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倚楼听雨醉江山 > 第十九章:练武(2)
    日照晴空,回流转云,转眼便到了正午十分,沈幼轩草草吃过两块饼后,忙跟上老疯子的脚步来到山脚下的小溪边。

    “泉如人体脉络气穴,溪如行落周身气脉,涵养天地灵气,泵之,便可得道大成。”

    “你还有什么疑惑吗?”

    沈幼轩拖着下巴,思索了一阵,说道:“师傅,我......”

    “嗯?”

    “我没听懂......”

    北阙云站在岸边看到愣神的老疯子,差点笑岔气,“这你都不懂!得有多蠢啊!”

    只见老疯子走到沈幼轩跟前,将他一把拧起,丢到水深的地方,“憋气!”

    咕噜咕噜噜噜,沈幼轩大口吞着河水,直接呛红了脸,看见老疯子那不容迟疑的眼神,又钻了回去,忍住,忍住。

    咕噜咕噜咕噜,又是一大口水,这次直接从鼻子里喷了出来。

    “师傅,我不行。貌似.......”

    “哼!朽木!”

    “师傅咱能不能换个?要是不行.......就算了......”

    “可以。”老疯子回答的很干脆,这令沈幼轩很意外,不过还是很开心,于是屁颠屁颠跟着老疯子走上了山路。

    “小纳。”北阙云捯了捣正在发呆的萧伯纳。

    “你叫谁小纳!”

    “小纳。”

    “.......”

    “看前面,有好戏看了。”北阙云指着远处山腰,只远远的看见一个瘦弱少年,背着一大桶水,从山脚往山腰送。

    “师傅!我还是练气功吧!”

    “不行!”

    “师傅我快死了!”

    “那就死给我看!”

    “我!啊!”

    空谷绝响,哀声不觉,转眼已经到了傍晚,林清扬拿着药水小心翼翼的给沈幼轩擦着磨损的皮肤,道:“东家为何这般执着。”

    其实沈幼轩很想说,我这是被逼无奈。这天下没有沈幼轩想的那么安定,刚穿越就遭遇这种事,着实令人费解。

    练武,只是为了遇险有自保之力而已。

    “差不多了吧?”

    “嗯,东家。”

    见林清扬将金疮药放下,沈幼轩快速船上衣服,顺着萧伯纳给他搭的小竹梯爬上屋顶。

    “师傅,今晚练什么?”

    “闭气。”

    “不是让你憋气!”老疯子看着一旁憋气,把脸涨的通红的沈幼轩,顿时恼羞成怒。

    “闭气是闭穴!”老疯子觉得再说也是无益,于是将沈幼轩任督二脉疏通气络,让他继续倒立。

    “你骨骼已经成型,练内功已经不适合了,多锻炼体术,还能有自保之力。”

    体术?倒立着的沈幼轩尴尬一笑。

    “体术能水上漂吗?”

    “不能。”

    “体术会轻功吗?”

    “不能。”

    “.......”

    沈幼轩放下倒挂的身体,坐到老疯子身边,“可我想学内功。”

    “你年龄已过,学而无益。”老疯子叹了一口气。

    “难道我就真的练不成了吗?”

    “你为什么想学武功?”老疯子看着沈幼轩,仿佛看到了年轻的自己,那种无奈的眼神。

    “想有自保之力而已,如今天下不太平,老靠林叔他们保护,多半会连累他们,况且林叔为了保护我,已经瘸了一条腿。”

    “做一个与世无争的人不好吗,为什么偏要走出去?”

    “因为我心不在这.......”

    “哦?你想极为人臣?亦或是雄霸一方?”老疯子捋了捋胡须,问道。

    “其实我只是想找个人,那个人对我很重要。”

    沈幼轩说罢,将头埋进双膝,“她是我唯一的寄托了.......”

    老疯子深深叹了一口气,就这么和他一起坐着,微凉月色里,二人像爷孙般,静待晚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