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倚楼听雨醉江山 > 第十七章:困兽之笼
    “屁话!?”沈幼轩不慌不忙的打开水壶喝了一大口水。

    “你觉得我又是因为什么来和你谈条件的?”

    “萧伯纳我与他只有一面之缘,犯不着冒此风险,北阙云自身难保,我也不必将他扛上山。林叔为了保护我而和你拼杀,我上山即是自投罗网,十进而无一出,那你猜我是为何上山?”

    沈幼轩一字一句说给萧建延听,似乎明白沈幼轩话里有玄机,因此又坐了下来,道:“说清楚,才有可能谈条件。”

    “你有盟友吗?”沈幼轩问道。

    “呵呵,盟友。”萧建延明显是不想说。

    “我说的不是支持你篡位的盟友,而是和你一起来庐州城的盟友!”

    “未曾有。”萧建延答道。

    “实话?”

    “正是!”

    萧建延有些不耐烦了,不断用布擦着刀身。

    “山下至少还有3波势力,且不弱于你的人手。况且,你既然不知他们的存在,可见你有可能只是刀而已,或者说,同为猎物。”

    沈幼轩目光变的沉稳下来,盯着萧建延,一语不发。

    “此话怎讲?”

    “你看得出北阙云是中的什么毒吗?”沈幼轩问道。

    “此毒性烈,看其耳鼻口舌皆成溃烂之势,多半是无妄断肠散。”

    “可有解毒之法?”沈幼轩继续问道。

    “星灵草煎煮即可,只不过此物甚为稀少,连黑市上也很难遇到。”

    “那你觉得他为什么会中此毒,而不是直接杀了他?”沈幼轩指着山下一块空地,“那里,横尸遍野,且多为一刀毙命,伤口甚深,可唯独北阙云是中毒,你觉得呢?”

    “你是说,不止我.......”

    “不对.......应该没这可能.......”

    沈幼轩看他自顾自低语,便说道:“如此手法,要么,是深仇大恨,要么,是非不得已。北阙云年纪尚小,没什么仇家,那就只可能是后者,可?为什么现在这时候毒害他?难不成只是想毒杀他?”

    “那你觉得呢?”萧建延仍问道。

    “是敌非友,藏匿暗处,却又不轻举妄动,定是受到指示,至于是谁,目的是什么,这是你需要操心的事,而我,只是提醒你一下。”

    “放我们安全离开,我前面说的话算数。”沈幼轩盯着他久久不语。

    约莫半柱香,萧建延将刀插回器中,道:“如何才能相信你?”

    “我看你是有主意了吧!”沈幼轩仍不卑不亢。

    “呵呵呵,不错,算你小子有眼光。”萧建延从口袋里掏出一小罐东西,取出一颗药丸,让人带到沈幼面前,“蚀骨毒,服之者需要定时服用解药,否则肝肠溃烂而死,你吃了它,我们的交易才算是达成。”

    “一言为定。”沈幼轩没有迟疑的吞了药丸,萧建延看到后大笑起来。

    “好一个勇猛后生,记住你说的话!哈哈哈!”

    “解药何时,何地取?”林清扬慌乱的问道。

    “需要时自会送到,不必多问,我们走!”萧建延带着一众子弟,遁入黑暗中,良久,山上只剩下沈幼轩一行人。

    “东家,你不该上山的啊!”林清扬捶着胸,沉声道,“早知如此,我宁可牺牲也不会让你吃下这毒药的啊!”

    “林叔,别担心了,又不是没有解毒的法子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还怕他一种小小的蚀骨毒吗?”

    “可......东家.......”

    沈幼轩为林清扬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伤口,看着从远处跑来的人影,默不作声。

    “十三呢!十三有没有事!”凌泉喘着粗气奔来,而后,老疯子也到了这里。

    “在这,北公子,怕是......”张骆琦指着躺在地上的北阙云,糯糯的说。

    “十三!十三!十三!你怎么了,快醒醒啊!十三!十三!”

    “别喊了,醒不了。”沈幼轩用空洞的眼神看了看凌泉。

    “你!”凌泉一把扯住沈幼轩,“是不是和你有关!啊!?是不是和你有关!说话啊!”

    “呵,先别着急。”

    沈幼轩拽下他的手,盯着他良久,沉声道:“方才,你,去了哪?”

    “我问你去了哪!”

    “我去杀敌了!还问我去了哪!你是不是心里有鬼!”

    “有鬼?你在说你自己吗?”

    见两人几乎快动手了,一旁的老疯子赶忙分开两人,“他方才确实是在杀敌,若没有他带路,我恐怕还要晚些才能摸到这里。”

    天色渐渐变凉,沈幼轩也是见情况不大好,选择咱不做声,让人抬着北阙云和萧伯纳下了山。

    还在睡梦中的孙郎中被一群大老爷们强拖至小医馆,见到躺在板车上奄奄一息的两人,不用猜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于是乎,关上门窗,吩咐众人离开。

    “你为什么不走。”

    “我也中毒了。”

    “.......”

    “那你也留在这吧,看你的样子,中的毒暂时还不会要你的命,你就帮我取些针吧。”

    沈幼轩应了下来,良久,小医馆内,只剩下北阙云,萧伯纳,孙郎中,以及沈幼轩四人。

    孙郎中接过烧红的银针,徐徐插在北阙云的身上,银针刚插进去就立马变的漆黑。

    “好狠的毒!”孙郎中低语。

    “有得救吗?”

    “那得看他的造化,现在还需先辨认出何毒才能进行医治。”

    “那.......”

    孙郎中示意沈幼轩禁声,不要打扰到他。沈幼轩也挺配合,找几张凳子拼牌靠在一起,躺了上去。

    沈幼轩不禁莞尔一笑,“这下可就麻烦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