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八月期货
    “金融危机还并没有过去,所谓皮耶罗和克里斯托他们离开港城只不过是一个幌子,实际他们仍然没有放弃做空港城!”周铭给童华打电话说。

    阿敏一句无心的话提醒了周铭,然后周铭马上让文志伟去查,结果果然发现市场上仍然留有巨量的空单没有平仓;确认了这一点,周铭马上给童华打电话警告了这一情况。

    因为这个情况是非常不对劲的,现在港城股市一路向好,正常人早就平仓走人了,没人会在自己手上留那么多空单,唯一的可能就是对方确定港城股市还会进一步下跌。

    而且很多人对金融期货还有一个很大的盲区,很多人都只有买和卖的观念,就和股票一样,在价格低的时候买进,等到价格高的时候卖出,以赚取利益;却忘记了期货最基本的意思,即“到期交付的货物”,实际市场上交易的都是一张货单,所有投资者就像是一群赌徒,赌的就是未来货物的实际价值会高于还是低于货单价格。

    不过由于投机急功近利的特性,绝大多数人已经把期货玩成了击鼓传花的游戏,赢了的人急于套现离场,输了的人急于平仓止损,让很多人都忘了期货还有到期交割这一特性,就和股票很多人也忘了还有股票分红一样。

    普通的货物期货很简单,一张货单上面是多少定量的货物,那么你补齐货款去仓库拉走就是了,金融期货虽然没有实物,但却直接作用在指数上。

    港城这边的规则是港股股指每下跌一点,那么每一张空单就会产生五十港元的收益。

    直接点说,就是你手上有一张空单,股指下跌一百点,你就能拿到五千港元的收益。

    这仅仅是一张空单,要知道正常金融机构手上,谁会没个几百上千的空单或者揸单呢?这个利益又是多大?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暴利,让很多机构或者金融豪门,往往会卡在期货结算前故意挑动股市,制造大波动,让自己手上的期货获利。

    毫无疑问,这些国际投资人打的也就是这个盘算。

    “之前我们认为他们乘坐飞机离开了,这次金融危机就算结束了,可他们这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他们这么大张旗鼓的宣布认输和申请航线以及乘机离开,都不过是为了吸引我们的注意力,以掩盖他们仍然掌握大量的空单没有平仓的事实。”周铭对童华说。

    童华倒吸一口气,语气严肃认真:“这是我的失误,居然忘记了这是资本的游戏,去关注他们人在不在港城,这不是本末倒置吗?亏我还是童家长子,犯了这种错误,要不是周铭先生你,我们港城就要吃大亏啦!”

    这的确是很大的失误,试想现在金管局的外汇储备正在逐步撤出股市,那么这时候那些国际资本突然杀一个回马枪,很容易打港城一个措手不及,造成股市震荡,一如他们之前做的那样。

    如果这在平时那当然不叫事,毕竟港城作为金融中心资本集中地,又是自由港,每个月要是不受几次资本冲击都对不起自己的身份地

    位。

    可现在的情况却和平时完全不一样。

    “现在这个月是八月了。”周铭对童华了。

    只简单的一句话,却让童华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作为童家的长子,以前也做过期货的人,童华太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了。

    八月是港城非常重要月份,尤其对期货来说,很多种类的期货都恰好在这个月份交割结算。

    谁也不知道对方手上留着多少合约,如果他们这个时候突然发力做空港城,那么等于是踩着哨响冲过终点线。

    一旦对方成功,那么自己不管之前做了多少,成功抵御了多少次对方的做空,只要输了这一次,仍然等于输了这次金融保卫战,而且还是没有任何转圜余地的那种,除非他们强行毁约,拒不支付股指期货的合约账单。

    但傻子都明白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样做和自杀没什么区别,不说透支港城信誉,就是这些期货合约可不仅是国外投资者,还有很多本土资本和其他国际资本,到时候都不用皮耶罗克里斯托这些人动手,光这些人就能把港城给闹一个天翻地覆。

    因此但凡有些理智的人,不到万不得已都不可能做这种傻事。

    “幸好周铭先生你及时发现,要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童华说。

    童华是真的很庆幸,因为期货的交割日期是八月倒数的第二个交易日,也就是28日,而现在才是17日,也就是他们还有一周的时间准备,要是现在没发现,时间过了22日,那一切就真的完了。那个时候他们仓促应战之下,要么付出极大代价惨胜,要么直接认输,可这两种结果都是不能接受的。

