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倚楼听雨醉江山 > 第二十章:诛心(1)
    农历5月初七,田家纷纷忙忙了起来,庐州城城里,迎来了丰收的一年。

    疗伤2月,北阙云体内的毒已排尽,萧伯纳也在十日前与北阙云辞别离开。

    在这二月里,沈幼轩的武功也是毫无长进,体术,对他来说还是太难。不过身子骨倒是强了一些,手臂上也能看见那不明显的肱二头肌。

    “师傅!我还要憋多久!”沈幼轩喘着粗气从湖里钻起。

    “不过七十三息而已,还差点火候。”

    “沈幼轩,加油啊!”北阙云抱着一个西瓜,绕有滋味的啃着。

    切,沈幼轩不屑的一撇,发现远处的湖岸多了两处黑影,揉了揉眼仔细查看,竟又消失在原地。

    眼花了吧,也许是今天练过火了。

    晌午,老疯子很认真的把沈幼轩带到了后山,寻一处青泥板坐下后,便问道:“可觉有些长进?”

    “身子骨硬实了些,不过还是感受不到气。”

    “我明天就要离开庐州城了。”

    “啊?师傅你要走了?去哪啊?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用,我这次去,是去个非常危险的地方。”老疯子满眼真诚。

    “师傅是怕徒儿受伤吗,师傅,我躲远点就好,你不用担心。”沈幼轩一本正经的说。

    “不,我是怕你拖后腿。”

    “.......”

    “那,师傅,你走了,我武功咋办?”

    “叫你来也正是为了此事,我且问你,学武功的目的是什么?”

    “目的吗.......我想......保护一个人。”

    “只是为了保护一个人吗?难道就不想在武林施展拳脚?”老疯子满眼疑惑。

    “徒儿无意武林,只想寻得故人,过安稳日子。”

    “朽木!学武只为自保,迂腐不堪!”

    “徒儿没有师傅的气节,能活下去,对徒儿来说就够了。”

    老疯子叹了一口气,从壶里取出一颗丹药,“此药为束心散,服下去后,一生只能用5次内功。”

    “可我不会内功啊.......”沈幼轩尴尬的挠了挠头。

    老疯子将药塞进沈幼轩嘴里,运气,灌入沈幼轩任督二脉,突觉暖暖的气流涌入,“此药可为你打开任督二脉,同时也是限制你气脉运行的毒物,一生只能用5次,你可记好了!”

    嗡的一声,四周草木皆折,有如陨石天坠,毁于一旦。

    “师傅,可我没学过招式啊?光有内功,行吗?”

    “有时候,无形本就是一种强大,此药已经打开你周身气脉,能在武林上排上一番名号。”

    “可我该怎么用?”

    沈幼轩对武功还是处于不解的状态,他实在是不明白,怎么才能够内气外放。

    “我还是感觉不到气啊?”

    老疯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沉声道:“需用时,便可感受到。你且记住了,一生只能用五次!而且每用一次,身体必伤!”

    “徒儿......记住了.......”

    刚抬起头,沈幼轩便找不到了师傅的身影,远远的听见师傅留下一句“好自为之。”

    师傅还真是的,要走也不打声招呼,还没告诉我你要去哪呢,这下想找你也找不到了。

    沈幼轩尴尬一笑,抬头望了一眼天空,晚霞正热烈的起舞。

    没想到都已经快晚上了.......

    沈幼轩脱下浸湿的衣服,发现身上的肌肉一点也看不见了。

    这也许就是师傅说的,手无缚鸡之力吧。

    也罢,也罢,我也准备准备,该出发去找忆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