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在木叶扛米 > 第三十九章 忍者、力量!
    犬冢牙被苍井树的抛沙袭击给打了个正着,眼睛里进了沙子瞬间失去了对方的视野,整个人还处于懵逼的状态待在原地。

    刚才发生了什么?

    周围发起一阵唏嘘,伊鲁卡一脸黑线的看着准备冲上前去的苍井树,大步一迈便冲到了他的面前拦住了他。

    “伊鲁卡老师,我要赢了!”苍井树兴奋地喊到。

    那个家伙简直太差劲了,比上次的那个水木差远了,没想到自己这么轻而易举的就击败了他。

    “不,你犯规了。”一向好脾气的伊鲁卡此时也差点要暴走了。

    这种家伙是怎么能来到毕业班级的?

    看来是时候找水木谈一下了……

    宇智波神棍和香香默契的对视了一眼,纷纷对苍井树感到无语。有这样的队友在身边,着实有些丢人。

    “我犯规了吗?”苍井树努力的想了想,“难道是我跑步的姿势有问题吗?”

    明明是你的脑子有问题!

    伊鲁卡努力地平复着自己心中的负面情绪,看着苍井树耐心的说道:“忍者之间的公平对决,是不能抛沙子的。”

    “他也可以抛沙子啊。”苍井树指着对面依旧在揉搓着自己眼睛的犬冢牙,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说不可以就不可以,笨蛋!”伊鲁卡终于受不了了,大声怒斥了一声,觉得心里舒服多了。

    针对这种学生,果然骂一下痛快多了……

    “那好吧……”苍井树无奈的叹息一声,“算我让着他。”

    “喂!你要点脸好不好!”

    此时的犬冢牙终于将眼睛里的沙子给清除干净,怒不可遏的看着苍井树。要不是伊鲁卡老师站在这里,他现在一定会打到对方跪地求饶。

    让他看看,到底是谁让着谁。

    这个脑子缺一根筋的弱智儿童!

    周围一阵窃窃私语,甚至已经有人笑出了声。

    “好了,规则我再说一遍。”伊鲁卡再一次站在了两个人的中间,抬高了声音说道:“在对决中,两个人只能用体术、忍术、甚至幻术!但是不能使用武器,包括沙子、石头、树枝……总之不能用除了你们身体上之外的任何东西,听到了吗?”

    “那我岂不是什么都没有了……”苍井树锤头丧气地说道。

    “如果你没有了那些东西,就什么都不是的话,那你根本就不配当一个忍者!”伊鲁卡厉声喝道。

    宇智波神棍听见了这句话后,仿佛被一道雷给劈中一般,身体猛地一震。包括香香在内,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此时的目光已经变得呆滞了起来。

    没有那些东西……如果什么都不是的话……就不配当一个忍者……

    是啊,自己配当一个忍者吗?

    宇智波神棍陷入了沉沉的思索中……

    没有了系统给他的那些奖励,自己除了比苍井树棍法强一点,智商高一点,长的帅一点……好像真的已经没有什么了。

    甚至连成为一个忍者最基本的努力都做不到……

    没有了那些东西,如果什么都不是的话……别说忍者了,就连那些系统所赠与的能力他都不配拥有……

    虽然回家是自己的目标,但是已经生活在这个地方五年的时间了,要说对这里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

    意外的来到木叶,又去了火之国,然后再一次回到这里。

    是巧合吗?

    当然不是……

    认识香香的时候,她曾经问过自己的梦想是什么。

    他想都没想,就告诉了对方两个字。

    “忍者。”

    这是一个肯定而又否定的答案。

    肯定的是属于这个世界的自己,似乎为忍者而生。自己潜意识的行为,包括担任火之国去往木叶运输粮草的事情,他充满了积极性!

    就是想多了解一些忍者的样子……

    否定的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根本就不想参与这个世界的纷争,所以对于忍者他是充满了抗拒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香香要带自己来忍者学校的时候,他有些排斥的原因。

    忍者,让他向往,又让他畏惧。

    命运使然,让自己成为了一名忍者学校的学生。

    就在前几天,当他亲自用出那只有在电视里才会看见的忍术的时候,跟同伴们打败水木一起欢呼雀跃的时候……

    那种感觉……

    还……还真……

    好吧。

    还真的挺好的……

    像一只笼中的小鸟,向往着外面的生活,即使暂时出不去,那也要在牢笼之中找到自己的乐趣。

    我要当忍者!

    当一名优秀的忍者!

    一个不能只靠外挂帮助,即便什么都没有了,也能获得所有人都认可的忍者!

    通过自己的努力……

    至少在回家之前,燃烧那颗被封锁在牢笼里的心!!!

