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倚楼听雨醉江山 > 第十五章:袭
    “晚上别出门。”

    晚上别出门,沈幼轩还在细细咀嚼老疯子上午对他说的话,若是在平时,沈幼轩定会当他是在开玩笑。

    可不知为何,城里总有一股令人压抑的气息,像极了暴风雨来临的前夕,宁静,肃杀。

    “东家,歇息了吗?”窗外探出了一颗脑袋,正是报信的林清扬。

    “有情况了吗?”沈幼轩问道。

    “没有发现什么不一样啊,东家是不是想太多了?”

    想太多,我倒是希望自己想太多了。

    首先锊一锊思路,刚来庐州城时,太子和粮草大军在庐州城,天道门部分弟子被俘。庐州城外,是宁王爷的人马,同时还有三个少年,听北阙云说那三人是鹰溅谷的人。

    先不想太子的行踪为什么会被宁王知道,真正应该在意的是为什么湖对岸的大军不对营中的江湖势力进行约束。

    朝廷对江湖门派的态度一贯是保持敌对,没有哪个朝代的帝王会同意天下的臣民有自己的势力。

    当然,仅限大门派,小小山匪或是小型山门,对朝廷来说根本不屑一顾。

    且听闻城外有好几波势力,目的且不单一。

    何况太子这么一大诱饵只对谋逆之臣有吸引力,粮草也同样如此。

    江湖中的其余势力为此犯不着参与进来,这说明,他们别有目的,多半是为人而来。

    谁?还有谁藏匿在庐州城吗?

    …………

    夜渐渐深了,庐州城也陷入了梦乡。

    沈幼轩提着灯笼,沿着城边的房屋慢慢走着。

    “东家,咱这是要去哪?”

    “别禁声,你们躲在两旁就行了,有事情我会叫你们的。”

    沈幼轩示意十来米开外的众人藏匿好,以免产生太大的动静,惊扰了躲在暗处的敌人。

    老疯子整日在城里东奔西跑,此番定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才来知会一声。

    即使他不来告知,沈幼轩也不禁会对现在的庐州城产生怀疑。种种猜测使他内心惶恐不安,一定要前去探个究竟。

    沿着房棱渐渐摸索,远远的瞥见远处一处亮光,沈幼轩立马吹灭了灯笼,带着众人悄悄靠近。

    “伯纳兄,哦,不对,应该叫萧少谷主。”男子脚下的土地上插着一把鲜血淋淋得长刀,篝火后面的几棵老柳树下也靠着若干蒙面大汉。

    “建延!!!你个无耻之徒!”

    “哈!?”男子猛地一掌朝萧伯纳扇去,“死到临头还敢嘴硬,要不是看你还有些价值,我早就砍了你了!”

    “我呸!”萧伯纳一口口水朝男子脸上吐去,“即便你杀了我,谷主之位也不是你的!”

    “我当然知道只是杀了你还不够,但如果再加上一个天道门嫡传弟子呢?”

    男子阴险的笑到,猛地又是一掌,萧伯纳嘴角顿时溢出丝丝鲜血。

    “纵然你想擒拿北阙云,可是他师兄凌泉也在城中,即便再来百二十个你,也不是他的对手!”

    “我当然知道,所以我......”

    男子拍了拍手,黑暗中顿时走出几个人影,“看清楚了,你那姓北的好兄弟只有来,没有回的份!”

    端无良,端无厌,谢春秋,黄道奇.......

    这些家伙怎么也在!?

    “阴险!谷主若是知道你与这般人合作,定不会轻饶你!”

    “那,谁去告诉谷主呢?是你?还是你?亦或是你?”男子一一指着身后的人,冷笑道,“你以为那老东西还能活多久!?等我擒了那天道门嫡传弟子,那些老东西,能不服我!?”

    “我呸!”萧伯纳被绳索吊在树上,想要挣脱却是不能动弹一毫,“奸诈小人,不得好死!”

    “我说,萧少谷主,你还是省省力气比较好,免的一会儿毒血攻心直接西去,你可就见不到你的小北师哥了呢!”

    草丛堆里,沈幼轩看着眼前的一切,轻声问道:“那几个家伙是谁?”

    “他们是......”

    咔嚓一声,一根木头断裂的声音猛然打断了林清扬,“不好!”

    “呦!?看来是有老鼠溜进来了!”

    眼看萧建延提到将至,林清扬猛地大和一声。

    “张骆琦!你带着东家逃,我来殿后!”林清扬嗖的窜起,迎着男子的一掌拍了过去。

    泥地顿时落叶四起,二人对掌的内力四散开来,像是刮了一场风。

    “没想到你还有点实力!”男子提气,震脉一掌,林清扬侧身一接,同样还了回去。

    “你也不过如此!”

    “那就看看谁会先倒下!”

    “奉陪到底!”

    …………

    张骆琦背着沈幼轩慌乱的往山下逃去,没走多远就被一大群蒙面大汉给围住了。

    “糟糕!”

    “没想到网还没捞,就先跑上来几只老鼠,啧啧,但是想走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你们有什么目的!”

    “目的!?刚刚没听见是不是?还需要我再补充一遍吗?”为首的蒙面男子从袖口里抽出一把匕首,旋转,倒落在指尖,“要怪,就怪你们的好奇心吧!”

    蒙面男子舔了一口刀身,阴险的笑到:“给我上!”

    蒙面男子身后的人群蜂拥而至,而沈幼轩等人已经没有了退路。

    张骆琦背着沈幼轩,对着身边的人说:“开出一条道,护送东家突围!”

    眼看敌方呈包围模式,将各路围的水泄不通,众人抱着必死的决心,为沈幼轩争取一条生路。

    “住手!”空旷的林地突然一声震天的吼声,一位披头散发的老者从天而降,停在张骆琦的身边。

    “我数三声,识相的都给我滚开,否则杀无赦!”

    “3!”

    “2!”

    “1!”

    “老东西,你又算什么!?”

    “弟兄们,一起上,宰了他们!”

    人声鼎沸,暴动的蒙面人群拿着刀飞奔过来,场面顿时十分混乱。

    老者捋了捋飘飘然的胡须,轻叹一声,淡然的说道:“如此,休怪我无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