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倚楼听雨醉江山 > 第十九章:练武(1)
    初晨,庐州城河阳码头边,一棵老柳树下站着三三两两的行人。

    “哎,你说,这沈公子这是在闹什么一出?”

    “看样子应该是练武功吧,不然为什么光着膀子。”

    “可他为什么要倒立?”

    “谁知道呢,也罢,散了散了,还有事要做呢,别打扰到沈公子了。”

    行人分分散去,转眼,河阳码头边只剩下一老,三少,一瘸子。

    “师傅,虽然我知道要想......练就盖世神功,就得.......吸收日月之精华,可为什么要......要倒立。”沈幼轩后背杵着老柳,额头上的汗珠直往下滴。

    “嘿,看你那样,谁之前说不想学武功来着?”北阙云周身裹着密不透风的棉衣,玩笑般说道。

    “师傅他老人家虽然脾气怪了点,但是我现在已经能够感受到了我体内的气了!”沈幼轩正儿八经得说道。

    “真的?”北阙云有些不敢相信。

    “那当然,我何时骗过你了,现在我感觉到一股气流正在我体内流窜,很显然,我已经炼成气了!”

    “噗”的一声传来,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阵阵臭鸡蛋味,北阙云当场笑喷,“这就是你的气?果真厉害,伤人于无形,盖世之气也!哈哈哈哈!”

    “笑什么笑,这是失误,失误!”

    “肚子里涵养臭味真气,遇袭放之,可使人当场昏厥,沈幼轩,你真厉害!”

    “你还笑!”沈幼轩倒挂着身体,脸憋的通红,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这是,孙郎中端着一碗汤药徐徐放到北阙云面前,“北公子,趁热喝了它吧。”

    “我不想喝,你看我现在好的差不多了,应该不需要喝药了吧?”

    “你的毒我也只是解了七分,剩下三分,还需药力逼去,沈公子,这汤药,凉了的话可就更难下咽了。”

    “我喝!”北阙云咬紧牙关,捏着鼻子,直将药灌了下去。

    北阙云这毒,那晚可没少费孙郎中的心思,银针放毒,整整耗了一个晚上,就差刮骨疗伤了。

    可以孙郎中现在的情况,他说没有把握,还是以药力逼退比较稳妥,只是星灵草百年难得一遇,只能用替补的草药将就替补。

    即人参,枸杞,山药,车前草,红苜蓿,树皮,萝卜根等数味中药煎熬而成,味道冲鼻,药效却不是很低。

    只是,药力与毒性相冲,本就对身体造成冲击,北阙云调用体内的气加之平衡,以至于看起来有气无力,很容易受凉,所以才穿着厚重的棉衣。

    “哈哈哈!还笑我!苦死咯!北阙云小朋友怕吃药药,怕吃药药!”

    “沈幼轩你大爷!”北阙云抄起半块大饼就朝沈幼轩扔去,恰好用嘴接住。

    “你怎么知道我饿了,多谢!”沈幼轩倒挂在树上嚼了起来了,嘴里还不忘发出吧唧声。

    “咳,水!水!水!”沈幼轩突然被噎住,脸涨的通红,林清扬拄着拐杖赶忙将沈幼轩扶正,将水递给了他。

    “哈哈哈!活该!”

    “回去,继续挂着!”老疯子捏着胡须云淡风轻的说道。

    “听到没有,快回去,挂着!嘿嘿嘿!”

    “笑什么笑,等我练成神功,一定要把你打爬下!”

    “虽然老前辈是很厉害,但是比起我还差了.......那么一点点。”老疯子用凶狠的目光盯着北阙云,“我是说,老前辈的武功,比我厉害那么一点点......”

    见老疯子撇过头去,北阙云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好险,好险,好险。

    “师傅,北阙云他说你老人家坏话,你还不罚他。”沈幼轩可怜兮兮的说道。

    “管好自己,继续练功。”

    “是,师傅.......”沈幼轩无奈的叹了叹气,望着努力憋笑的北阙云,突然有种想扁他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