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倚楼听雨醉江山 > 第十四章:奇变偶不变
    苏州城内,一场小雨淅淅淋淋的下着。

    “哎,你们听说了吗,苏家九小姐江忆溪要嫁人了。”

    “是吗?夫家是谁啊?”

    “还不知道呢,只是听说那九小姐作了一首诗,只要有人能题出下阕,就能够娶九小姐为妻。”

    “什么,有这等好事?那九小姐可是传闻生得沉鱼落雁之姿,那江家大佬就打算这么轻易把最宠爱的小女儿嫁给他人?”

    “可不是嘛!”

    一间小茶馆里,十来个儒生模样的青年男子在一旁静静听着。

    只见说话者端起茶杯,扬起折扇,故作姿态的道:“你们可知这是为何?”

    “你这泼皮买什么关子,信不信我把你嘴撕烂!”

    “好好好,咱继续,咱继续。”说话者大口抿了一口茶,旋即开口说道。

    “你们可曾听说过江家和王家有一纸婚约?”

    “是有这么一个说法,怎么了。”众人附和道。

    “原本江家大佬江百万只是个落魄秀才,得王家家主赏识才进入商道,俗话说得好,叫青出于蓝胜于蓝,没过几年,江大姥的生意竟作的比王家还大。”

    “江大姥有经商头脑,这点我们都知道,然后呢?”众人催促他快些道来。

    “王家看江家生意越做越大,为了和江家保持友好关系,于是两家联姻,江家二子江景轩娶了王家三女王卫璇。”

    “可是.......”

    “二人成亲五年,王家三女王卫璇肚里却迟迟没有动静。连苏州城内最好的医师也看不出什么毛病出来,于是王家想再拉一门亲事。”

    “就是江家九小姐和王家小子的婚约?”

    “没错。”

    “那为何江家又闹了这么一出?”

    “你且听我说。”说话的人又抿了一口茶,“这王家小子是出了名的的花柳少爷,小小年纪就已是青楼的常客。”

    “那也难怪江家不打算成全这一婚事,要是我知道我未来女婿是个登徒子,我也不会同意的!”

    “可......为什么要题诗招亲?难道他江大姥就不怕有登徒子对上来吗?”

    “这也是令我费解的地方,不过.......”

    “不过什么?”众人不解。

    “据说为了这下阕诗,江家九小姐可是请了名满天下的苏轼做公证人。”

    “那可就有热闹看了.......”众人一阵唏嘘,邻座的儒生听的神乎其神,问道,“那江家九小姐题诗的上阕是什么?”

    “你问上阕吗?”

    “是的,先生。”

    “那上阕可不是一般的上阕,连苏才子都觉得怪异。你且听好了,上阕为:奇变偶不变。”

    ………………

    “奇变偶不变?”

    “小姐你可真会题诗,连人家苏公都对不上来。”

    江家大院里,九小姐和七小姐在吃着糕点,在凉亭内赏着小雨。

    “七姐觉得呢?”江忆溪好奇的望着七姐江雨柔,想看看她是什么反应。

    “无解,无解,这诗十分的怪异。”

    江忆溪腼腆一笑,旋即笑着说道:“此诗全天下就只有一人能对的上来。”

    “看来咱九妹妹是动了凡心啊,也不知是谁家的男娃有这般福气。”江雨柔用手指划了一下江忆溪的鼻梁,不怀好意的凑到江忆溪身边。

    “是不是那个叫沈幼轩的男子啊?嘿嘿.......”

    “七姐你是怎么怎么知道的?”

    “你我睡一张床,也不知谁梦里经常呼喊沈幼轩大猪蹄子,沈幼轩臭不要脸的......”

    江忆溪听闻不禁两耳通红,“姐姐莫要取笑我了,真是讨厌!”

    “好了好了,九小姐,咱回屋吧,天色渐凉,要是冻坏了,那个叫沈幼轩的小子可饶不了我。”七小姐挽着九小姐沿着青石板路回到厢房。

    一路上,七小姐不禁陷入了沉思,为什么九妹会喜欢上那个叫沈幼轩的儒生,虽然也算眉清目秀,但是他可是个瘸子啊。

    其实,七小姐和九小姐口中的沈幼轩并不是同一个人,江忆溪口中的沈幼轩是她的男朋友,而江雨柔以为的是城北沈括的小儿子,那个从小便瘸了的少年。

    江忆溪虽然穿越回北宋王朝,可是对这里却没有一丝的记忆,人人都以为江忆溪是摔了一跤后,变得成熟稳重了,殊不知,这只是对陌生世界的小心触碰而已......

    翌日,苏州临渊学院,十来个少年围堵着一个瘸子,为首的少年捏着他的下巴,阴险的说道:“听说我的未婚妻喜欢上了你?”

    “没有......没有......江家九小姐虽然生得沉鱼落雁之姿,可是我从来没起过非分之想啊!”瘸子少年惶恐的回道。

    “是吗?”为首的少年脸色突然变得阴险起来,对着身边的人说道:“给我好好教训他!”

    “可是他父亲是翰林学士沈括啊。”一旁的少年迟迟不敢下拳。

    “别弄死就行。”说罢,为首的少年用脚踩住瘸子的后背,拽着他的辫子说道,“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瘸子少年无力的趴在地上,眼角却是流出了无助的泪水.......

    “弟兄们,给我狠狠的揍他!”

    …………

    而此刻,庐州城内,真正的沈幼轩还在病房外焦急的等待。

    “周夫子现在怎么样了?可好点?”

    “估摸着两日后便能清醒。”

    “两日......吗?”沈幼轩轻声嘀咕道。

    这几天,沈幼轩愈发的发现,来庐州城的流民是越来越多,而最令人费解的是他们的地方口音。

    虽然这是大宋朝,但是即便是历经数千年,渗透在骨子里的乡土气息是不会变的。

    那口音,分明就有广东,福建那块的。且庐州城地处水利交通便捷之位,距离大宋版图最中心很是近。

    但是,那种金发碧眼,又是哪里来的?

    虽然排除波斯人的可能性,但如果是西域的话......

    城里虽然看似风平浪静,一片祥和。但给沈幼轩却是造成一股不可言语的压抑感。

    “你有没有感觉到一些不对劲?”沈幼轩搬起小板凳坐在北阙云跟前。

    “没有啊,这里这么太平,哪有不对劲。”

    “你这是城里表象,我说的是人,是最近庐州城接纳的那些人。”

    “你说那些人啊,还好啦,不过感觉那个金发的女子没有我们本地人好看,但是身形确实可以,纤纤细腰,精致五官......”

    “.......”

    得~合着这家伙只顾着看美女去了,果然他是靠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