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在木叶扛米 > 第六十三章 小树的能力
    “下一个,苍井树。”

    伊鲁卡在鸣人的大喊声减弱之后,终于叫到了苍井树,“轮到你了,打起精神啊,在你前面的考试人员都已经成功的拿到了护额。”

    “伊鲁卡老师,我会努力的!”苍井树已经来到了伊鲁卡和水木的面前,此时他的眼神一改以往的呆滞,而是生出了少有的凝重。

    “这个样子……感受一下查克拉……”

    苍井树轻声呢喃着,伸出两只手放在一起,做出了他曾经练了无数遍的动作,“接下来,哦……”

    “分身术!”

    “呼哧呼哧……”

    在所有人都震惊的目光之中,苍井树那黝黑的皮肤之处,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流出了一滩滩黑色的如墨汁一般的液体。

    “这是……这是什么?!”已经有人开始惊呼起来了。

    “这是分身术吗?”水木皱着眉头果断的喊出了声,“不合格!”

    “再等等……”伊鲁卡低声说道。

    而此时的苍井树就好像没有听见别人的话一般,仍然保持着结印的动作。那一滩滩从他皮肤里面流出的液体,流在了地上,然后全部聚集到了一起。

    “在凝固……”佐助看着不断升高的黑色液体,表情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神色。

    终于,在维持了将近四五秒钟的时间后,那一滩黑色的液体骤然成型,竟然变成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苍井树!

    全场哗然。

    “这……分身术怎么还有这样的?”鸣人挠着后脑勺,“不是应该冒烟的嘛?”

    “没错了……”伊鲁卡直接站了起来,饶过课桌走在了苍井树的那个分身前,一脸惊喜的说道:“这不是普通的分身术,这是拥有实体,能具备攻击和行动能力的分身之术!”

    “伊鲁卡老师,我能考多少分啊?”

    两个苍井树同时说了起来。

    场中再一次有人惊呼出了声。

    那个分身……竟然可以说话!

    此时的水木眼中也是透露着惊讶,他没想到这个平时看起来跟个白痴一样的小鬼,竟然会这种自己见都没见过的分身术。

    跟影分身术还有所不同,这个是属性的性质变化转换的吗?但似乎又不是一种属性转换而成的。

    难道是……

    他顿时想到了一种让人震惊的可能。

    血继限界!

    “哼……”

    香香一直观察着水木,看见他那么吃惊的表情,心中也泛起一丝得意。

    苍井树的这个能力她跟宇智波神棍在不久前就发现了,当时也是相当吃惊。而现在小树的表现能让所有人都感受到惊讶,自己作为他的主人自然长足了面子。

    “小树,先将分身收回来吧。”伊鲁卡突然说道。

    “哦……”

    苍井树立马解开了他所施展的分身术,原本跟他一模一样的分身,就好像时光回放一样,再一次化成了一滩黑色液体,流向了苍井树的体内。

    而就在这个时候,伊鲁卡眼疾手快,急忙弯下身子伸出一根手指在这个液体上面沾了一点。

    他的举动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纷纷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看起来像液体,其实是很细小的块物质,而且还具有粘性……伊鲁卡将手指头放在眼前的时候,才发现那原本看起来像是墨汁的液体,竟然是一块块很小的黑色颗粒组成的。

    又将沾着这些黑色颗粒的手指放在鼻前闻了闻,伊鲁卡的脸上变得怪异了起来。

    “这个味道是……”

    “煤。”

    说话的正是苍井树。

    “果然是煤!”伊鲁卡的脸上毫不掩饰的表露出了兴奋之色,“小树……你拥有着别人梦寐以求的能力!”

    “为什么啊?”苍井树好奇地说道,“神棍也是这么说的呢……”

    “现在不是讨论这种话题的时候了。”

    伊鲁卡转过头去深深地看了宇智波神棍一眼,然后再一次走向了讲桌,拿起了笔,就在苍井树第三场成绩处打下了分数。

    “苍井树,第三场得分是……100分!”

    “好样的黑蛋!”宇智波神棍配合着全场的惊呼声大声欢呼起来,并且带头鼓起了掌。

    “我……我毕业了……”苍井树抹着鼻涕哭了起来。

    “这样不行吧,伊鲁卡老师。”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了起来,随着声音的来源方向看去,刚才说话的正是水木。

    “为什么不行?”伊鲁卡皱起了眉头。

    “苍井树的这项能力固然令人震撼,但是我们这一场考试要考的可是分身术。”水木伸出手指来指着苍井树,“但是他的表现,可并不是普通的分身术,严格来说算是跑题了。”

    “水木老师,你的顾虑我有考虑过,但是……”

    伊鲁卡看着水木,“不管是什么分身,都属于分身术的一种。本场考试没有明确说明必须要用普通的分身术,所以苍井树同学也并不算跑题。”

    宇智波神棍看着伊鲁卡老师在帮着苍井树说话,心中为他捏了把冷汗。

    “伊鲁卡老师,苍井树的能力我是认可的。但是考试就是考试,并不能因为他是你的学生就为他辩护吧?”水木摊开了手,装作一脸不在意的样子,“当然了,我也只是提出自己的想法而已。”

    “我是这一场考试的主考官,考试规则本就是我制定的。”伊鲁卡继续说道,“我有权利根据他们的情况,去决定他们的分数。不可否认的是,苍井树得到了我的认可。”

    说到这里,伊鲁卡往水木的方向凑了凑,压低了声音说道:“况且,他即便是通过不了毕业考试。以这种能力也是各大国的忍者村所十分重视的,你应该明白吧……水木老师?”

    “哈哈……伊鲁卡老师不要摆出这样严肃的表情,刚才我已经说过了,就是发表一下意见和看法嘛!”水木笑了笑,然后又对着苍井树说道:“嗯……还不快谢谢伊鲁卡老师?”

    “谢谢伊鲁卡老师!”苍井树听话的说道。

    “好吧……”

    伊鲁卡看了满脸笑容的水木,轻叹一声,又转过头来面对着苍井树,转而脸上漏出了亲切的笑容,“那么还等什么呢?”

    “啊?”苍井树有些不知所措。

    “小树,快上去领取护额啊!”鸣人兴奋地喊到。

    “原来是这样!”苍井树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你看我差一点就忘记了。”

    说完,他伸出手来一把抄起一个护额就往回走去,“神棍你看!”

    “额……”

    伊鲁卡看着苍井树的背影,尴尬的将空中的双手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