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倚楼听雨醉江山 > 第十二章:有辱斯文
    天蒙蒙亮,早起的渔民开始了新的一天的劳动。

    此时的庐州城,早已恢复了往日的繁荣,来来往往的商队驶着船只穿行在湖畔中。

    沈幼轩抱在一棵松树上,着急的往下喊:“我去你大爷的北十三!这就是你说的练武吗!”

    “是你自己要求学的,我可没强迫你。”北阙云叼着一根狗尾草,对着小水坑看自己的脸。

    果然自己还是最帅的,嘿嘿。

    “林叔,练武是这样的吗?”沈幼轩向下张望,惊魂未定。

    “算是吧。”林清扬坐在小土包子上,饶有兴致的看着东家在挂在树上。

    东家也该练练武功了,最起码遇险能有自保之力,不然每次都把我们吓得半死.......

    “北十三!我不练了!放我下去!”

    “不行,我说不行就不行。想下来,你自己下来啊!略略略!”

    “你个小屁孩,看我下去之后不整死你!”沈幼轩吼道。

    “我......”北阙云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一阵的喊声给打断了。

    “东家!东家!你在哪啊?城里出事了!”

    “喂。我在这!快来救我下去!”沈幼轩朝着从远处奔来的张骆琦喊道。

    没等沈幼轩开口询问,张骆琦直接把他扛起,飞奔回城,余下的众人也随之赶了过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沈幼轩问道。

    “东家你让我们找的周敦颐周夫子,我们找到了,但是......”

    “但是什么,你快说啊。急死人了都。”

    “但是,周夫子不知患了什么怪病,身子一直在发烫,求了好几个县的医师都没用,眼下回城,估计是准备再看一眼庐州城就西去了......”张骆琦回答道。

    没错,时间点对的上,按《中国古代文化常识》中关于宋代著名文人,周敦颐那一栏,卒年确实是在这一年。

    “孙郎中去请了吗?”沈幼轩问道。

    “没呢,满城找都没找到,不知道孙郎中去哪了所以才来打扰东家。东家不会怪我打扰你练功吧。”

    “不会,感激你还来不及呢!”沈幼轩望着湖边两个身形,突觉十分熟悉。

    “快停下,快停下!”

    “怎么了,东家?”

    “你看那是不是孙郎中。”沈幼轩说道。

    远处,湖光掠影下,一男一女并排坐着,赏着东升的太阳,显得十分郎情妾意。

    孙郎中快七旬了吧?沈幼轩不禁想到。

    “孙郎中?”沈幼轩走到二人身后,把孙老先生吓得一愣。

    “你.......你.......你........”

    “你什么你啊,有事情做了。”

    “我......我......我........”

    “孙哥哥?有事你就先去吧,不用等奴奴的。”孙郎中一旁的老太太妩媚的说道。

    “医柔.......”

    “孙哥哥.......”

    “医柔.......”

    “孙哥哥.......”

    卧槽,你够了没,快难受死了我!

    “张骆琦,直接带孙郎中回城,给周夫子看病。”沈幼轩对张骆琦说道。

    “诺!”张骆琦倒也干脆,直接一把将孙郎中扛起,头也不回的跑回城去。

    “医柔......”

    “医柔.......”

    “医......柔.......”

    孙郎中的呼喊声终于奔行中渐渐消失。留下沈幼轩呆呆的看着这位叫做医柔的老奶奶。

    卧槽!这是什么妆,我特么都不能辨认你的五官了......

    “小哥是来找奴奴的吗?”

    我去你大爷的!!!

    沈幼轩突觉一阵惊恐,马不停蹄的朝庐州城跑去,随后来到湖边的北阙云等人看着沈幼轩一阵狂奔顿感十分好奇。

    “怎么回事?从来没见过他跑的这般快。”北阙云走到老奶奶身边,猛地感到一阵惊恐。

    “小哥你是来找奴奴的吗?”

    我去你二大爷的四舅奶奶!!!

    湖滩上,数十个人影在惶恐中奔行着,湖边的老奶奶纳闷的看着慌乱的他们,小声嘀咕道:“他们一定是被我的美色所折服.......”

    …………

    “里面是啥情况啊?”北阙云和沈幼轩大眼瞪小眼,十分好奇。

    “周敦颐是你父亲对吧?”沈幼轩对着站在门边的一个小孩说道。

    “那你旁边的是你兄长是吧?”北阙云也加入进来问道。

    “我是他爸!”旁边的男子指着身下的小孩说道,“周敦颐是他爷爷!”

    “再说,周敦颐是你们能叫的吗!你们应该叫周夫子!”男子补充到。

    “哦呦思奈~”沈幼轩表示一脸迷茫,按照正常历史人物的背景,不是到老也有小孩出生吗,果然周夫子还是更清高。

    “喂,沈幼轩,哦呦思奈是啥意思?”北阙云捯了捣发呆的沈幼轩。

    “是一种洋语,表示原来如此的意思。”

    “那啥叫洋语?”

    “.......”

    天色渐渐昏暗,从早晨得知周夫子生病到现在为止,孙郎中还是没有出门来,屋里头依旧很静,屋外也静的发慌。

    十来个人不认识的人堵在门口,想必应该是周敦颐的家人,都这个点了,应该饿了吧?

    沈幼轩招呼几个跟班去城里的店家买些菜食来,几人倒也干脆,没过一会儿便带回了两篮子吃食。

    沈幼轩和北阙云忙接过递过来的酒菜,扒拉一大口后,觉得是不是有些地方被自己忽略了?

    “你们饿不饿?”沈幼轩睁大眼睛问道。

    “家父生死未卜,我等岂有啖食之心!”男子说话铿锵有力,倒也干脆。

    “那你们不吃我们就先吃喽。”沈幼轩和北阙云对视一眼,猛地大口大口扒拉食物。

    饿了一天了,谁还顾得了形象。

    筷子和碗底碰撞的声音加上食物咀嚼的声音,沈幼轩依稀听到有人在吞口水。

    “你们当真不饿?”

    “老沈别问了,他们士人就爱装斯文,快给我再添一碗,我可是真饿了。”

    正待沈幼轩等人狼吐虎咽吃饭的时候,闭锁的大门吱呀一声开了,孙郎中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忙了一天了,应该有人准备吃食吧?

    谁料刚出门就看到眼前的场景,几个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看到沈幼轩和北阙云大口大口扒拉着吃食,嘴里不忘发出吧唧吧唧的声响,嘴角上也有十来粒米饭粘在上面。

    孙郎中甩了甩大袖,一时间众多画面涌上心头,捏紧拳头,憋了半天吐出几个字。

    “有辱斯文!”

    “真是有辱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