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倚楼听雨醉江山 > 第十六章:困局
    老者灌落气穴,震地一掌,顿时火星四溅,阴风肆号。

    原本平常无奇的土地突然冲上一股气流,直接将人群震散开来。

    老者回过头来,淡然的说:“速速离开,我来殿后!”

    “多谢!”

    微弱的月光照在老者脸上,可以清晰的辨认出就是之前扬言要教沈幼轩武功的疯癫老头。

    此时的他嘴角溢出了丝丝鲜血,用大袖拂去血迹,道:“去山腰等我,姓北的那孩子也在那!”

    借着老者开出的道,张骆琦背着沈幼轩,沿着山间小路慌乱的逃至山腰。

    一路上,沈幼轩不禁佩服起老者来,却又多了几分担心,林清扬这时逃出来了吗?老疯子能赢吗?

    身前是伸手不见五尺的山路,身后则是多如牛毛的敌人.......

    ...........

    “东家!”

    “怎么突然停了?”

    张骆琦缓缓放下沈幼轩,眼前的一幕不禁令沈幼轩大吃一惊。

    横尸遍野,血流成河,浓郁的血腥味顿时令沈幼轩吐了出来。

    “快找找北阙云,他应该就在这附近。”沈幼轩吩咐众人去找,自己则是扶着数墩找个地方吐了起来。

    这里的尸体死因多半是一刀毙命,如此深的伤口,此人力道定不一般。

    正当沈幼轩迟疑时,远处传来张骆琦得呼唤声,“东家!找到了!”

    找到了?

    “哪?我这就过去!”

    沈幼轩寻着声源,一路磕磕跘跘跑到一处杂草丛中,草丛堆里,北阙云眼角发黑的躺在那。

    “多半是中毒了!”

    “张骆琦,你能看出这是中了什么毒吗?”

    “属下不知.......”

    眼角发黑,印堂发紫,六窍流血,若不是还能感觉到北阙云的些许脉搏,还真以为他死了。

    “东家,你看这。”

    张骆琦指着一枚细细的银针,直插入北阙云的太阳穴。

    银针?刺客的手段?

    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

    为什么选择悄无声息的毒死他?

    谁?

    是谁?

    “张骆琦!上山!”

    “东家!?那疯老头让我们下山等他,更何况山上那么危险,去了恐怕回不......”

    “上山!”

    “我说上山!你没听明白吗!”

    “属下领命!”

    张骆琦将沈幼轩背了起来,两手抱着北阙云快步登上山去。

    “东家,往山上哪走?”

    “林清扬那!最快速度赶去!”

    张骆琦不知道沈幼轩为何似失心疯般雷霆大作,不过他却是不敢多问,东家这么做自有东家的道理,我等粗人只需要听命即可。

    夜间空气潮湿,沈幼轩却是冒出细细冷汗。

    这时候,山上不见得比山下危险。

    张骆琦一路快步跑着,沿途上都是尸体,可以看出是之前包围沈幼轩的那批贼人。

    老疯子应该没事,等他在山腰没发现我们,应该就会上来找我们了。

    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拖延时间,能拖多久是多久,最起码,那帮鹰溅谷的人,必须得......

    “东家!快到了!”

    “冲进去!”

    “就这么冲进去吗?”

    “冲进去,直接撞开人墙!”

    张骆琦左右两边各有5个人,他们互相靠拢,一齐发力撞了上去。

    “都给我停!!!”

    ………………

    “都给我停!!!”

    沈幼轩这一声大和着实把他们吓了一跳。

    沈幼轩从张骆琦背上爬下,一把抱起中毒的北阙云,往那位叫做萧建延的身下一丢。

    “天道门北阙云给你!”

    萧建延先是愣了愣神,随即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得来全不费工夫!”

    沈幼轩没理他,只是径直走到躺在一边,口吐鲜血的林清扬身边。

    “林叔,对不起!”

    沈幼轩扑通一声跪在林清扬的眼前,林清扬却是慌乱的用手扶他,“东家!使不得!使不得啊!”

    “弃林叔于不顾,是我不仁,负林叔之拼杀,是我不义!这一拜,林叔你当的起!”

    “东家!”

    “快扶你们东家起来!”

    林清扬的脚受了严重的伤,说实在的,身上的伤也没好到哪去,只得呼唤张骆琦他们帮忙。

    “呵,小兄这是拿天道门嫡传弟子的命来换那个半死不活的老东西的命?”萧建延拧起奄奄一息的北阙云说道。

    “不,并不是。”

    “哦?那是为何?”

    沈幼轩没理他,走到捆住萧伯纳的老树旁,解开绳索,放下了昏迷中的萧伯纳。

    一旁的贼人想要动手拦截,却被萧建延拦了下来,他很想看看,眼前的这个少年,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谈个交易。”沈幼轩拖着萧伯纳,一路走回林清扬身边坐下。

    “哦?交易?说来听听?”

    “放他们一条生路,鹰溅谷宗主之位,双手奉上。”

    “哦?哈哈哈哈!你说什么!?给我宗主之位?就凭你?”萧建延显然是不相信,在一旁笑了起来。

    “众所周知,鹰溅谷向来是以仁义服众,附属门派多如牛毛。”沈幼轩徐徐的说。

    “不错,然后呢?”

    “鹰溅谷宗主之位是嫡系继承,而你则是旁支,所以想要坐上宗主之位,先得亡嫡系之后。”

    萧建延笑笑不语。

    “萧伯纳今年十三,未有婚娶,无后,所以,杀了他,是为第一步。取天道门嫡系子弟项上人头,是为服众,是为了堵住鹰溅谷那些长老的嘴。”

    “第三.......”

    “哦?还有第三?说来听听。”萧建延也是一阵好奇。

    “第三,武林!”

    武林......

    萧建延明显的愣了愣,旋即便理解眼前少年的含义,不错,即便是成为鹰溅谷的宗主,但已他现在的势力,很容易会被其他门派盯上。

    而萧建延此番前来,也本是打算先擒拿,然后幽禁,待到在各大门派中安插眼线完成后,才是他真正坐上宗主之位的时候。

    “萧老谷主,最多撑不过3年,天道门嫡传弟子,撑不到明天,而萧伯纳,对你有怨恨之心,若是提前自尽.......”

    “继续。”

    萧建延也很直接,他方才检查过北阙云的伤势,确认是中了无比阴险的剧毒后,少年的一番话也是勾起了他的担忧。

    “若是天道门与鹰溅谷结为同盟,萧伯纳拱手让你宗主之位,你还害怕天下无人服你?”

    “切,我当是有什么妙招呢?”萧建延起身拔刀,“你不觉得你在说屁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