    ……

    “黑蛋!给我狠狠的揍他!打他!打败他!”

    宇智波神棍卖力的嘶吼着,扬起手中的拳头疯狂的挥动,“证明给他们看!你……苍井树!完全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忍者!”

    “神棍……”

    苍井树似乎感应到了宇智波神棍呐喊中的力量,那懵懂的眼神突然变得极其认真了起来,“只有神棍认可我……”

    那就证明给他看!

    “啊!”

    苍井树在所有人震惊的表情之中,张开双臂扑向了对面的犬冢牙。

    “这样冲过去,不是找死吗……”一直吃着零食的丁次含糊不清的说道。

    全身都是破绽……

    犬冢牙就站在原地,看着苍井树冲到面前的时候,猛地一脚踹向了对方。

    “砰……”

    沉闷的声音传来,苍井树被这一脚结结实实的踹在了肚子上,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

    “刺啦啦……”

    苍井树在落地后将双掌撑在地上,借助自己后脚的力量,擦出了很远才稳住身子。

    “我……我没倒地!”

    似乎是有些怕伊鲁卡吹哨子,苍井树急忙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在得到对方的一个肯定的眼神后,苍井树开心的笑了起来。

    “啊!”

    他再一次大喊着,张开双臂扑向了对方。

    同样的叫喊,同样的动作。

    “这个家伙,他要干什么?”小樱和井野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担心。

    “砰……”

    苍井树再一次被踹飞。

    但是落在地上的他,依旧是用着最笨的办法,将双手撑在地上才没有倒地。

    重新的。

    他又站了起来,继续之前的叫喊和动作扑了上去。

    “砰……”

    再一次被踹飞……

    “值得尊敬的家伙。”志乃轻轻说道,几乎遮住半张脸的他看不出是什么表情。而旁边的雏田,已经有些不敢看了。

    苍井树的手掌早已经皮开肉绽,鲜血混杂着泥土让他的手掌看起来触目惊心。

    伊鲁卡本想着阻止他,但是看到他那张对胜利充满着无比渴望而又坚定不移的脸,哨子挂在嘴上一直没有吹响。

    另外两边,鸣人和佐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目光投在了这里。

    “顽固的家伙……快点倒下不就行了吗!”犬冢牙看着再一次扑向自己的苍井树,狠着心再一次将对方踢了出去。

    “小树……”香香紧紧咬着下唇,此时千言万语也难以表达她此刻的心情。

    认识这么长时间以来,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苍井树这么拼命的样子……

    “就是这样,好样的……黑蛋!不要让别人瞧不起!给我用最野蛮的方式打败他……”宇智波神棍的嗓子已经开始变得嘶哑。

    整个训练场上,只有苍井树的叫喊与他的嘶吼遥相呼应。

    他们是朋友,宇智波神棍的声音,便是苍井树的力量!

    “啊!”

    苍井树的嘴里含着血泡,原本那张黑乎乎的脸已经变成了红黑色,额头和脖颈之间青筋暴起,再一次大喊着冲向了犬冢牙。

    “笨蛋……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吗!”一向佛性的鹿丸也忍不住喊了起来。

    犬冢牙看着一次次……一次次……好像永不停歇的冲向自己的苍井树,心中不知为何……竟然开始变得害怕了起来。

    是的,面前这个家伙竟然让自己害怕了。

    一想到这个,犬冢牙就变的满腔怒火,那蕴含着自己所有力量的脚,再一次毫不留情的踹向了对方。

    场外有人不忍心去看了。

    但是这一次,那个令人心颤而又熟悉的声音并没有响起。

    犬冢牙一脸震惊的看着面前的苍井树。

    他的腿……明明踹在了对方的身上,但是却并没有将他踢飞出去。

    他的力量增强了吗!

    犬冢牙在思索间,已经伸出拳头对着面前的这张脸挥了过去。

    “啊!”

    苍井树丝毫不顾及面前出现的这只拳头,而是再一次嘶喊着贴近对方的身体。

    “啪……”

    犬冢牙的拳头落在了对方的脸上,竟然没有让对方的身体停顿半秒。

    不……是自己的力量变弱了!

    这个家伙……

    “不可能!”

    在众人的惊呼之中,犬冢牙的身体已经被苍井树拦腰抱起,直接就扛在了他的肩膀上。

    精准!

    熟练!

    快!!!

    “对!用你练了五年的动作,就差最后一步了!”宇智波神棍声嘶力竭的喊出了他的最后一句话。

    “即使没有体术忍术幻术……”苍井树扛着犬冢牙的身体,划着腿旋转了一百八十度,配合着惯性狠狠地将对方摔向了地面。

    “我还有我的力量!”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