    “过奖了,我也是运气不错,恰好因为一些事情想到了。”周铭客气一句。

    “周铭先生谦虚了,如果你这是运气,那我们就是想要这个运气都做不到呀。”

    童华还说:“这个事情我会安排的,周铭先生你这边就在医院陪着吧。”

    对于林慕晴怀孕的事情,港城上层都不是秘密,童华也知道林慕晴肚子里的孩子是周铭的,更知道林慕晴这几天随时可能会生。而且原本周铭计划这段时间也是要陪着林慕晴待产的,结果因为港城金融保卫战的事情一直忙碌,要是现在这最后一仗还要他的话,那是怎么都说不过去的。

    周铭对此也并没有逞强,但也表示如果情况有什么变化,可以随时叫自己。

    挂掉电话,周铭回头就见阿敏惊喜的看着自己:“姐夫,没想到你居然放下了港城的事情吗?”

    周铭先是一愣,然后不好意思的搔搔头说:“毕竟慕晴姐现在随时可能会生嘛,而且港城这边大体的局面稳定,现在提前发现了问题,以童华和文志伟他们的本事,还是有办法应对的……”

    周铭解释了一通,可阿敏这边却并没听完,就欢呼着“姐夫终于想通啦”的去做饭了,让周铭哭笑不得。

    周铭随后坐到床边,对林慕晴有些愧疚,表示不管港城什么情况,自己

    这几天都一定会陪着林慕晴的,林慕晴对此没说什么,只是反手握住了周铭的手,意思很明显,林慕晴还是不管周铭如何决定,她都一定支持。

    林慕晴还提醒周铭:“现在的情况很不对劲,你还是关注一下的好。”

    周铭佯怒的说:“慕晴姐,我都说了这段时间会好好陪你的。”

    不过周铭嘴上这么说,心里却知道林慕晴的话跟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

    ……

    童华并不是庸才,他在得到了周铭的消息以后,立即组织开会,一边把情况给中央报备,另一边也让金管局这边做好准备。

    文志伟对这个事情并不算惊讶,因为这些国际投资人怎么可能那么轻易承认自己在港城的失败,现在这么做才符合他们的人设啊!相比之下,此前听到他们承认失败撤出港城,反而更惊讶。

    得到确切消息以后,文志伟自然开始做准备,他一方面公开发表消息称政府资金暂停撤出市场,过了28日的期货结算交割日再做打算;另一方面则是接到中央秘密调拨的三百亿资金到位。

    与此同时在贵格大厦那间办公大厅里坐着很多人,如果周铭和童华在这里一定会很惊讶,因为皮耶罗、伯亚、奥波德、克里斯托和霍尔顿这些人居然都在这里,不光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他们甚至还玩了一出瞒天过海,只是把自己的私人飞机送走了,实际他们自己还留在港城。

    只是现在这办公大厅里的气氛比较压抑,克里斯托和霍尔顿都很不满的看着伯亚。

    “看来伯亚先生你最后这一绝地反击的策略也失败啦!”克里斯托说,语气里满是对伯亚的嘲讽。

    霍尔顿随后也开口,只是相比克里斯托的嘲讽,他的话语更实际一些:“毫无疑问这文志伟这样保留资金的做法就是在警告我们,他们已经发现了我们仍然掌握着的大量空单,天知道他们还准备了什么后手,看来这一次是伯亚你真的失算了。”

    可让克里斯托和霍尔顿意外的,伯亚却说自己并没有失败:“我从来就没指望几个空壳子飞机就能骗过对手,被他们发现是迟早的事。”

    如果伯亚直接认输道歉,那克里斯托还能接受,可现在伯亚这么说,就让克里斯托怒了,他当即拍案而起:“你知道还让我们留下来?如果之前平仓我们多少还能小赚一点,现在留下来就等着陪你一起玩这个死亡游戏吗?这可不是简单的金融过家家啊!”

    霍尔顿也说:“是呀,之前我们还有走的机会,可现在只能硬着头皮跟港城短兵相接了,你这是在坑我们!”

    这一次奥波德也不理解了:“这么赌博,这可不像伯亚你的作风。”

    伯亚双手抱臂,一点也不慌不乱:“我并没有在赌博,我也不会坑你们,我之前对你们的保证仍然有效,我会有办法帮你们赚钱。”

    克里斯托冷笑:“好啊,那我就等着你,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如果你做不到自己的承诺,我会选择自己的方式。”