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倚楼听雨醉江山 > 第十三章:疯癫老头
    “孙郎中,里面到底啥情况?”沈幼轩擦了擦嘴角的米饭,张大眼睛看着孙郎中。

    “哼!病到是能治,不过要想痊愈,没有个一年半载可不行。”

    “能治就行,能治就行。”靠在门口旁的男子开口道。

    “黄疸后生!也不知你去哪寻得庸医,这本是寻常风寒,拜你们乱吃药所致才有这症状!”

    “依先生之意,家父还有多久才能清醒?”

    “最迟后天。”

    “那最早呢?”

    “.......”

    沈幼轩不禁汗颜,哪有能把控最早时间得啊,不过这孙郎中医术还真是了得......

    听历史老师说过,这时候汴梁城里因为变法一事争得热火朝天,以至于周敦颐这种大儒的仙去也没有引起多大的波澜。

    “林叔,带大家去正厅吃饭去,刚好周夫子需要静心修养,我们在这也不太适宜。”沈幼轩捯了捣正在一旁守候的林清扬。

    所谓正厅,其实是沈幼轩托人在城里搭的棚子,十来张圆木桌椅,平时一到了饭点,这里来蹭饭的人就十分的多。

    谁叫沈幼轩在林清扬他们心中的地位高呢,随随便便就救了一座城,还菩萨心肠收留流民,果然神仙都是十分伟大的。

    “喂!喂!你干什么呢!这东西不是给你的!”张骆琦驱赶一个蓬头垢面,满身淤泥的老头。

    “凭啥你们吃羊腿,我们吃米饭?”老头回道。

    “大爷你弄清楚,米饭是我们东家无偿赠予你们吃的,要吃羊腿,前面福记酒馆有的卖!”

    “可我就想吃你手上的这只。”

    “不行,这是给东家养身体的。”

    “啥身体天天需要羊腿修养的啊,你带我去见你东家,我去瞧瞧。”

    “大爷,就当我求你了,你别挡我道了行不?”张骆琦拿刀切了一片羊腿肉,放到老头的碗里。

    没等张骆琦转身离开,老头一把拽住了他,指着空空如也的碗,“还要。”

    “大爷,你能放过我吗?”

    “我要吃肉......”

    “不是给你一片了吗?”

    “吃完了,不够......”

    老头灰白的头发下面,一双沧桑的眼盯着张骆琦,着实让人急眼。

    好在,他离开了,张骆琦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把装羊腿的盆带到沈幼轩面前。

    可是........

    “大爷,你怎么又跟来了!”

    “我要吃肉!我要吃肉!我要吃肉!”老头瞪着沈幼轩怀里的盆,色泽鲜嫩的羊腿肉直钩人心。

    “张骆琦,可不许这么对待老人家,他要吃,给他便是。”

    沈幼轩拿起刀切了一大块羊腿肉,准备递给老头,可谁知,老头直接用手将盆里的羊肉拽了出来,蹲坐在门口大口大口的吃着。

    沈幼轩尴尬一笑,“这老人家是谁?”

    “他......是.......”张骆琦余光瞥见了正在撕咬衣带的北阙云,那眼睛,直透露出满满的恨意。

    “城里的流民,前几日才来到庐州城。”张骆琦回道。

    “可曾知晓老先生的名字?”

    “这个........”

    得,白问。

    几人眼巴巴的看着老头把羊腿肉吃完,酒足饭饱后,不忘嗦嗦抓过羊肉的手指,好生滋味。

    “少年,可想做我的徒弟?”老头打趣的说道。

    “大爷您还会武功呢?”沈幼轩满脸疑惑,一旁的北阙云也表示十分费解。

    “既然大爷会武功,不妨露两手?”张骆琦附和道。

    “好,尔等可要看好了!”

    老头迈开八字步,猛地向前横推一步,震袖,盘身,聚拢双拳,向面前的稻草人拍去。

    只见稻草人颤抖两下,又迅速归于平静。

    “大爷,这就是你说的武功?”

    “不错,此乃我师门独创的震脉功,习此武者,至小圆满期便可天下无敌。”老头一脸自豪的说。

    小圆满期.......我还大圆满期呢!你当是玄幻小说还分境界呢!

    北阙云也被大爷的武功笑到了,忙说道:“大爷您看好了,这才是武功。”

    只见北阙云向外伸出一掌,对着稻草人面前的空气一击,随着“嗡”的一声稻草人便四分五裂开来。

    这家伙这么厉害?沈幼轩看着装十三的北阙云,半晌说不出话来。

    “天大地大,武功至大,话有此种域,武有千万家,小兄弟你的武功乃是至阳之武,偏烈,而老朽的武功性属阴柔,看似毫无威力,实则.......”

    “实则也毫无威力。”张骆琦在一旁憋笑,实在是不忍心打扰老人家装十三。

    “只要你答应做我徒弟,我保证十年之类,你能打遍天下无敌手。”老先生饶有兴致的说,“而且,你只需每天带点肉给为师就可以了,不用准备拜师礼。”

    “老先生,你的武功我学不来,我资质愚钝。”

    “没关系,此武功傻子都能学。”

    “.......”

    老先生估计是得了臆想症,差不多偏向老年痴呆了,不然怎会如此。

    “老先生,我不学了,练武实在是不适合我。”沈幼轩恭敬的回礼道。

    “后生,可要想清楚了,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嗯,我确定。”

    “你当真不学?”

    “嗯,当真不学。”

    “哎呀,那可真是可惜了。”老头子一脸惋惜的说道。

    而沈幼轩则是卖力的表现出想学但是力不从心的神情来配合这位疯疯癫癫的老人家。

    你这糟老头子坏的很,我信你个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