些许轻微的脚印,像是失去重力的兔子在泥地上跳跃留下的划痕一样......

    ...................................

    汴梁城,早起的百姓张罗起各色的早餐铺子,来来往往的商队穿行在这座繁荣无比的都城。

    汴京皇宫周缘五里,大庆殿之北的紫宸殿中,数百名紫袍官员恭敬地站在两旁,静静等待朝会的开始。

    可是左等右等,马上就要日上三竿了也不见官家的踪影,最靠近龙椅的大臣戳了戳身后白须老头,道:“你昨天不是被官家召去了吗?官家龙体是否仍抱恙?”

    “这.......”

    “你倒是说啊!”

    “王舒公,我......我昨天也没见着官家啊!”(PS:王舒公是指北宋宰相王安石,因曾被封为舒国公,所以在官场上,底下官员经常称他为王舒公。)

    “那你就没问问太医?”王安石大声驳斥着。

    “我.......我.......”那位白须大臣紧张到了语无伦次,额头上也冒出了细细的冷汗。

    就待王安石准备前去皇帝寝宫查探时,一个老太监拿着一张黄色的卷轴,站在百官面前。(宋朝还没有太监这一说法,那时叫做中人,为了方便读者阅读,这里统一用太监代指。)

    “官家身体抱恙,无力起床,今天的早朝取消。”

    王安石刚准备询问老太监,就被他狠狠瞪了一眼,“官家还说了,王舒公继续新法推行一事,不必来探望官家。”

    说罢,老太监立马从殿门走了出去。

    不多时,这里已经成了争辩大会,百官都在为该不该推行新法一事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王安石目送老太监远去,内心止不住的惆怅起来,又是战事,又是变法,官家可是身心俱疲......

    ...................

    皇宫凌福阁中的一处小花园里,两位中年男子不紧不慢的下着棋。

    “不去参加早朝商议新法,或是与群臣探讨前线战事,反而找我来陪你下棋,你可真是.......”

    “宁兄,你说我们已经下了这么多年的棋了,可为什么迟迟不能分出个胜负?”

    “吃!”宁王爷落下一枚刻着鹰字的黑子进入棋盘中。

    “我们假意斗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扩张在江湖中的势力从而把那个人引出来,可你说,都已经过了这么久了,那个人为什么还不现身?”

    “吃!”宁王爷又落下一枚棋子,道:“官家你以为呢?”

    “是我们太招摇了吗?”官家苦笑道,“可你知不知道,我们精心谋划的一盘棋,被一个孩子给搅了。”

    宁王爷顿时僵住了,沉思片刻,又说道:“是谁?难道是太子身边的人?”

    “谁知道呢?只是,我们谋划了这么久的局,突然间就被搅得一塌糊涂,你说,我们是不是做点什么。”

    “恐怕你已经有了主意了吧?”宁王爷问道,“也难怪先皇立你为太子,跟你比,我终究还是太嫩了。”

    “人们看到的往往是自己愿意看到的,大的事情可以上心到数年甚至即将入土为安,但是小的事情,很少有人能不忽略它,亦或是,看不见它。”官家说道。

    “所以你打算收拢那个孩子?”宁王爷悬起一枚棋子,盯着棋盘却不落棋子。

    “恰恰相反.......”官家从地上捡起一块小沙粒,放到一颗白棋的上面,徐徐笑道,“应该这样。”

    良久,宁王爷将黑子放回盛棋子的钵中。

    “你可真是狠........”

    “不过也只能这么办了.......”

    “毕竟那家伙,手段高明着呢!”

    ………………

    子时,伺候管家歇息后,皇太后唤来官家身边的太监,问道:“官家今日在园中都跟宁儿说些什么?”

    “回太后的话,都是些边疆战事,这些日子可苦了官家,一边商议新法,一边和西夏开战,病根都落下了。”太监说道。

    “是吗?”皇太后放下茶杯,吩咐一旁的婢女拿出一碟银子给太监。

    “周公公,辛苦你了,这些是给你的赏赐,每天向我汇报官家的情况我自然亏待不了你。”皇太后眼神突然变得阴险,“可是,如果让我知道你背着我偷偷摸摸干些什么事,你可就.......”

    “知道了,太后。”周公公回道。

    “下去吧!”

    “诺!”

    …………

    周公公回到居所,确认四下无人后,从床下翻出一盘棋来,脑海里不断闪现上午官家和宁王爷下的棋局。

    周公公看着这盘被自己复原的棋局,突然一阵冷笑,旋即走到大厅的一个小橱口,对着一张灵牌沙哑的说道:“娘娘!官家的江山,就由杂家来守护!”

    …………

    夜深了,官家爬出被褥,坐在床上,对着窗外说道,“去吧!利索点!”

    风吹着树叶飒飒作响,官家望着从窗户透过来的月光,怔怔的说:“这盘棋,可真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